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

“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五月南风兴,思君在巴陵。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去来悲如何,见少别离多。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北客真王公,朱衣满江中。日暮来投宿,数朝不肯东。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鸳鸯绿浦上,翡翠锦屏中。自怜十五馀,颜色桃李红。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唐朝李白《长干行.其二》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爱读书

这两日,一时雨一时晴,是在5月的中旬,旧历的立夏到小满期间。此时气温二十度到三十度,怡人天气,无事人中午睡个午觉,看见五月榴花窗外,一墙蔷薇余香,禅诗有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之凉风夏。

但人生是各样的闲事和闲愁组成。比如,家里有人复工去外地上班,出门即是江湖。虽然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可以最快知道人在哪里,是否安好,但对于习惯了相守的人来讲,总会有惘惘的担心。这担心不只是担心对方,或更多的折射自己生活习惯的变化,到底少了亲密的亲人。

一句乐府“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在五月寂静的夜晚,如同一两声古色瑟,拨动了心弦。如今的人生离别虽然不像古人风险之大,音讯延迟,但到底哪种分离都是离别,哪种担心都是担心。于是李白这首《长干行·其二》就这样一句一句映入了眼睛。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爱读书

“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

嫁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

长干里在今天的南京,古称金陵。唐朝在隋炀帝运河的基础上,大力发现水运,南北物质多通过水运来往,处在江南富庶之地的南京,在唐朝之前就是六朝古都,虽然唐朝有意压制南京的发展,但其水陆交通发达,经济文化得天独厚,引无数的人来拜访,而本地也兴起了以船夫,船员,商贸人员聚集生活的地方,这个地方叫长干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子孙从事着船夫以及商贸工作。这是唐朝经济繁荣的侧证。

记得我没有出嫁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世上的风尘是什么?但是自从嫁给了长干人,我经常是在沙滩边吹着江风,风尘扑面,等待着风尘里的归人。

“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

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

5月南风起的时候,正是你去往北方,要路过巴陵险滩。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爱读书

唐朝的航运,运河只是其中一条水路,漕运的装载能力有限,真正南北货运要走长江,过扬子江,洞庭湖,三峡,而且巨大的商船可以载重550到600吨,这个中间自然会有对船员,贸易者的各种需求。可以说船员或者商贩是一份谋生的工作。

这样工作同样有着风险。就拿天险瞿塘峡滟滪堆来讲,这是大船必经之路,这一块20余丈的天然巨石,立在江中,在夏天的时候没入水中,秋冬的时候浮出水面,在夏季洪水爆发的时节,江水冲击滟滪堆,波澜腾空而起,形成汹涌回澜,伴随巨大的雷鸣轰响。从景观上来讲,真是天地之壮美,但是对于行船来讲,这是不得不过的险地与险滩。每只船到此,都相隔数里缓缓而行,只因为这里之前经常发生船失控在旋流当中,发生碰撞解体,人天难挽。饶是如此小心,船夫每到此处,摇橹和驾船的船夫,都手心冒汗,面如死灰。无论大小船只,考验的都是协调应变能力和运气。但这又是不得不过的鬼门关。

长干里的家属,一听到跑船是往四川去,那颗心都是悬着的人,因为,有可能你接到的是迟来的噩耗,你的先生在某年某月因为交通事故陨身滟滪堆。得到遗骨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而五月正是南风吹。从南京往四川上行船。

等到事情办完了,在秋天西风起的时候,船才会借风顺水回家,同样要渡过一个又一个险滩,这险滩不单指水上各种风波风险,还有疾病,意外。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爱读书

“去来悲如何?见少离别多。

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

这一算下来,丈夫的半年都是在水路上,怎么不叫人操心?那个时候没有现代化的通讯工具,但我相信还是有简单的地图,女子夜晚看着熟悉或不熟悉的地名入梦,那梦境恐怕也是颠沛流离,乍见还分。

“昨夜狂风度,催折江头树。

渺渺暗无边,行人在何处?”

恐惧来源于未知。女子在南京听着江风吹折大树,她想到的是千里之外的爱人,会不会遭遇这等风险?实际这是关心则乱。行人在外,多半是互有牵绊和照顾,就算是遇到危险,每个人的求生本能也会尽快尽早的找到出路。更何况南京刮风,未必长沙也风雨大作。

但只有最亲最爱之人,才将对方生死冷暖系在心上。就这份苦守焦灼无助之心,都让人心酸落泪。这不是爱情的患得患失,这是生命的惶恐。最深也最无助。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爱读书

北客真王公,朱衣满江中。

日暮来投宿,数朝不肯东。

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

鸳鸯绿浦上,翡翠锦屏中。”

我看到很多地方,删掉了前面的4句。为什么会删呢,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婚外恋的问题。实际上真正读懂了这一首诗,这一点都不是问题。

从北方来的客人是真的贵族,你看他的船上,到处是穿着红色衣裳的人。在唐朝颜色也分等级,达官贵人才穿红色或者紫色。这个从北方来的客人在这里投宿,在这里待了好几天都不肯离开。他骑着骏马,请我去水上的芳洲游玩。那悠闲的鸳鸯在芳草间嬉戏,那围起来的锦帐,上面绣着美丽的翠鸟。

这位女子和达官贵人幽会了吗?我想是没有的。这个女子知道那位高贵的客人因为喜欢她,会用豪华的陈设和浪漫去打动她。作为长干人的家属,她生在繁华的码头之上,阅历总还是有的。

“自怜十五余,颜色桃花红。

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

这个女孩子才15岁,刚刚做了新妇,就面临着和心上人离别,而且还昼夜担心。这首诗写的是闺怨,错嫁吗?怨,的确是怨,因为巨大的生活和别离一股脑的压在了她的面前。但绝对不会后悔。她抱怨的不过是自己的丈夫没有达官贵人的悠闲,但骨子里她最担心的,是自己爱人的生死冷暖。她愁水愁风,因爱而愁,而绝非见异思迁。

比起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样直面社会现实的锐利,李白走的是一条心灵情感的修炼之路,强调的是这个女子因爱而起的相思和忧患。她的心给了所爱的人,才会五月南风兴,思君下江陵,才会心和梦万水千山,漂泊在夜江和夜风里。那朱衣满船,锦绣绫罗是打不动她的。

愁水复愁风,是爱的心酸,是爱的投入,不是背叛的理由。

五月读诗长干行: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爱读书

这首诗和长干行的第一首连起来读,我们知道了,这个女子和丈夫从小青梅竹马。结婚之后,面临着生机,丈夫外出行船。她给丈夫说,你要回家提前给我个信,我要到沙滩头上去迎接你,哪怕风沙吹面。

这是做船员或者商人妻子的生活艰辛以及情感磨砺。只要丈夫生死无虞的回家,再多的寂寞与担心也是值得的,是因为他是她的爱,不是其它。

25岁的李白,在游历金陵期间,广泛地接触了各种阶层的人,打动他的,是朴素的人民朴素的爱。他在这首诗里对女子深情坚贞的描写,也同样是他本人的性格,真挚,率真,情深,执着,浪漫,坚韧,不屈,坚守。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70250.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