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长篇阅读 正文

《凉州往事》许开祯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末西北凉州境内古浪县的乡村。神秘的水家大院上演了一连串惊心动魄的事件:三小姐水英英与仇家二公子仇家远私奔、水二爷给亡儿办阴婚、仇家远提出在青石岭种草药、药草的疯长引起疯狂的药品争夺战、何家二公子何树杨被俘后当了叛徒…』

序言

都说,这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仿佛空旷和苍凉,就是它的写照。那个叫王之涣的词人便说:“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春风不度玉门关啊――

唐人王翰更绝,他竟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葡萄美酒都有了,居然又醉卧沙场君莫笑。大约正是因为他们的缘故,这一片土地,就格外苍凉,也格外悲壮。

血和泪,便成了这片土地世世代代的主题。

然而,这一片土地,又是那么的富饶,那么的多情,仿佛每一块石头,都含着一个动人的传说。于是富饶与贫瘠,粗犷与多情,就成了关于这片土地永远的争执。

这片土地叫凉州。

古书上说,西出长安,千二百唐里,黄河远上白云间,有好大的城池,便是凉州。司马光也写文章说,从安远门以西,西尽唐境,一路上桑树遍野,胡麻翳垄,每隔不远,就有惹客吃酒的青旗幌子;天下最精悍的河西节度兵马,用日行五百里的骆驼传送军报……

史书记载,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开辟了河西四郡,即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武威,即武功军威之意,因此而得名。当时武威郡下属姑臧、张掖、武威、休屠、次、鸾鸟、扑、媪围、苍松、宣围10个县,治所在故臧。元封五年(前106),分天下为13州,各置一刺史,史称“十三部刺史”。武威郡属凉州刺史部,凉州之名自此始。意为“地处西方,常寒凉也”。三国魏黄初元年(220),魏文帝置凉州,一直到西晋,姑臧均为凉州治所。东晋,十六国时期,前凉、后凉、南凉、北凉及唐初的大凉,都曾建都与此。

地处西方,常寒凉也。原来它寒凉啊――

不只是寒凉,狼烟,峰火,战乱,地震,老天爷把所有的灾难,都降临到了它头上,这片土地,还有这片土地上的人,竟然就给存活了下来。

到这一年,这片土地居然又奇奇怪怪富饶了起来,居然就成了聚宝盆。一种种稀奇古怪的草,生长在了这片土地上。然而,灾难也随之而来……
第一章
风儿一阵紧过一阵,猎猎风声卷起的,不只是峡谷的惊叫,还有一颗少女的心。水英英幸福得要死了,她还从没跟家远哥这么亲近过这么幸福过呢。

五糊爷带上拾粮上路的时候,还是一脑子的雾水。两天前他被青石岭牧场主水二爷召去,原以为是说丫头拾草的事,没想,水二爷只字未提拾草,倒是怪惊惊说,我想让拾粮到院里来。

让拾粮去院里?这个老东西,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来自东沟的老光棍五糊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煞有介事地告诫拾粮:“饭碗是给你找下了,能不能端住,就看你娃的本事。”

这是三月底四月初一个太阳很暖的上午,峡里峡外正是一片绿的好时候,风从青石岭顶上吹下来,吹得滩里一片滋润,整个大草滩沐浴在一片祥和中。来自青风峡的这一老一少各自揣着浓浓的心事,往青石岭去。一波儿一波儿的风正荡起马莲,波涛一样,汹汹涌涌,煞是好看。四月的马兰花开得耀眼,兰莹莹的花朵将脚下的大草滩映衬得十分眩丽,尽管拾粮心情十分的压抑,可脚下踩不碎的满滩景色还是诱得他一次次想张开闷着的嘴巴,说些什么。

拾粮是青风峡西沟斩穴人来路的儿子,来路两个儿子,老大拾羊是个废人,傻着哩,吃饭都得人喂,来路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他了,这个老二,就重要得很。按沟里人的话说,命根根呢,要多宝贝有多宝贝。这小子生得眉清目秀,一双眼睛水旺旺的,猛一看,比他家拾草还秀气。看得久了,才发现那双眼里,除了水还有别的东西。五糊爷说那叫灵气,天地间最金贵的一样东西。不过五糊爷又说:“可惜了那双眼睛,要是长在何家或仇家那两个少爷公子脸上,那就了不得了,将来一准是个人物,老天爷瞎了眼,竟长给拾粮这个草苗子。”

