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山西代县诗人张二棍,我终归是异类,它们无法敷衍我

诗歌选读 | 山西代县诗人张二棍,仿佛每个孩子 正吮吸着的就是光

张二棍,本名张常春,1982年生于山西省代县。出版诗集《旷野》《入林记》。曾获《诗刊》年度青年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等。

圣物

多年前,也是这样骤雨初歇的黄昏

我曾在草丛中,捡拾过一枚遗落的龙鳞

我记得,它闪烁着金光,神圣又迷人

它有锋利的边缘,奇异的花纹

我闻到了,它不可说的气息

我摩挲着它。从手指,一阵阵传来

直抵心头的那种战栗。我知道,我还不配

把它带回人间。甚至此时,我都不配向你们

述说,我曾捡拾过一枚怎样的圣物

我又怎样慎重地,将它放回草丛。我目睹

一队浩荡的蚂蚁,用最隆重的仪式

托举着这如梦之物,消失于刹那

恩光

光,像年轻的母亲一样

曾长久抚养过我们

等我们长大了

光,又替我们,安抚着母亲

光,细细数过

她的每一尾皱纹,每一根白发

这些年,我们漂泊在外

白日里,与人勾心斗角

到夜晚,独自醉生梦死

当我们还不知道,母亲病了的时候

光,已经早早趴在

低矮的窗台上

替我们看护她,照顾她

光,也曾是母亲的母亲啊

现在变成了,比我们孝顺的孩子

寂静帖

在枝头,秘密生长的果实,是静

小径上,暗自腐烂的叶子,是寂

你刻下的字,已经比我们更高了

哥哥,你刻下的字

已经包裹在树皮深深的皱纹里

它那么静,又那么寂

那把随手丢掉的,不锈钢的小刀呢

它是静的,还是寂的

一件不懂得腐烂的小东西啊

多像,你不懂得长大的弟弟啊

他现在是静的,也是寂的

连想起你,都如此冰凉,尖锐

一个人

一个人没有首都,也没有陪都。他全身

都是边疆。他的每一寸肌肤

都是兵戎相见的战场

他一出生,就放弃了和平的想法

他在内忧外患中,长大成人

他的眼神里,站满了戍边的人

他每说一句话,都是厮杀

他死掉了,不会有人用计

救活他。在奈何桥的两边

所有的,都平息了

也有人,围着他哭

但不会是,围魏救赵

也有人用火,烧他

但绝不会,有釜底抽薪

祭奠日,青山下,教堂边

青天,青山,青松

青草无边。环绕着

乡路边的小教堂

它那么小,宛如一个童话

没有神父,没有修女,没有唱诗班

只有鸟儿,飞进飞出

我羡慕它们,有一副童话里的好嗓子

我羡慕教堂边,那座年代久远的坟

听说,那里埋着一个善良的人

清明了,我看见每个

从坟前路过的乡亲,都会放下些什么

仿佛所有活着的人,都是他的后人

我想,上帝也喜欢

一个善良的人

埋在身边

那年的光

七十年代的阳光,照耀着七十年代的襁褓

七十年代的小孩,咬着七十年代的乳房

七十年代的中午,饥肠辘辘的母亲们

刚刚从生产队回来

左手,拼命擦着汗水

右手,拼命挤着奶水

母亲们站在树阴下

阳光漏在她们的乳房上

仿佛每一个孩子,正在吮吸着的

就是,光

春光

仿佛一夜之间,桃花漫漶

可我知道,大地已蓄积太久,默默咽下了

许多的春光,才能淌出

那些过于好看的花儿

在燕山上,为了让自己

看起来也满面春风

我就像一个坏孩子,想出了好办法

胸前别着一枝桃花

嘴里叼着一枝桃花

头顶挽着一枝桃花

我想让这些春光里招展着的小东西

簇拥着我。我想让自己,看起来

像春光里荡漾的某一枝桃树

我就这样招摇地走着,花儿们

纷纷从我的身上跌落

我甚至能感觉到,它们

弃我而去时的快感

我终归是异类,它们无法敷衍我

终归是,桃花用过早的凋零

让一个并不明媚的人

怀抱着一枝枝,空空的枝条

在山路上,举目无亲的样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