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河南封丘女诗人范蓉,我就在纸上虚构一个春天

河南封丘女诗人范蓉,我就在纸上虚构一个春天

河南封丘女诗人范蓉,我就在纸上虚构一个春天插图
范蓉,八零后。河南封丘人。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会员。喜欢诗歌与散文,作品散见《星星》、《诗潮》、《河南诗人》等等。曾荣获2018年巩义杜甫杯国际诗歌大赛二等奖,和美荥阳李商隐杯诗歌大赛一等奖,2018博鳌国际微诗大赛金写手奖。

虚构一场雪

与夜同时醒来,风穿墙而过。 假若梦可以延伸,能否再虚构一场大雪。 – 深冷之下,青草,蝴蝶,鸟雀一并被季节召回。 独留一朵朵白,这不被春天相认的花朵。 – –

墓志铭

一生未得金缕衣,夏蝉年年相赠。 一生不曾听情话,风铃草踮起脚尖从清晨说到日暮。 这里很安静,像大雪覆盖之下的尘世。 我不再怀念春天,不再向某一路春风打探你的消息。 让青草埋没马蹄,你继续在远方兜兜转转。 来,与不来,都没关系。 我已将黑夜还给黑夜, 孤独,还给孤独。 – –

我心寂灭

灭在朝,在野,在花朵的伤口处。 是流萤,是灯笼,是梦的蝴蝶,都不能引我再误入歧途。 我是石头的一部分,苍藓的一部分,流水的一部分 – 你拿起经书,我就是菩提。 你将明月揽入怀中,我就是静寂 – –

我始终相信 那些留在草尖与树木上透明的壳 才是一只蝉真正的肉身 它很像某些人,譬如我 顺从黑夜久了 便会在某一个清晨离家出走一次 – –

秋收后

村庄燃起篝火,夜空交出星光。 众乡亲放下农具,围坐粮仓。 – 他们斟满烈酒,先敬供奉的神灵, 再敬刚生育完毕尚在喘息的土地。 – 母亲拿出新鲜的五谷杂粮, 将故乡的一枚瘦月亮养的肥胖。 – –

立冬记

不谈菊花,不谈炼金术。 我向来对耀眼的事物心生抵触。 来谈谈我的村庄,村庄里的父老乡亲—— 像一堵堵土墙,被风吹得越来越低。 大半截身子已陷入黄土, – 立冬了,他们依旧笨拙地爬上脚手架, 借用手中的瓦刀,一层一层, 抬高自己。 – –

虚构一个春天

从崔护的诗中摘一朵桃花, 又从李煜的词里借一段流水, 寥寥几笔, 我就在纸上虚构一个春天。 – 而母亲不是, 她翻土,施肥,浇水, 再弯下腰撒下一粒粒种子, 每一个步骤都虔诚得似个佛教徒。 – –

立春后,麦苗开始返青。 铲除一辈子的野草很快将高过你的坟头。 我突然不再憎恨它们。 甚至,想抱着某一株痛哭。 它是你的另一种身份, 在春天,又重新活过一回。 – –

倒春寒

像花朵,刚开第一瓣,后面还有三瓣,四瓣。 或者,像春水,才撒开了蹄。 像春雷,仅走了一半尚未炸响。 – 我想给你营造的春天,刚打开腹稿。 – 一切戛然而止,停滞不前。 事实告诉我,小剂量的春风不足以做药引。 – –

午夜之诗

我要入梦了。 在深夜,厌倦了那些—— 善于深度挖掘,制造现场感,虚无感的同类, 他们反复把词汇切割,分裂,锻打,锤炼。 将平滑的湖面敲碎,把碎裂的春风拼凑完整。 – 他们低吟,似河流呜咽。 他们高歌,若枝上云雀。 我的毛孔,我的呼吸,我的发丝里充斥着杂乱之声。 – 这无边际的黑夜, 仿佛是各路大神修行的道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