草滩叫大草滩,位于拾粮他们的青风峡东端,一过了青风峡,世界仿佛唰地变了个样,山不再那么危崖耸立,树不再那么苍苍郁郁,一切,像是一下从绝境中透过气,变得辽阔舒畅起来,人的心也跟着从峡谷的压迫中缓过劲儿,随着这草滩的起起伏伏,慢慢舒展,随之生出一些峡谷里生不出的东西。

这阵拾粮的心里就是这样,他连着呼了几口气,很明显,他被大草滩的辽阔和壮观震住了,也诱惑住了。这个来自青风峡西沟十五岁的苦命孩子,生平第二次走进不属于他的景色,感觉既新鲜又沉重。恍惚中他记起,第一次到青石岭时的懵懵情景。那时他六岁多,七岁也说不定,反正很小,是跟着父亲来的,好像是为了一斗青稞,父亲来路想把他顶到水家大院。

顶是沟里人的一种活命方法,意思跟抵押差不多。他家欠了青石岭水家大院一斗青稞,没法还,只能先把他顶进去,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有一日有钱了,爹再把他赎回来。遗憾的是,那次没顶成,水二爷先是像草滩上交易牲口一样,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拍得他单薄的身子差点倒下去,尔后,水二爷使足了劲,冷不防地冲他瘦得跟树桩一样的小屁股美美踹了一脚,他就给跌倒了,一个狗吃屎趴下。爹很后悔,怪上路时没给他多吃上几个窝头,或者多喝上两碗糊糊,那样他就不会轻易让水二爷踢趴下。可爹并没有怨他,像扶起地里的一根秧苗一样扶起他,目光不安地盯住一脸气势的水二爷,问:“二爷,成不?”水二爷收回自己牦牛一样的目光,很扫兴地喝斥了一声:“领走!”然后,又虎视耽耽地,踹别人家的孩子去了。

七岁时的记忆就那样搁在心里,就跟沟里的苦焦藤一样,牢牢地把拾粮的心给绊住了。绊得他有些难受,也有几分不服输。现在他长大了,成人了,再也不怕水二爷一脚把他踹趴下。但,对将要走进的水家大院,心里还是怵得很。

来之前爹一直给他鼓气:“甭怕,娃,啥也甭怕,人活在世上,没啥怕的。你越怕,这日子就越压你,爹死都经过几回了,还怕个活?眼一闭,心一横,咬住牙你就往前活,他们能活过去,凭啥我的娃活不过去?”爹说话的时候,眼里的火苗儿一扑一扑,好像儿子只要进了水家大院,只要当了长工,他家的日子,就再也不用愁了。

拾粮不敢让爹眼里的火苗儿灭掉,更不敢让爹心里的火苗儿灭掉,十五岁的他已深深懂得日子的艰难,他说:“爹我不怕,我真的不怕,我记住爹的话,死活都得横下一条心。”

来路似乎满意,尤其拾粮说出死活都得横下一条心这句话,来路的满意就显显地挂在脸上了。不过过了一会儿,来路还是叹了口气:“娃,你怕哩,你还是怕哩,我看见你双腿打战哩。他水老二不是老虎,外人都说他是老虎,你爹我不信,你也甭信,就算是老虎,你也豁出来让他吃。”来路说到这儿,眼里突然喷出一道子光,很邪乎,他猛地从地上站起,压磁了声音冲拾粮说:“让老虎吃了总比让野狗叼了金贵?”

拾粮点头,爹这句话把啥都说透了,宁可让老虎吃,也不能让野狗叼!这么一想,他的双腿就不战了,真的不战了,硬硬实实,就把他支撑在地上。

来路很欣慰,自己的儿子像个男人了,顶天立地的男人。于是欣然点头,让他到水家大院去。

拾粮紧追几步,撵上五糊爷,有点新鲜地说:“这花,咬人脚哩。”毕竟还是孩子,一看到有景致的东西,心里那股儿愁便给没了。五糊爷没吭声,他的目光略显倦怠,再者,对大草滩,他早已看疲了看没味了,一点不像拾粮那样少见多怪。弓着的腰因了几个时辰的跋涉,越发佝偻,这样,他矮小的身子就更是没了形状,像草滩里萎缩了的一朵蘑菇,又像一只笨拙的兔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跳。拾粮瞅了一眼,想笑,却觉笑被什么堵着,不敢发出来。他咳了一声,打五糊爷身上挪开目光,想把脑子里那层困扰他的愁给甩开,一抬头,猛就给震住了。半晌,才惊乍乍叫出了声:“牦牛,白牦牛!”

