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诗歌选读 | 福建清流诗人巫嘎,整座山在等待它 落下第一枚松果

诗歌选读 | 福建清流诗人巫嘎,整座山在等待它 落下第一枚松果

诗歌选读 | 福建清流诗人巫嘎,整座山在等待它 落下第一枚松果

陈小三,原名陈先旺,即巫嘎。男,1972年11月生。福建清流人。“三明诗群”成员。作品散见《放弃》、《水沫》、《后天》、《平行》、《诗歌现场》、《天涯》、《芙蓉》、《青年文学》、《汉诗》及诗歌刊物等。著有诗集《交谊舞》。现居拉萨.

谢地省

有时,我想起谢地,就像是指认一个省。

或者是这样:

西藏在山顶,

我往下指,谢地是整个山下。

一个人去游泳

一个人去游泳,

像投河,

倒过来,

一个人去投河,

像游泳。

太孤独。

冬日工作

我仍淘旧书:在废纸收购站

做印刷品值钱程度的

审查分级工作。蹲久了起立时

秋衣与秋裤之间露出了破绽

如同碘酒在那里消毒

风的舌头舔着,顺着脊椎

爬上稀薄的后脑勺,这高寒的权力

让我在藏文版《圣经》

与中文版《圣经》之间犹豫

雪地上的乌鸦

一大群乌鸦从山后飞起

蓝天里群鸦旋转

如鱼群倏忽于头顶的深海

飞进太阳——电焊般铁屑飞溅

突然降落,低飞

嘶哑的嘎嘎声撞进眼眶

山坡上的我们站立

内心里已经蹲下、以手掩头

那空中轰炸的念头久久不散

山南的雪大部融化于太阳的挽留

掠过城中海滩般的灰白

眺望南山虚幻的积雪

乌鸦的翅膀平衡了山南与南山

使雪和乌鸦同时为真

使山脚残雪中不动的牦牛

立于真实的地面,煤场的上方

化雪之夜

我献出手上的温度

它冷,不想成为冰

从鞋印,星光,屋顶和墙

窗帘,屋内的灶台、灯火中

寻找温暖

并祝福了一个低烧的额头

它渴望作为雪在黑夜里

如同它的降临一样消失

——从你的头顶取阅雪

松果

我躺在一些松针上

躺在一座山上。看着小松树上

那枚松果

我想它落下来之后

也是躺在松针上

躺在一座山上。它还没有落下来

我有沉重的肉体,是一些泥土

想向那枚松果学习轻盈

在松针上缓慢地反弹,而后被秋风吹空

整座山在等待它落下第一枚松果

屋顶上

在屋顶

妻子为我拍了张望月的照片

点开一看

硕大的后脑勺如沉默高原

额头上反射着一滴月光

像一个明亮的光标

等待着下一个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