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百年红楼 正文

从传统婚姻制度,谈《红楼梦》中赵姨娘性格形成的根源

从传统婚姻制度,谈《红楼梦》中赵姨娘性格形成的根源

曹雪芹的《红楼梦》,为我们刻画了大量绚丽多彩的人物。其中,有数以十计的灵魂深处闪烁着晶莹的光芒,但也有不少人物为读者所不喜。赵姨娘便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例子。

如果用俗语“人嫌狗不待见”来形容赵姨娘,应该会得到绝大多数《红楼梦》读者的认同。她虽是贾政之妾,是贾环和探春的生母,在《红楼梦》中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也是人人深感厌恶的人物,在那个“钟鸣鼎食”之家里她倍受歧视和屈辱。

这一方面是由于其性格方面的“愚”和品行的不堪,另一方面也是缘于她尴尬的妾妇身份。本文试从中国传统的婚姻制度,来谈谈《红楼梦》中赵姨娘这一人物性格形成的根源,分析媵妾制度对其人性的压抑、打击和扭曲。

1、身份尴尬,半奴半主

从传统婚姻制度,谈《红楼梦》中赵姨娘性格形成的根源

在贾府赫赫扬扬的大人物中,赵姨娘只是个没有真实名姓的姨娘角色,是由主子在一群丫头中挑选出来的妾妇,说到底只是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半主子”。

说到妾妇,有必要先提一下中国历史上妾的来源和演变。远在氏族社会时期,国中有“媵制”,这是一种氏族首领才有资格实行的婚姻制度。即女儿出嫁时,必须以同姓侄女辈陪嫁。陪嫁过去的姊妹或女奴,身份比女奴略高。

《礼记•婚义》认为中国古代婚姻的意义在于“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

既然如此,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就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妻子可能不生子。

于是中国的妻妾制就形成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一夫一妻多妾制。通过明媒正娶的为妻,没有父母之命媒约之言的为妾。妻贵而妾贱。妾在家庭中,虽然承担着生儿育女的义务,却享受不了“妻”的待遇。

妾一般都来自卑贱低下的家庭,甚至是战败方奉献的礼品。因此,妻为“娶”,而妾为“纳”,娶妻时送到岳家的财物被称为“聘礼”,而纳妾时给予的财物,则被称为“买妾之资”。

妾的身份,至此已经成了定局,到唐宋,更是成了铁律。

《唐律疏议》明确规定:“妾乃贱流”、“妾通买卖”。

《汇苑》:“妾,接也,言得接见君子而不得伉俪也。”

原来妾不过是男女交接之用,她们只能与丈夫亲昵,却没有资格称夫妻。

《礼记》:“妾合买者,以其贱同公物也。”

同样是与丈夫共枕、为丈夫生育儿女,妾的身份却只不过是买来的物品。她们永远是贱民,即使生了儿子,也不被当作家庭正式成员看待。

正如元稹为妾所写的墓志铭中所云:她们在家中“闺衽不得专妒于其夫,使令不得专命于其下”,又“不得以尊卑长幼之序加于人”。

在《红楼梦》里,妾一般出自主人的丫鬟,如贾赦送给贾琏做妾的秋桐;或是从外面买来的穷苦人家的女儿,如贾赦讨鸳鸯不成后,花了五百两银子买来的十七岁的嫣红。甚至是从人贩子那边买来的孤苦女孩,如薛蟠买来的小妾香菱。

但是不管是自家的奴才、还是从外面买来的,虽然做了妾,地位有所提高,但其身份并未发生根本的改变,充其量只能算“半个主子”。同样是与丈夫共枕,为丈夫生育儿女,妾的身份说到底不过是买来的物品。

在中国古代,男子甚至把姬妾视作取乐之具,任打任骂。

《大清律例•刑律•妻妾殴夫》律规定:“夫殴妻致死,绞监候;若殴妾致死,叹徒三年。”

妾在家庭中虽然承担着生儿育女的义务,却享受不了妻的待遇。

在讲究门当户对的封建社会里,妻与夫的地位在名义上是平等的,而妾与夫家门不当户不对,夫为主,妾为奴,所以妻与妾也是主奴关系。然而妾所生子女却是家庭的小主人,主人的母亲不能成为奴才,这就产生了一个十分尴尬但实实在在的矛盾。

