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湖南女诗人文珍,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但我并不知道

诗歌选读 | 湖南女诗人文珍,天上是远近深浅不一的清澈的蓝

文珍,青年作家,生于湖南,长于广东。曾出版小说集《十一味爱》《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柒》和台版自选集《气味之城》。历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第十三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等。

四月的第一天是个雨天

四月的第一天是个雨天

这样的雨天

像是专为睡觉而存在的

也是为了不睡

最残忍的月份

第一天就用雨天制造两重悖论

睡 还是不睡

这是一个问题

但我醒着 听见

喜欢的人在数十里地之外的雨夜里翻了个身

雨滴顺着梦境的边缘滴落

不相信任何人但可以相信雨

每一滴都是一声答应

我在

我在

秋 天

天上

是远近深浅不一的清澈的蓝

地上

到处是被大风吹下来的干果和叶子

又轻盈,又完整

一个良夜

“我没什么朋友。”

从公交车站往回走的那一个小时他想。

在这个空旷荒凉的春天的夜晚

他意识到自己生而为人的孤独

和路上偶然遇到的一只鸟没什么两样

它有时也和别的同伴在一起站着

叽叽喳喳

但更多时候它们各飞各的

各自找食

各自寻欢

各自遇险

两种情感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

但通常被笼统地称之为爱

竹蜻蜓的单纯欢乐是真的

纸箱子的飘浮软沉也是真的

无法被原谅的是那同一个

始终分不清楚爱与怜悯的人

四年后重新走在这条路上

同路者面目已非

达坂城的风车兀自在荒原空转

就像中间的一千多天全不作数

就像我依然爱你,只爱你一个

至死不渝

广阔的塔什库尔干沙漠

雪山。戈壁。胡杨林。

和正轻轻绽开骨朵的新棉花

大洪水过后的南疆腹地

龟裂和渴望像真实一样无所遁形

间或有更大的沟壑。尚未袭至的悲哀

永远无法弥补的罪薮。

同一条路,我和另一些人

若无其事地说着话。而暗疾

轻车熟路地归来。问题并未解决

轮在沙中越陷越深。前进不得

也后退不能。

“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但我并不知道。”

我们的大船在上升

“我们的大船在上升。”随之而来的

第一句。自千湖之省出发

经西陵、巫峡驶过瞿塘

四昼夜,终于升至

非此不能通过的彼岸,轻舟万重

“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这原是初遇时互相慰藉的虚空

是夜分处两地

我告诉你同舱的旅伴睡了

正独自在阳台看过闸

闸道内水位持续上升

大船遂浮起。到达指定高度

人字大门缓开,船滑入上层水道

末日应许之地,“像悖谬的天堂,

当在此刻拥抱。”几小时后你回复

那些大天使可以彼此嵌入对方的

身体。它们是透明的,没有性别

夜晚船行甚速。

两岸也不是完全的黑暗,途经众多不知名

亮光,航标和人家

若现的灯塔与水鬼

一同隐入暗中。肉身困于船舱

灵魂凫水一千公里,到黄浦江

万千可能奔流到此

而我们将在入海口错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