五糊爷这下恼了,他正在怔想着一件事儿哩,拾粮的尖叫打断了他。五十岁的老五糊总有一肚子事儿要想,走路的时候也不得安闲,让拾粮一惊,想到一半的事儿突然若兔子般跳走了。他扯开嗓门就骂:“拾粮你个狼吃的,你妹子快死了,你还有心思看牦牛?”骂完,也不管拾粮咋个想,又低了头,弓了腰,蹶蹶蹶往前走。拾粮眼里的牦牛顿然没了影,再往前走,草滩上一个个跃出的,就全成了妹妹。

拾粮的妹妹快要死了,五年前得的病,前前后后看遍了能寻到的中医,看得家里清清荡荡见了底,还是不见好。眼下,正躺炕上耐日子哩。

本来拾粮在东沟里打短工,给东沟何家干些零杂,何家要说待他也不薄,没把他当下人看。可短工毕竟是短工,干的活多,挣的钱少,一听青石岭水家让他当长工,拾粮心动了,嚷着要来。父亲来路先是闷住声,不表态。来路总是这样,很多事儿上都不轻易表态,好像一表态,就显不出他的智慧了。其实他哪有智慧,这东西二沟,最没智慧的,怕就是他来路。不过他不承认,总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有智慧。最好的表现方式,就是遇事轻易不表态。当然,这件事本身也有难度,一是来路对儿子吃不准,到底能不能干得了长工?二来,拿水家跟何家比,两家里挑一个,也让他为难。最后还是五糊爷定的夺。

“来路你个木头鬼,这好的事,你想错过?”这是五糊爷一惯的作派,啥事儿到了他嘴里,都是好事,就算爹死娘嫁人,他也能说得天花乱坠,让你觉得八成人世上真就没啥坏事。其实好事坏事,他自个压根就不知晓,也不去想,他那张嘴,是说媒说惯了。偏是来路爱听,凡事只要五糊说了,来路就听。事儿最终就这么定了,拾粮到青石岭当长工。

这事惹得东沟何家很不满,东沟财主何大站在村巷里骂:“来路,你个挨刀子的,吃着碗里的巴望着锅里的,我何大哪些薄待你了?”来路咧咧牙,做出个很痛苦的表情,意思是拾粮要去,他也没办法。何大知道他的脾气,骂了几句,不骂了,冲儿子何树槐说:“把工钱算了,往后,就是饿死也甭让他进这个门!”

来路清楚,何家是舍不得他儿子拾粮,拾粮进何家这一年,他的眼力和苦心得到了何家上下的普遍认同,尤其东家何大,更是拿他当个宝,可惜,水家开得工钱高,而且,水二爷说了,要是拾粮能来,丫头拾草的财礼,再加二石豆。

二石豆呀。

远处的牦牛很安静,远比草滩上奔走的这一老一少悠然自得,闻见草滩上陌生的气息,它们似乎抬了抬眼,冲这两个闯入者巴望了一下,但很快便又被岭顶的白云和眼前疯绿的大草滩吸引了。对这两个陌生来客,压根就不屑一顾。拾粮的惊讶一点也不过分,这是青石岭独有的白牦牛,纯白,毛色整齐得就跟精心修剪过一样,体格健壮,样子也远比岭下或其他地方的牦牛要好看。据说肉更香,牛骨炖出的汤,滋阴壮阳,要是加上青石岭顶的雪针菇,那味儿,香死个人哩。可惜拾粮没吃过,五糊爷也没吃过,这哪是他们这种草苗子吃的,能这么远远望上一眼这些尊贵的畜牲,已是他们的福气。

白牦牛,世上独一无二哩。

要不,水家能发那大的财?