为了消解这个矛盾,妾所生子女一律以妻为嫡母,所以妾不过是充当了代替妻怀孕生育的工具。妾虽然有希望为主人生下少爷小姐,但她们没有人身自由。在她们出卖肉体的时候,连同行动自由一块卖掉。她们的地位是低下的,是始终被凌辱的角色。

2、地位低下,任人痛骂

赵姨娘就处于这种尴尬的低下地位。说到底,她也只是充当了生育的工具,帮助贾家繁衍后代,等任务完成,就可以“功成身退”了,继续当她的奴才。所以有时候她还是要继续做一些仆妇们做的事,如为贾母等主子搬椅垫、打帘子等。

在丈夫和正房眼中,她们仍然属于下人和仆从;但在下人和仆从面前,她们又属于主子。她比奴婢丫头们高一头,但又上不了正经主子的桌面,顶多只是个“半主子”。

因此,正经主子们是瞧不起赵姨娘的。和她共同生活了几十年的夫君贾政,对她总是呵斥,从不给好脸。

和她平辈的王夫人呢?对她更不尊重。有时随口便骂,什么你养出这样黑心种子来(指贾环)等。

晚辈对她又如何呢?宝玉平日认为她心术不端,和自己完全处于仇人的地位。

李纨、宝钗等忠厚温良人也都认为“素日赵姨娘每生诽谤,(探春)在王夫人跟前亦为赵姨娘所累。”(第五十六回)

属于她侄媳辈、荣府里最红的内管家王熙凤,更是赤裸裸地、不加掩饰地睨视她、鄙视她。更有甚者,遇事她还从旁添油加醋,弄火拨灯,恨不得把赵姨娘踩在脚下为快!平日里,在其他处和赵姨娘见面时,姐儿哥儿还站起来保持点形式上的礼法,而独凤姐却端坐不理,赵姨娘和她连求得平起平坐的地位都不可得!

第二十回王熙凤生气地指桑骂槐对贾环说:“你不听我的话,反叫这些人(指赵姨娘)教的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

王熙凤是贾母、王夫人等这些上层人物的代言人,但是按辈分,王熙凤本是没有资格训斥她的,但她敢于如此胆大地斥责,赵姨娘低下的身份、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了。

最厉害的是,当宝玉被蜡烛烫伤,大家正为宝玉擦洗时,王熙凤就在一旁挑拨说,称赵姨娘该教导教导他。一句话,惹得王夫人无明火起,赵姨娘又遭到一顿痛骂!

正经主子瞧不起她情有可缘,那么,丫头们应该对这位“半主子”有所尊敬吧?事实上也并非如此。

为人贤惠的袭人曾暗地讲究她;谁也不敢得罪的柳嫂,也埋怨她经常到内厨房勒索;第五十五回里好脾气的平儿也曾在公众场合批评那些对探春不够尊重的仆妇时说“那赵姨奶奶原有些倒三不着两”,意思是说她有些颠三倒四的。

从传统婚姻制度,谈《红楼梦》中赵姨娘性格形成的根源

“半主子赵姨娘的地位就是这样的低下。正经主子甚至被她认为比她低等的丫头们都瞧不起她,在整个贾府里,她也没有推心置腹的朋友,为人尚好但又无主见的周姨娘也不是她的同僚。

书中除掉薛宝钗为了显示照顾周到、不分远近、一视同仁,曾送她一份苏州土产;史湘云在大观园设东拟题,令人盛两盘螃蟹给她送去;还有彩云因与贾环有些暧昧关系和她有所接触外,几乎再也没有人愿意跟她接触了。

因此她往往只能和下等人为伍,如马道婆、夏婆子等。但她们两人之所以跟她接触,是因为要骗她钱财,或者煽风点火地把她用作了团体之间利益冲突的料子。连半个主子都做得如此不像样,真是尴尬之极!

