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古典之美 正文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藕丝作线难胜针,蕊粉染黄那得深。玉白兰芳不相顾,青楼一笑轻千金。莫言自古皆如此,健剑刜钟铅绕指。三秋庭绿尽迎霜,惟有荷花守红死。庐江小吏朱斑轮,柳缕吐芽香玉春。两股金钗已相许,不令独作空成尘。悠悠楚水流如马,恨紫愁红满平野。野土千年怨不平,至今烧作鸳鸯瓦。”唐朝温庭筠《懊恼曲》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虽然李商隐被冠了“情诗王子”的美誉,用深邃的笔调写尽了爱情的惆怅,但我们发现,李商隐非常的低调,他不断的诠释过程,让人沉醉在爱的忧伤与浩大里,“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春心莫共春花发,一寸相思一寸灰。”但是在深邃中,我们常常会感到一种沉溺和绝望。这是因为他的爱情不指向结果,只沉湎在如梦如幻的情绪和意境里。或者对于出生寒苦,人生和命运有太多未知的李商隐,不设定结果,是对自己和爱的保护。

但往往会让人认为,虽然深邃,但缺乏现实的未来和光亮。

同一时期的和他齐名的诗人温庭筠,却又被世人误读为艳冶精致,仿佛没有李商隐的高格调。他写唐朝仕女的闺阁生活和闲情,富丽秾丽,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是富贵名句,他写“与君便是鸳鸯侣,休向人间觅往还。”浪漫之余也往往让人误认为他是一个登徒子。

但实际他是唐朝的贾宝玉。他是唐太宗宰相温彦博的孙子,至少在童年时代,他是有着良好的生活条件,也造就了他对诗词,色彩和音乐的敏感,这种世家子弟的率真和天才相结合,造成了他艳冶多姿的文风。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对于生活和美的感受,让他不像李商隐那样十几岁就开始进入社会,熟悉社会的阶层和礼仪。相对闲适而优裕的温庭筠,更多的是发现美欣赏美,他不会计较对方出身,而愿意和人交往,歌舞之地,展示了他的才华,让他的诗词广为流传,但也伤害了他的名声。说他和下九流的人混一堆,品行不端。

年轻时候的温庭筠并不以为意。但是等到他要考试做官时,才发现,屡战屡败。数次失利,并非是因为他的才华不够,而是有人暗中阻拦。我们是不是发现这个场景很熟悉,李商隐也是因为此,一个莫须有的品行不端,就将他的一生边缘在官场。

而温庭筠更为苦闷,次次都考不中。不过他倒也看穿了,那试一把替人考试。结果,他帮了无数的人中举。有一次考试,他居然就做枪手救了8个人。其实他的状态和李商隐是一样的,因为才高,为人所忌惮,所以他竟落得李商隐几乎同样的命运,晚年颠沛流离穷困潦倒。

在爱情方面虽然无法考证他具体的情事,但是唐朝也有一位著名的女才子鱼玄机却崇拜爱慕了他一生。但温庭筠却是以一个叔叔的身份帮助她,帮她寻找归宿,甚至安排她被休掉后的生活。许多人都以为他们一定会有什么故事。但我相信没有,就像相信贾宝玉和晴雯之间清白。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因为年龄那么小的鱼玄机,不是温庭筠心中的爱。因为温庭筠有成熟的爱情观。他有他自己的准则和忠贞。他也不像是李商隐那样的,只写情境和过程,他有一个爱情的目的和结果,很男人。

“藕丝做线难胜针,蕊粉染黄哪得深?玉白兰芳不相顾,青楼一笑轻千金。”

都说我轻薄,都说那男人的感情,就像莲藕丝一样的容易飘散,做不好衣裳,难以当真。都说我的感情,就像那浮在脸上的额黄胭脂,怎么会深入骨髓?都说我放着好好的兰花不去喜欢,却在青楼歌舞地,为佳人一笑,挥霍千金。

莫言自古皆如此,健剑刜钟铅绕指。三秋庭绿尽迎霜,惟有荷花守红死。”

不要说男人心,千古以来都是如此,说男人们健忘,那是铁的定律。可是我就是荷花呀,你不管我怎么浪费千金,我就是要像荷花一样,等着守着我爱的姑娘,一直到生命的凋谢。

有人说这明明是一个女子的心声,你为什么要用温庭筠男人的口气解读呢?这明明是写的一个身在风尘里荷花一样的姑娘,固执地守着自己的爱情。就算是别人说这段感情像藕丝一样轻薄,像脂粉一样容易散去。

但是温庭筠的高岸就在这个地方,女子痴情古以有之,但是他要表明的是他自己对感情的态度。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庐江小吏朱斑轮,柳絮吐芽香玉春。两股金钗已相许,不令独坐空成尘。”

这是用的孔雀东南飞的典故,汉朝的庐江小吏焦仲卿和妻子刘兰芝恩爱,最后妻子刘兰芝不愿意改嫁,投水而死,深情的焦仲卿自缢殉情。

那么温庭筠的一生大半时间沉沦下吏,正是因为功名无望,他反而更看重人生的感情。我和你两股金钗已经结为了永生之好,我不会让你感到孤单。

可以说他面对的一定是一个青楼歌舞的女子。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浪子,但是他自己有自己的一套准则。我爱你,就是爱定你,哪怕你身在风尘,哪怕我徒有真心。

这一个“惟有荷花守红死”,就是他自己的写照。在现实的泥潭中,所有人发自内心的真情,都是荷花圣洁,我愿意为了守护心中的荷花。这是男人的专一与力量。那么在李商隐的诗中,我们看不到这种掷地有声的誓言和诺言。当然李商隐有他自身的成就和对爱情的感悟。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悠悠楚水流如马,恨紫愁红满平野。野土千年怨不平,至今烧做鸳鸯瓦。”

这是温庭筠的爱情观,我和你今生结缘,就算是花开花落,化土化泥,我们的心和灵魂也在一起,就算是今生不能成就夫妻和鸳鸯,此后我们也一定会烧做鸳鸯瓦,以另一种形式在一起。

要知道这是唐朝的一个男人的爱情誓言。指向明确,一个身在青楼洁身自好的姑娘,情谊绵长,有钱给你千金,无钱心魂相伴,愿景坚定,死了都要在一起。

这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的爱情观,却化作了掷地有声的誓言和愿景。当然围绕着温庭筠的传说,自然在当时也就纷纭。当我想他活得比李商隐恣意,因为他的爱就是爱,他俩当然也没有李商隐的那种隐忍。李商隐为了求得前途,低声下气求过令狐绹,而看穿了令狐陶的温庭筠,毫不客气的鄙夷令狐绹,做个菩萨蛮,还要温庭筠代笔,虚伪到可以。

这就是有个性的温庭筠。他爱一切真正的高洁,哪怕对方身在泥淖,于是为了爱,他在尘埃里开出了不一样的花朵。有人看到了艳冶,有人看到了忠贞。我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不虚伪的男人。

温庭筠《懊恼曲》:谁说藕丝轻薄,惟有荷花守红死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