爱读书 百年红楼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熟读红楼的读者对于史湘云这个姑娘,印象深刻于她的“英豪阔大宽宏量”,这样的特质非常讨人喜欢,十二钗里,被诟病最少的,怕就是史湘云了。

尽管这个姑娘常常说话不过大脑,要不就是喝酒不节制醉了,随便找张石凳就睡着了,来了一场“醉卧芍药裀”的行为艺术,这在《红楼梦》那个时代,发生在一个贵族大小姐身上,简直不可思议。不过曹雪芹手法了得,一句“醉卧芍药裀、半被落花埋”,美轮美奂,令人神往。说真的,现实中一个大姑娘喝醉了,有经验的人们都知道,无论如何是美不起来的,可是史湘云跳出三界外,除了曹雪芹非得让她美,她自己也睡作呓语说酒令:

“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

这是作者在赞湘云的魏晋名士风采,还有,一个美丽女子睡意朦胧、惺眼涩肠之际,让人不由得想起一个词:性感。作为《红楼梦》非常重要的女性角色之一,史湘云的这番撩人情态,薛宝钗、林黛玉都是不具备又学不来的。金陵十二钗各有各的优势与好处,如果总结史湘云,能担当“可爱至极”的,非她莫属。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醉卧芍药裀”可不是简单的一场行为艺术那么简单,它至少提示读者注意联系两个人,一个是杨玉环,湘云醉卧芍药丛和杨玉环的海棠春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杨玉环在《红楼梦》里暗喻两人,一是贵妃身份用来比拟贾元春,一是体丰怯热用来形容薛宝钗。而杨玉环的率性和美丽可爱独独用来形容史湘云,可见曹公对湘云那是真的偏爱。另一个人是秦可卿,贾宝玉到秦氏卧房午睡,抬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让它出现在秦可卿的卧室里,为的是烘托秦可卿“情天情海幻情身”的人设,还有影射她类似于一女曾侍奉父子二人的既香艳又不堪的私生活。

有读者会说,杨玉环是“海棠春睡”,史湘云人家的花语是芍药,没有错,“芍药与君为近侍”就是在说史湘云和薛宝钗之间的关系。如果读者纠结于“芍药”和“海棠”的区别,其实曹雪芹早就在二者之间搭上了一个桥梁,就是三十七回大观园初起的海棠诗社,薛宝钗的“珍重芳姿、淡极更艳”,林黛玉的“李蕊之白、梅花之魂”本是二人性格命运的真实写照,史湘云当然也不例外,令人讶异的是,众人都是作一首,史湘云独作两首,她说: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情女亦离魂。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却喜诗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价通萝薛门,也宜墙角也宜盆。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第一首里,“霜娥爱冷”指的是宝钗,“情女离魂”指的是黛玉。“秋阴之雪”是宝钗,“雨渍宿痕”显然又是黛玉。吟不倦的诗人是黛玉,朝昏里寂寞的人儿却是宝钗。

第二首里,蘅芷薛萝是宝钗,说她宜室宜家。喜洁之花、悲春伤秋者当然是黛玉。“玉烛滴干”说的是宝钗的独守空房,幽情诉嫦娥又是姻缘不得如愿黛玉的情绪状态。

湘云的两首诗是将宝钗和黛玉交叉并列着写的。这也是她从出场一直到最后,所有的故事也都是穿插在她与宝钗黛玉二人交往和关系过程里的。她一方面拥有着现实里和宝钗类似的主流价值取向,但是在精神上,她又是趋同于黛玉的。同时拥有出世之精神和入世之考量,兼具宝钗的健康和黛玉的聪敏,她很少主动观照于自身,这次作诗同样如此。也难怪许多的读者喜欢史湘云了。其实就连贾宝玉,史湘云有相当的时间与宝钗走得很近,也劝他用心仕途经济,可宝玉对她和对待宝钗的态度有云泥之别。他的心中,湘云妹妹的位置稳固的很。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史湘云的这两首诗,写宝钗和黛玉,又何尝不是在写自己呢?其实宝钗和黛玉的薄命就是她自己的薄命,她自小父母离殇,和黛玉之孤何其类似;她配得才貌仙郎,可惜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又与宝钗的命运雷同。湘云在很长的时间里误解黛玉,亲近宝钗,可这两首诗将宝钗黛玉命运总结的很贴切,也呼应了她最终成熟后比如中秋联诗时对二人客观理智的评价认知。这一社,宝玉推黛玉第一,李纨评宝钗夺冠,其实,史湘云才叫真正作了海棠诗,是真正的“海棠女儿”。

史湘云是芍药,更是海棠,“海棠春睡”也就有了更为丰富的内涵,史湘云也算是直接进入了秦可卿的卧室,曹雪芹为什么要如此描述呢?

其实秦可卿和史湘云,有一点是极为相同的,就是女性性感的魅力。在红楼诸钗里,也只有秦可卿和史湘云具备性感的天然特质,拿它来比宝钗、黛玉等人就十分的不伦不类。

秦可卿是情之代表,而史湘云从不把儿女私情略萦心上。秦可卿特别会利用自己擅风情秉月貌的特质,史湘云一样性感却不自知。秦可卿一脚踏入欲望的泥潭,无力挣扎而死,史湘云却穿越夫亡家败,皓然于白首双星。秦可卿的悲剧多少是需要自己负责任的,史湘云命运多舛,却有着坚强的生命力。

曹雪芹将史湘云海棠春睡挂进秦可卿卧室,暗示二人有一点完全相同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研读《红楼梦》里的真故事。

参考原著:甲戌、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