3、亲身子女,无权管教

赵姨娘的尴尬还在于她的“半母亲”身份以及亲生子女对她的不尊重。

由前所述,赵姨娘的妾妇身份决定了她上不能参政于家族,家族的兴衰与她无关;下不能教育自己的亲生子女,身为母亲不能履行长辈的职责。

她虽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妾,但她生的孩子却都是正经的主子。赵姨娘生的子女,即“庶出”的子女——贾探春和贾环,不仅跟她是主奴关系,而且两人一律以正式的妻子即王夫人为合法的母亲。

就是说,赵姨娘对于自己的亲生子女,由于他们之间有身份上的根本区别,她是不能够以“母亲”自居的,甚至连教导自己孩子的权利也没有,充其量只是个“半母亲”。

第二十回,当赵姨娘在屋里教训贾环时,刚巧被王熙凤在窗外听到。

王熙凤当即训斥赵姨娘:“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你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

这里王熙凤把贾环与赵姨娘的身份地位说得清清楚楚:贾环是主子,赵姨娘是奴才,一个奴才怎么能来教导主子呢?明明自己亲生的儿子,却没权利教导,真是悲哀!

自古子女都是母亲希望的寄托,但是赵姨娘的悲伤之处还在于自己的亲生女儿探春对她很是厌恶和蔑视。儿子贾环虽跟她住在一起,但几乎没有对她爱的表达,也谈不上对她有什么尊重。敏探春甚至以她为耻,在心灵与感情上对她“远避之犹恐不及。”

有一天终于忍无可忍,当着宝钗、李纨的面痛心地对她亲身母亲说:

“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也不知谁给谁没脸?”

第六十回在赵姨娘与芳官等人打架后,探春不客气地指责她这位生母:

“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你瞧周姨娘,怎不见人欺他,他也不寻人去。我劝姨娘且回房去煞煞性儿,别听那些混帐人的挑唆,没的惹人笑话,自己呆,白给人作粗活。”

又说:“这么大年纪,行出来的事总不叫人敬服。这是什么意思,也值得吵一吵,并不留体统!”

这哪像是女儿对母亲说的话,倒真像主子教育奴才或长辈教育小辈,厌恶和鄙视逸于言表。

那么整天跟赵姨娘生活在一起的贾环又是怎样一个态度呢?有一回贾环被惹火了这样跟他亲生母亲说:

“指使了我去闹……遭遭儿挑唆了我闹去,闹出了事来,我挨了打骂,你一般也低了头。这会子又挑唆了我和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探春),你敢去,我就伏你。”

这哪像是儿子对母亲应该说的话?字缝里都隐约可见贾环对她母亲的鄙夷了。结果只这一句,便戳了赵姨娘的肺,把她气得够戗。

自己终生寄托的希望也这样对待他,这真是让赵姨娘感到釜底抽薪的失望。这种失望也带上了某种悲怆凄凉的意味了。

在妾妇制度的压抑、打击下,赵姨娘这样的悲剧是具有普遍性的。《红楼梦》里的袭人很受宠,所发的月银也跟赵姨娘相差无几。袭人在被宝玉揣了一脚吐了血后,“她素日要强的心也灰了一半”,可见,她也有跟赵姨娘一样欲求摆脱自己原有阶层的强烈愿望。

她为了能成为“半主子”,平日里殷勤侍奉宝玉,压抑自己个性忍气吞声,温和平顺。我们看不到曹雪芹《红楼梦》八十回后的内容,但是倘若袭人真成了姨娘,她的处境、结局在赵姨娘身上也可略微窥见了。

所以,形成赵姨娘性格的根源,就在于中国传统婚姻制度和媵妾制度对人性的压抑、打击和扭曲!

参考文献:

1、曹雪芹、高鄂:《红楼梦》,舒芜作序,哈尔滨出版社,1987年4月;

2、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理解人性》,陈太胜、陈文颖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年10月;

3、吴思勉:《中国婚姻制度小史》,知识产权出版社,2018年1月;

4、陈江:《百年好合:图说古代婚姻文化》,江苏广陵书社有限公司,2004年10月;

5、向仍旦:《中国文化经纬——中国古代婚俗文化》,中国书籍出版社,2019年9月;

6、王国维、蔡元培、鲁迅:《王国维蔡元培鲁迅点评红楼梦》,团结出版社,2004年9月;

7、周汝昌:《周汝昌点评红楼梦》,团结出版社,2004年9月;

8、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社,1983年9月;

9、张爱玲:《红楼梦魇》,哈尔滨出版社,2003年10月。

作者:水清,多家平台签约作者,擅长有深度有温度地解读名著中的情感婚姻。曾写过40余篇10万+,5篇百万+,1篇千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