远处,姊妹河哗哗的,水从青石岭山涧间流出来,带着雪域高原独有的纯净,还有一年四季的清凉,流得那么滋润,那么惬意。仿佛,终年累月,它从没有过不顺心的事。这点儿,让草滩上的两个人嫉妒。远远望去,傍山依水的水家大院一片安详,正午的阳光直直照下来,将山脚下的这座大宅子沐浴在祥和中,那青石砌起的两丈高的宅基墙在阳光下发出青幽幽的光儿,青石墙中间,一道铺满碎石的坡道缓缓散开,将院门跟大草滩连在一起。那是进出院门的坡道。坡道两旁,八棵碗口粗的青松如同八把绿伞,将艳丽的阳光挡在了草滩上,坡道终年便发出湿扑扑的光儿。顺着基墙望上去,水家大院恍若青石岭上的庙宇,青砖绿瓦,风格冷峻。更是那带着藏式风格的廊檐还有雕画,越发让这座宅院有了庙的空灵与神秘。不过它的确不是庙,它是青石岭牧场主水二爷这辈子的杰作,比之东沟的财主何大,还有平阳川大商人仇达诚,水二爷的豪气与爽气可见一斑。

五糊爷还是低了头走,路也不看,深一脚浅一脚,仿佛跟谁生气似的。拾粮倒是走一步看三看,脑子里渐渐将难心的事儿给忘了,忘了好,忘了他就可以一门心思投入到草滩上。草滩的确新奇,这也惊眼,那也稀怪,不过,看着看着,拾粮的目光就又沉了,心也跟着重起来。这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不该有的沉重,偏是拾粮这娃,天生心事就重,脑子里,整天藏着稀奇古怪的事,还有想法。这就让人破烦,不该想的事你偏要想,不该琢磨的道理你偏要琢磨,你这人,麻烦就比别人多多了。

拾粮这阵想的是,天呀,这阔的草滩,这等架势的宅院,真就如五糊爷所说,会留下我拾粮?

不敢想,真是不敢想!拾粮惶惶地收起念头,紧跟了几步,再次撵上五糊爷,刚想问句啥,忽听得耳边一阵风响,一抬头,一匹马呼啸而来。是一匹纯种蒙古马,草原上奔驰的那种。马背上,是一头戴毡帽身披藏袍的飒爽女子。女子俯身策马,状若一支离弦的箭,直直地朝拾粮和五糊爷扑来。藏袍迎风飘起,恍若一面猎猎的旗。这草滩,一下就成了她的世界!马蹄声声中,天空惊起一股旋风,惊得拾粮张口就喊:“马,马――”

五糊爷正在撒尿,上路时喝的豆面糊糊,一路上就是尿多。一听拾粮又惊乍乍的,头也没回便骂:“喊魂啊,你个木头鬼,马也没见过?”话还没完,一股疾风扑他而来,那马闪电一般,刚才还在几十丈处,眨眼功夫,马的鼻息已喷他脸上,等他抬头,看清马上的人,吓得魂都出了窍,裤子也顾不上提,抖抖地说:“三……三……小姐。”姐字刚落地,马鞭已冲他甩来,五糊爷跳个蹦子,躲开马鞭,声音扯直了喊:“三小姐,你可不敢打我呀,我是……”

就听马上的三小姐说:“又提着裤子在这儿放你的脏水,你个老五糊,真是不长记性。”

五糊爷这才记起刚才自个在撒尿,水家这草滩,是忌讳脏物的。为撒尿,五糊爷已挨过几回鞭子,可脑子一忙,就把这禁忌给忘了。忙提了裤子说:“憋急了,我是憋急了嘛,再说,我这是给草滩上肥哩。”

啪一声,鞭子甩在五糊爷左脚上,三小姐这次没饶过五糊爷,若要不是这阵子五糊爷往他家跑得勤,怕是,这鞭子要甩他撒尿那物件上。五糊爷立刻疼得妈哟一声,抱了脚狼嗥。

“再敢乱说,我把你的老鼻子甩下来!”这话从马背上那张漂亮的嘴里骂下来,骂得五糊爷开了心,咧着老嘴笑了,骂得拾粮却像是中了魔症,整个身子都僵在草丛中。

马背上的人懒得看拾粮一眼,也懒得再理五糊爷,五糊爷还在抱着脚放老声,明显有装的成分,生怕马上再甩下来一鞭子,三小姐一甩鞭,一声长嘶响过,枣红马破风而去。

就这一分钟的工夫,拾粮的衣裳就湿透了,是汗湿透的,心像是让鞭子掠到了空中,找不见了。目光呢,他哪还有目光啊。这一场旋风,把啥也给掠走了。

半天,拾粮才醒过神来,像是做了场梦般,追上五糊爷,颤惊惊地问:“马上那丫头,就是?”

