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古典之美 正文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嗷嗷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诗经小雅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没有人不喜欢睡莲。这种晚春时节的水生植物,率先浮出水面,圆圆的嫩嫩的叶子在水面平铺,嫩绿的色彩,是晚春的清新。水中的春天比空气中来得悠缓,但格外新嫩。

睡莲的叶子小而嫩,帖水而生,刚刚出来时,就象一枚枚圆形可爱的宝贝。

长江春水绿堪染,莲叶出水大如钱。

江头橘树君自种,那不长系木兰船?”唐朝张籍春别曲。

初看的时候,你一定会以为这说的是荷花荷叶。但是细想你一定会觉得不对。张籍到底是说的睡莲叶还是说的荷叶呢?

我们通常知道荷叶,是从水中冒出来,但是绝大多数的荷叶并不浮在水上,而是高出水面,高出水面的荷叶,刚刚出水时,是像小拳头一样的卷曲,有的颜色会是嫩绿,但更多的颜色是深紫,随着太阳的照射,会逐渐的展开。很少,有像铜钱钱一样大小的荷叶。而且荷花荷叶比睡莲晚,它们通常在初夏才懒懒地探头。这是因为它们厚积薄发,要在夏天里,奉献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提供鲜美的花朵,甜甜的荷叶,以及饱满的果实。

所以张籍的这一首春别曲,并不是说荷花的,而是说的比荷花要早,浮在水面生长的晚春的睡莲。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只有睡莲,叶子和花,才是贴着水面生长,大部分的营养,由水来提供。也只有睡莲,才会长成像铜钱那么大小。青青的铜钱一样的浮萍叶子,让人欢喜,春天虽然将过去,但另有一种夏天到来的丰收和喜悦。

睡莲的花和荷花及其的近似,都是修长的花苞打开,次第的花瓣层叠展开,或红或白,露出明黄的花蕊。其实从花形展开的姿态,睡莲更美。因为它的每瓣花瓣均衡而修长。它和荷花的不同,它也是贴水而开,浮在水面和绿叶之间,尤其白色的睡莲开花时,如繁星点点,如明丽的白灯笼,给人视觉的美。

所以古代的诗词中,尤其是唐朝以后,荷花和睡莲是难以分开的。

但是睡莲明明是一个庞大的品种,难道从古到今没有单独写睡莲的吗?对于热爱睡莲的人,仿佛睡莲,一直隐藏在荷花堆里。又随着中外交流,莫奈的油画《睡莲》享誉世界,难道睡莲真的是外国的花卉品种?由近代才引种到中国吗?

睡莲古已有之。

但是睡莲在中国,并没有荷花那么招人待见,是因为它的农业价值没有荷花高。但是睡莲一直是存在的。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在3000多年前的先秦时代,睡莲归做苹。苹就是长在水面的,贴水而生的植物。它们通常没有固定在泥土里的根,靠水的浮力和水中的营养生存。我刚才也说了,水中的春天比陆地上来的晚,晚春时节,陆地上的草木欣欣向荣,水中的植物刚刚冒出。这些嫩嫩的水生植物,就成为野生食草动物另一道鲜美可口的食品。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诗经小雅鹿鸣

那么你会说,嗷嗷鹿鸣食野之苹,难道真是真的是睡莲叶子吗?既然苹的范围那么广,你何以知道这鹿吃的是睡莲,而不是浮萍?

那么再让我告诉你一个周朝的典故,彼时,古中国的农业并不发达,一半靠采集野生的植物,一半用耕种弥补。而周朝的婚礼上有一个特殊的礼仪,就是出嫁前的姑娘,要去水边采苹,用它的叶子和花供奉先祖。而睡莲,叶子鲜嫩,花朵可食,作为祭祀用品,是最合适不过。苹中用大苹,这个大苹只有是睡莲。

那么回到诗经嗷嗷鹿鸣,这是写的聚集宴会,在春暮的闲适里,有重大的聚会,而这个季节人们所能想到的能够吃的鲜嫩的花叶,表达这个时节的温柔富庶美好的,就是那春天的小鹿,去找那看得见的新鲜的睡莲。

