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古典之美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九月读诗:红楼白海棠,绰约娇美,都是断肠

公历的9月是旧历的8月,时在仲秋,荷花凋零,槿花飘落,虽有紫薇之属,迎立秋风,又有早桂之美,同期月圆,但是这个时段乍凉还暖,有时候会有轻微的暑气。实际这个时节,白露增多,莎草轻盈,空气明净,略可比春天,只是秋花之盛,黄花满地,却是要到农历九月后。

红楼梦大观园的某年,海棠诗社开在农历八月尾,原因是贾芸送礼给凤姐,谋了种花的差事,宝玉实际比贾芸小,但这孩子为了生存,忍辱伏低,叫宝玉父亲。得了差事后,看到两盆白色的秋海棠,孝敬给宝玉。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秋海棠是初秋的花事,草本植物,开花应在七八月。这是因为此时,温度和水分适合,又喜欢长在潮湿背阳的地方。但是野生的秋海棠,多以紫粉的小花为主,在这不多温和适宜的秋气里,忽然茁生楚楚可怜娇嫩的花朵,是初秋的清新。

秋海棠的人工培植是在宋朝以后,这种娇嫩的花草,经过人工的呵护,产生颜色不同,更加硕大娇美的花朵,其中有黄,有粉,当然贾芸进献的是人工优育的白海棠,这放在当代都属于珍稀的品种。所以它的到来打了宝玉和众多大观园小姐妹的眼,激起诗怀是必然的。因为花草和人之间有个规律,那些可以把玩的草本,更容易进入诗章,是因为它处于宠物级别,让人在生活里更有亲近感和代入感。

曹雪芹之所以喜欢白海棠,特地有诗,是因为荷花已经被前人歌咏滥觞,而大规模的秋海棠诗,也只见于红楼梦,这是雪芹的逞才。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秋海棠又名八月春,相思草,断肠草,在它身上兼有自然界秋气里的春天,另外是赋予它中国传统的相思与凄美,说是古代有女子秋天思念心上人,泪水滴做血,站立的台阶上,化作点点红花。实际秋海棠确有这种发自内心的摇曳,那在风中颤抖的红花,如何不像那些沉浮在岁月里的牵挂和心情?

然而曹雪芹之所以写白海棠,一为珍贵,二为这些闺阁的小姐妹们,尚未领略真正的人生。要的是初心未染的那点纯粹,但已经预言了四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姐妹的将来,无一不是如秋海棠一样凄凉的生涯。

而白海棠之更耐人寻味,这是人工养育的极致,所谓富贵之极的作品,盆栽玉护,反不如天然的更加持久和耐寒。这是大观园人工达成的性灵极致,也标志着绝对的不可长久。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本组诗是曹雪芹的作品。整体描绘的是白色秋海棠至洁至美的状态,风格一致,同属一人的作品,但在红楼梦中分属于不同姐妹而作,只是细微区别她们各自的状态。

“斜阳寒草带重门,苔翠盈铺雨后盆。

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

芳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探春《咏白海棠》

这首以探春自题的诗,强调的是白海棠显出的茁壮向上的精神气,玉是精神,雪为肌骨,有一种现实的存在感,不需要它羽化成仙,就留在我身边。这自然是探春的写照。红楼梦中有很多虚拟无本的创作人物,但是探春是曹雪芹生活中有原型的,或是嫁给蒙古郡王的一个姑姑或者姐姐。这首白海棠重在存在感。但无论是现实还是书中,远嫁都意味着离别和改变生活环境。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姻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宝钗《咏白海棠》

这首诗是标注宝钗写的,是写的秋海棠甘淡自守的品质。”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宝钗是一个半理想化的人物,她一直克服着小我,不断适应着没落的生活。坚持和韧性应该是她的品格,船沉了,她随着船一起沉下去。有时候我想,她做了寡妇,想必也不觉得十分辛苦吧。她只是尽力完成命运给她的,好,就好,不好,也就承受。白海棠如何不是如此?有一天被抛弃荒置,它能够如何?完成生命本身,就是命运。我其实挺佩服宝钗的乐观。不乐观又如何?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抉,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黛玉《咏白海棠》

寻找是林黛玉的主题,寻找共鸣,寻找感情的对应。这同样也是曹雪芹的心灵和梦想,敏感,凄苦,渴望心的共振,却圈囿于孤独。“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这是一种非现实的理想气质,是林黛玉的,更是曹雪芹的。所以这首诗的出彩,不是写白海棠,是写的灵魂和气质,是探求和孤独。曹雪芹钟爱林黛玉,这是不争的事实,林黛玉或于现实中无本,但是是曹雪芹理想的情人和爱人。当然这样的干净,林黛玉能活着走出大观园吗?

“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情女亦离魂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

却喜诗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湘云《咏白海棠》

芷价通萝薛门,也宜墙角也宜盆。

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湘云《咏白海棠》

这里有两首,是标注湘云写的,其实这两首颇有人间气,那看到白海棠的欢喜,”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更像是宝玉年轻的手笔。湘云更真实,有人间气,有温暖的爱意,她的将来纵然是不幸福,但一定会比宝钗生动而有趣。因为她有天真,有回忆,有跌宕起伏的真实感。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

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宝玉《咏白海棠》

另外一首自托宝玉所做,当然肯定是曹雪芹的作品,那过去的美,百转千回,最终幻灭和破灭,他想的还是林妹妹那点灵魂出窍的幽姿。

实际上秋海棠是有自己生命力的,但是红楼梦中的白海棠,就没有天然的力量。或者曹雪芹是怀念一个像林妹妹曾经惊鸿一瞥,出现在他过往生命里的佳人和自己无限风致的灵魂,那是唯一往事留下的痕迹。

六首秋海棠,无一例外指向红楼梦中四个姐妹的最后的命运都是断肠和不安定,但是可信的却是探春和湘云,她们的生命自有生命的顽强,哪怕在红楼梦外。

那么最后说贾芸,这个肯低头的男子,就不高贵吗?在泥里讨生活的人,最终成就泥土一样的良善和坚韧。据说他娶了小红,最后看望宝玉。

比起林黛玉和薛宝钗,红楼梦中的小人物才是真正秋海棠,野火烧不尽,年年秋又春。

红楼读诗:六首秋海棠,四个女主的相同命运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