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诗歌选读 | 福建霞浦女诗人叶玉琳,我曾生活在大海的背面

诗歌选读 | 福建霞浦女诗人叶玉琳,我曾生活在大海的背面

诗歌选读 | 福建霞浦女诗人叶玉琳,我是如此幸运 又是如此悲伤

叶玉琳,1967年生,福建霞浦人。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政协委员,福建省文联委员。入选福建省宣传文化系统第一批“四个一批”人才。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著有个人诗集《大地的女儿》(中华文学基金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1996年卷)、《永远的花篮》、《那些美好的事物》等。有诗歌和歌词多次获奖。诗集《我在美丽的大地》入选2008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篇目。参加过《诗刊》第11届青春诗会,出席过中国作家协会第六次、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现供职于福建省宁德市文联。

父亲

这一次,父亲真的病了

医生告诉我

他的智商可能降为三岁孩童

很快,金黄的仓廪将蒙上灰

磨损的大地倒伏着朽腐的瓜秧

浅薄的池塘,旋落最后一缕夕阳

要想从它身上夺回

被吸干的光华

是多么奢侈

我,一个不争气的女儿

眼睁睁地看着母亲

从前交出了身体

现在交出愿望

变得一无所有

长虫子的苹果

一只苹果从枝头坠落

发出疲倦的,近乎衰竭的声响

我的视线眼看就要离开它的光泽

它落在红尘的美,和纸一样薄

在另一个整齐的窗台

它会被收走,放入筐中

直到被一瓣刀刃连皮带肉削下

剩下骷髅般的果核

记忆中的芬芳

正在一点一点腐烂

我朝思暮想,却无法表述

它在人间,除了身上会蠕动的虫子

已没有令人骄傲的指征

一场台风过后

更多的果泥倾泻成雨,成泪

那在暗中撕裂的,此刻

会不会是大地狂欢的见证

原谅我,不能去看那棵果树

它站在高处,写的都是别人的灵魂

一个词

突然想说一个词

比某个不归人还令人心悸

本来,它可以藏在陨落之星里

在不可多得的浮云或欢宴中

发白,尖锐

而此刻,它来做什么?

它蹑手蹑脚的样子

多像生活的两面派——

既抽离了春天之美

又无法抵达盛夏之躯

接下来的日子

是一双手对另一双手徒然的抚摸

那些笨拙的俗世的天真的

加和减,醒与醉

仿佛都不是真的

仿佛都出自来世

有时这个词

会突然附着在别的鲜活物上——

它的美波澜壮阔

却空怀他乡

像我无处陈述的悲伤

可以自由闪烁

我曾生活在大海的背面

我曾生活在大海的背面

在岸边长时间的踌躇,使我的喉颈

变得和鸬鹚一样细弱

我承认,我是一个笨女人

对幸福有着非分之想

对痛苦也有着本能的恐惧

然而我是如此幸运

在每一个早晨醒来

我的左眼是花木饱胀的青山

右眼是活泼如乳的河流

如果再插上浪花的白色冠带

我就像个骄傲的女骑士——

在我的头顶

大海正升起巨大的华盖

为布道者和殉难者

同样留有一席之地

故 乡

没有理由骄奢和懒惰

推开幸福的大门

上帝只给了我一件特殊的礼物:

一个又低又潮的家,四面通风

但是厄运,从不眷顾

我的父母又黑又瘦,没有工作

他们馈赠了我——

贫穷是第一笔财富

日后我所充盈的

将爬满他们骄傲的额

常常独自一人眺望山坡

故乡沿着树干一天天攀升

那怯懦而又沉默的儿时伙伴

他们映衬了我——

身边的少女早已摆脱了病痛

学会高声歌吟

以自己创造的音调

有一天我歌声喑哑,为情所困

我仍要回到这里,苦苦搜寻

一大片广阔的原野和暖洋洋的风

金黄的草木在日光中缓缓移动

戴草帽的姐妹结伴到山中割麦,拾禾

我记得那起伏的腰胯间

松软地律动

美源自劳作和卑微

她们之中有谁将突然走远

带着一身汗泥和熟悉的往事

我是如此幸运,又是如此悲伤——

故乡啊,我流浪的耳朵

一只用来倾听,一只用来挽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