“夹嘴!”五糊爷恶恨恨说了一声。

跟所有的长工进门一样,这一天的拾粮,着实经受了一番煎熬。甭看他是水二爷点名喊来的,真到了进院这一刻,水家还是拿出了自己的威严,美美地震了他一下。

水二爷端坐在太师椅上,正经得很。一袭长袍裹住了他宽厚结实的身子,那身子,猛腾腾就像一头牛,跟五糊爷的矮小和拾粮的瘦弱比起来,水二爷就显出了长吃牦牛肉的优势。脚上,是一双青布圆口鞋,做得十分讲究,一针一线都透出做鞋人的灵巧还有精致。拾粮瞪着双眼冲鞋发了会呆,忽然就想起从未见过面的娘,怪得很,拾粮居然想起了娘。一顶圆帽下,映出的是一张长得有几分怪诞的老脸,这张脸左眼跟右眼有点不对称,鼻梁略有点高,嘴巴也跟着往上翅,使得整个脸都有种往上跳的架势,尤其眼袋上两颗豌豆大的黑痣,一下让这张脸充满了煞气,猛一看,阴森森的,远比东沟的何财主令人害怕。加上他又故意拿捏出一种姿势,使得很少见过世面的拾粮腿肚子一下就发了软,扑索索的,抖。老五糊立在边上,水二爷居然没赏他一把椅子,这让他多少有些不开心,但,他是没有胆量露出来的,只能装做极虔诚极规矩地站在拾粮边上,等水二爷问话。

水二爷手捧烟枪,这枪是拿鹰骨头做的,打磨得十分光滑,荧荧的,往外发着一种水扑扑的光儿。那光儿到了脸上,就溢出一种有钱人的尊贵来。拾粮等着问话的空儿,就见管家老橛头双手捧着烟盒,一次次往烟枪里填烟丝。谁都知道青石岭的水二爷是个烟鬼,但他却没让大烟抽死,而且越抽面色还越红润,甚至比小他几岁的东沟何财主还要精神几分。这让许多人不解,难道大烟是他种的,他自个抽了就不会有事?

咕嘟儿咕嘟儿的声音响了好几十下,水二爷终于抽足了,冲管家老橛头递了个眼神,示意把家伙拿走。管家老橛头刚接过烟枪,他就突然问:“几岁了?”

拾粮刚要张嘴,老五糊抢在前面答:“回二爷的话,过完这个年,就……就二十了。”

“过年?”水二爷把目光对在五糊脸上,见多识广的老五糊看上去有些紧张。

“二爷,我是说……过完猴年。”

“你个老五糊,话说到草滩里了。”水二爷收回目光,原又盯住拾粮,对眼前的这个瘦柴棍儿,水二爷十二分的不放心,眼神里甚至隐含了一份不为人轻易察觉的戒备。他自然不相信这个瘦柴棍儿有二十,撑死了也就十六七,但他不揭穿五糊。他知道五糊的心思,无外乎就是想多说几岁,多从他这儿骗几个银子。长工的工钱跟年岁有关,二十以下是拿半份工钱的。他鼻子冷冷一哼,算是把五糊的话当成了个屁,接着问:“地里,你会啥?”

“会的多。”一直抖着的拾粮下意识地就接了口。

“嗯?”水二爷皱了下眉,目光黑下来。

拾粮这才记起路上五糊爷安顿过的话,忙改口道:“回二爷话,犁地会,种田会,打场扬场都会。”

“牲口呢,牲口会喂不?”

