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人物故事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很多人都想知道启功的真实姓名,对此,启老很任性地表示:“我既然叫启功,当然是姓启名功”。了解先生的人都知道,在他眼里,正蓝旗的出身、爱新觉罗这个姓氏、雍正第九代孙这个身份,都没什么意义。甚至别人叫他书法家,他都不乐于接受,他说:“我只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是的,启功的一生,完美地诠释了为人师表该有的样子。身为师长,应该是博学的,不然如何叫学生信服!启老是20世纪难得的文化集大成者,书画、古典文献、红学、古文物鉴定、诗词,他都擅长。

身为师长,应该是仁义的。启老曾参观过一个书画店,并当场发现了一幅赝品,当周围的人问他:“这是您写的吗?”启老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后来别人问他为何要这么说时,他表示文人如果不缺钱,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件事,有人说启老傻,没有现代知识产权意识!但因为这件事,也让更多的人敬重他,毕竟当年苏轼也曾做过这样的傻事。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然而在生活里,启老也和普通人一样,有自己的烦恼:比如他也经常失眠。他的很多书法作品,都是在夜夜里睡不着时创作出来的。一日夜里,启老又失眠了,这次他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让我们见识到这位国学大师可爱又调皮的一面,来看看他写了些什么: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这两首七言诗,通篇都是大白话,却很有个性。第一首诗,提到了一个文坛名人:刘伶。刘伶是竹林七贤之一,不愿为官,人称酒仙和醉侯。他其貌不扬,平时里视钱财如粪土,不喜应酬,常闭门不出。他的生活就是坐着鹿车,带着美酒,与诗书为伍,他曾对外人说:“如果我醉死了,就把我就地埋了”。

启功说“却羡刘伶就地埋”,其实想表达的是一种文人的清高。最后两句,灯前翻看书稿,正是其一生乐趣所在。先生一生无儿无女,虽然他的书法曾卖到40多万一幅,但他却对钱财没多大兴趣。而且在去世27年前,也就是66岁时,就为自己写下了墓志铭。在此铭中,他写道:“计平生,谥且陋。身与名,一齐臭”,钱财不重要,名气也不重要,对他来说心里的那份踏实或许才是最重要的。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第二首诗,也一样有趣。通过这首诗,我们似乎能看到一位调皮的老头儿形象。诗的最后两句,“昔日艰难今一遇,老怀开得莫闲迟”,读来令人感慨万千。启老幼时丧父,从小就拜在雍和宫的老喇嘛门下读书习字。20岁时,他开始在辅仁中学教国文,后又教学于北大和北师大。凭书法成名后,他深居简出,活在自己的文化世界里。

不在意钱财,也不在意名声,他在意的是身边的人。启老之所以后来有失眠的毛病,正是从妻子的离逝开始。启老的妻子名叫章宝琛,比他大两岁,两人相濡以沫度过了40多年的岁月。1975年,老伴走后,他便开始长期失眠。当时身边的人都觉得他无人照顾,又无儿女,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劝他再找个老伴儿,但他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回绝了。文人式的浪漫,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或许,对于启老来说,老伴不在了,人生的乐事就成了“满瓶薄酒堆盘菽,入手珍图脱口诗”。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2005年,启老病逝,葬于八宝山。在他的墓前雕刻了两条砚铭,其中一条写着:“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坚与净,是启老一生的追求。人们之所以要坚强,是因为心中有追求,有需要守护和坚守的东西,启老的追求不在名利而是学问,在意的也不是外界给的地位,而是身边的人。人们常渴望追求内心的宁静而不得,是没有如水般的净洁。启老一生,有石之坚,水之净,这才是他的书法能写出境界的原因。

启功夜里失眠,随手拿起作文纸写了两首趣诗,都是大白话却很个性

书法界这样评价启功的字:“不仅是书家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之所以能把书法写出诗人的感觉,就在于他把生活活成了一曲诗歌。这两首随手写在作文纸上的小诗,通篇是大白话,虽然水平很难与唐宋名家相提并论,但却很有个性,抒写了诗人晚年对生活的态度,也让我们见到了启老调皮可爱的一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