《吕氏春秋》说:“菜之美者,昆仑之蘋。”这个蘋,是指浮萍中的大苹,就是睡莲。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有人说睡莲可以吃吗?告诉你一个最新的资料,当下正是睡莲梗可以采摘的季节,虽然睡莲梗没有藕带那么脆,但是作为一种节气的时令的新鲜的菜肴,它有着独特的野生风味。

我们可以想见在3000多年前,在春夏之交,荷花还没有成熟的季节,新鲜的睡莲是人和动物最合适可口的蔬菜。

随着农业文明的进步,荷花作为一种野生的水生植物,它的农业价值和经济价值远远超过了睡莲,睡莲也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食材。因为明显而讲,荷花浑身都是宝,耦根,藕带,荷花,荷叶,莲子,观赏,食用,药用,都明显大于睡莲。

但是睡莲的花和荷花如此的近似,花期也仿佛,古诗中的睡莲和荷花,单就赏花这一块,就不可分了。

比如有时候我们在看唐诗宋词的时候,千万不要被荷叶如钱迷惑了,那说的是睡莲。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至少最早看见荷叶如钱的莲花诗,是在唐朝。也可以想见在唐朝睡莲广泛的存在,它从未消失。

“南塘旅舍秋清浅,夜深绿蘋风不生。

莲花受露重如睡,斜月启动鸳鸯声。

塘东白日驻红雾,早鱼翻光落碧浔。

画舟兰棹欲破浪,恐为惊动莲花心。”唐朝鲍溶《南塘二首》

这首诗你用心看,其实写的是睡莲,睡莲有一个特殊的自然现象,就是它和荷花不同,它爱睡莲。这一种光敏的花朵,太阳大的时候,才开放,到了黄昏和晚上自动的闭合花朵。诗人看到的是一池睡莲。他起得很早,发现一池的睡莲花还在睡觉。他怕太大的桨声惊动了睡莲的好梦。

睡莲不开花,和动静没多大关系,和太阳光有关。如果大白天的太阳光,不是很足够的话,这家伙也懒懒的。

在古诗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三个字,白蘋洲。

南北朝的诗人柳恽《江南曲》

汀洲采白蘋,日落江南春。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故人何不返,春花复应晚,不道新知乐,只言行路远。”

在春暮去采白苹,这是白色的睡莲。而且也点明睡莲是晚春之花。主人和客人流连忘返。仿佛这个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他也没说看到的好景,只是简单的告诉家人,哎呀,我不能回来了,因为路太远了。不过你要是看到巨大的睡莲池塘,而睡莲又可以看,又可以吃,比荷花要早,又有朋友饮酒作乐,换做我也不想那么早回家去。

就说明南北朝时对荷花和睡莲还是分得清楚的。白蘋就是指的睡莲。

不过这件事情到唐朝的白居易后,就混淆了。他的一个朋友,在浙江湖州,建了一座亭子。白居易也没有过去,这个地方从前多睡莲,后来人工改造,荷花竹子都有。白居易大笔一挥,写下《白蘋洲五亭记》,他反正也是云中寄书。

那么凡是湿地植被的地方,后来的人就笼统地叫做白蘋洲。至于上面开的,是不是睡莲已经无关紧要了。要的就是那种白茫茫的烟水风味。

“肠断白蘋洲”,到后来已经是一种意象中的湿地景观。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白蘋,是指睡莲。

古诗寻迹:穿越三千年,寻找睡莲

睡莲有一个别致的名称叫做子午莲,又叫水浮莲,这是明朝区别于荷花的叫法。午时开放子时不过遇到下雨天,睡莲依然会睡觉去。它只听太阳的。

现在有睡莲花茶,对于中国人,爱它就是吃它,这种莲花会在你的水杯中盛开。你瞬间会有一种身似禅的感觉。

其实睡莲形态之美,更接佛教中的清静莲花。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