“这……”拾粮一时哑了。要说生成个庄稼人,谁不会喂个牲口?可水家大院的牲口跟何家大院不一样,何家那是养着使的,庄稼地里出臭力的,算是畜牲。可水家,却是发牲口财的,牲口比人还宝贝。

水二爷的目光阴下去,半个脸,让浮上来的不满遮住了,院里就缺个喂牲口的,原先马厩里的老五因为夜里贪睡,好几次不给牲口给夜料,让水二爷一顿鞭子打了出去。见空气僵着往沉里去,五糊爷赶忙抢着说:“二爷,这娃灵性着哩,操心牲口,没一点麻达。”

“就你话多。”水二爷斥了五糊一句,不过,这话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五糊涎着脸,趁热打铁道:“我是个粗人,二爷甭笑话,这娃,我是看着长大的,东沟何家,还舍不得哩。”五糊爷说话的时候,佝偻的腰近乎要弓到地上,在这些大财主面前,他的腰永远是弓着的。人本来只有四尺高,这一弓,越发就看不出是个人,活脱脱一个地瓜。

“好了,不问了,问也是白搭。”水二爷正要跟管家安顿,忽然就瞅见拾粮抖索着的双腿,很是不乐地问:“你抖个啥?”

“我……我……没抖。”

“嗯?”

“回……回二爷话,拾粮,拾粮不该抖。”

“瞅瞅你这点出息!老五糊,我可把话说明了,这院里,可是不收这没胆量的。”

五糊爷急了,再次堆出一脸笑:“二爷,您就行行好,赏他一口饭吧,这娃,可怜着哩。”

“可怜的人多。”水二爷冷漠地扭过脸,嘴角一呶,将话头丢给了管家老橛头。他没想到,一心心想喊来的拾粮,竟是这样一个没出息的孬种。一丝失望腾起来,败坏了他的心情。

老橛头很仔细地打量了一会拾粮,问:“这院的苦,受得?”

“受得。”拾粮忙答。

“这院的规矩,守得?”

“守得。”

“这草滩上的牛羊,你可拿性命护得?”

“……护……护得。”拾粮的话有些软了,若是再问下去,怕……

这当儿,就听院里一阵响,跟着,一阵风卷进来,风起风落处,三小姐水英英一身英姿走了进来,冲瑟瑟发抖的拾粮望了一眼,跟水二爷说:“爹,我又撵死一只野兔。”

管家老橛头正要拿话夸英英,水二爷却突地黑下脸:“英英,爹跟你说多少遍了,草滩上的生灵,都是我水家的亲戚,你咋老是不听话!”

“爹!”水英英一跺脚,娇嗔道,“是我不听话还是它不听话,我唤它几遍,它还跑,我不撵它还能饶它?”

“你啊!”水二爷叹口气,跟管家老橛头说:“快去看看,这一趟撵下来,莫把马挣坏了。”

水英英嬉笑着凑过来:“爹,你放心,这次我不是骑马撵的,是拿这个。”说着,身后亮出一个炮肚。水二爷一惊,那是山里羊倌专门用来打羊的,没想她一个女儿家,竟也学会了这玩意。

“咋,你能打着它?”水二爷问。

“能打着,就一石头,它就趴地上不动了。”水英英显得骄傲,脸上是蔑视一切的笑容。说着话,将长长的炮肚在爹眼前显摆了下,忽然又记起一件事,转身想离开。出门的一瞬,目光意外碰在了拾粮脸上。

“你是哪条沟的,我咋没见过?”

“回小姐话,我是峡口西沟来路家的老二。”拾粮咬文嚼字,按五糊爷叮嘱的说话方式答。草滩上那一幕再次浮出来,拾粮莫名地生出一丝恐惧。

“来路?”水英英像是没听过这个人。

“就是那个斩穴人……”边上的五糊爷忙替拾粮解释。

水英英哦了一声,其实她压根就没弄明白来路是谁,斩不斩穴跟她没一点关系,她急着要去峡口,听吴嫂说,平阳川的仇家二公子今日个要来。

“英英,你回来。”一直阴着脸的水二爷见女儿往外走,拿话叫她。水英英没理睬,急猴猴走了。等再次出现在院里时,她已是一身马装,还特意穿上二姐夫仇家宽送她的马靴,看上去越发英气飒爽。众人惊诧的目光里,水家三小姐水英英纵身跃马,甩出一声响亮的脆鞭,一溜烟地远去了。

Page 1 of 63
Firs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55 | 56 | 57 | 58 | 59 | 60 | 61 | 62 | 63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