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有感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莫言是我国文坛上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到现在,他创作了百篇以上的中短篇小说和十几部长篇小说。纵观他三十几年的文学创作,我们可以发现,他的风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一直在探索追寻,而他的创作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 早期:1981-1984,模仿阶段,风格大多柔美清新,如《春夜雨霏霏》等
  • 中期:1984-2000,转型阶段,受西方现代主义影响,作品充满魔幻色彩,如《丰乳肥臀》等
  • 后期:2000-现在,融合阶段,将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融合,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如《檀香刑》等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怀抱鲜花的女人》是莫言在转型期的一部重要作品,写于20世纪90年代。

这篇小说讲了一个魔幻的故事:海军上尉王四即将与钟表售货员燕萍结婚,他在回家途中遇到一个怀抱鲜花的女人和一条黑狗,他一时冲动吻了她,结果这个女人和这条黑狗一直紧跟着他,怎么甩都甩不掉,最后燕萍来退婚,王四绝望地与鲜花女人相拥赴死。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魔幻现实主义的故事看似荒诞不经,但落脚点还是归于现实。很多人都会从弗洛伊德角度出发去解读这篇小说,认为鲜花女人和黑狗都是不存在的,是王四内心的投射。

但我们今天换一个角度,假如故事是成立的,真的存在这么一个鲜花女人,那她到底代表了什么,今天就从小说中的魔幻现实主义成分和小说的主题这两方面对这篇小说进行重新解读 。

01 创作时期的转型阶段——魔幻现实主义的运用

“八十年代初,我接触了西方文学,读了福克纳的《喧哗和骚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 《百年孤独》、卡夫卡的《变形记》、川端康成的《雪国》等许多作品,感到如梦初醒,我想不到小说竟然可以这样写。”

在《怀抱鲜花的女人》中,莫言就运用了大量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构建了一个瑰丽奇异的世界。

魔幻现实主义在20世纪80年代传入中国,对我国一系列作家产生了最重大的影响,这一流派的作家,把现实放置在荒诞的意象中,在光怪陆离中展现社会现实,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产物”。

①浪漫主义:不会说话的鲜花女人,追求着人性的自由

鲜花女人一出场就带着奇幻的色彩,她穿着一条墨绿色的长裙,披着一条白披肩,踩着一双棕色小皮鞋,就像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贵族女人。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她生长着一张瘦长而清秀的苍白脸庞,两只既忧伤又深邃的灰色大眼睛,鼻子高瘦,鼻头略呈方形,人中很短,下面是一只红润的长嘴。她的头发是浅蓝色的,湿漉漉地,披散在肩膀上。”

她孤身站在桥洞中,捧着一束妖冶的花,身上散发出少年时期闻到的腐草味,身边跟着一只忠诚的黑狗,犹如志怪小说中的妖,绽开一个微笑,王四便被她俘虏了,他鬼使神差地走上前吻了她。

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理论中说:人一旦做出了选择,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就是这一吻,让王四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王四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已经突破了道德边界,他给了鲜花女人50块,女人只是笑而不语,王四又加了五十块,女人依旧如此,王四开始气急败坏,威胁要把她推到池塘里淹死。

鲜花女人一如既往在微笑,王四后悔了,他大声抽泣,求她饶了他,鲜花女人还是无视了他,跟着他进了男厕所,还差点被侵犯。

不管王四去哪里,鲜花女人都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在他后面,他走投无路后跳进了河里,结果这个女人也义无反顾地跳到了河里,在生和死的分界线上浮沉。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王四动摇了,他觉得这个女人的精神太可贵了,她居然为了他奔向了死亡,他游到女人身边救了她。

可能很多人都会以为这个女人是红颜祸水,缠着有未婚妻的王四不放。

其实,她是本小说中活得最自由的人物,王四在现实和童话间沉浮,王四的父母已经完全沦为了世俗的拥趸,鲜花女人仅仅因为王四的靠近,就大胆地追求这份爱情,至死相随。

这份不拘泥于世俗的勇气和自由,在很多人身上早就消失了,世俗像一条锁链锁住了我们的生命力,我们从来不会义无反顾地爱一个人,做一件事,可是这个一句话也没有说的鲜花女人做到了,这就是最极致的浪漫。

②现实主义:父母和其他人,代表着现实的世俗

如果说鲜花女人是浪漫主义的代表,那么王四的父母就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他们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四的父母是农民,他们从小便接受传统的熏陶,骨子里非常传统,当他们知道王四身后跟着一个女人时,王四迎来的就是父亲的一记耳光和骂声。王四的母亲唠叨抱怨着,嘤嘤地哭起来。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当鲜花女人再度找上门来时,王四的母亲哀求着她让她离开,父亲则愤怒地把她称之为”婊子”、”娼妓”。

王四这时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勇气,砍头不过碗大个疤,豁出去了,父母却强烈地制止他,王四未来媳妇的叔叔是他哥哥的领导,他们不仅害怕村人的闲言碎语,还害怕哥哥的利益受到损伤。

他们根本不关心王四与燕萍是否相爱,他们只关心外人的眼光和自身的利益,把孩子的婚姻当做筹码,换来别人的崇拜。

燕萍之所以会和王四结婚,也仅仅因为他是海军上尉,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当她得知鲜花女人时,她在两个强健男人的护卫下来到上尉家,把原先给他们家的钟表收了回去,朝着王四和鲜花女人啐了一口,便离开了。

在这场闹剧发生时,四周看客的表现更让人觉得心寒。

村人们窃窃私语着,并不离去,好像上尉、女人和狗是铁笼中的猛兽,尽管龇牙咧嘴吼叫,但并不能伤害参观者。上尉甚至追打那些顽童们,她跟着他跑,狗跟着她跑,那些孩子像猴子一样灵活,跳来跳去地跟他周旋着,院子里的人们发出叽叽嘎嘎的怪笑声。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村民们看着这场闹剧,发出叽叽嘎嘎的怪笑,他们与鲁迅笔下的看客们心态相同,把自己的快乐建立现在别人的丑态上。

最后,王四的母亲昏倒在地,父亲奄奄一息,他们被世俗的标杆压垮了。传统道德就像他们脖子上带的锁链,每当他们僭越一些,就箍紧一分,最后吃了他们。

有人说:”心灵世界以自由为原则,现实世界以势利为原则。”

鲜花女人代表着自由,没有被世俗玷污,父母及其他人代表着世俗,他们势利地生活,并用迂腐的道德标准要求着自己和别人,最终毁灭。

02 无法抉择的表面下,是人性和世俗的博弈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是一种在虚无和想象中见真实的文学,本文构建了一个荒诞的故事,但立足点还是在现实中,莫言塑造了王四这个最接近真实的人的形象,他有欲望,也有理性,并且两者在进行不断地博弈,展现了那个时代人性被世俗压抑的惨剧。

①细致的心理描写,凸显了当时人的围城

王四本来应该遵循着现实,和燕萍结婚,过一段平淡的婚姻生活,但当一个脱俗的女人出现时,王四心中的浪漫主义被点燃,当他做出不合情理的事情之后,理智又占回了上风,他应该远离这个女人。

当鲜花女人紧紧跟随时,理性和欲望一直在王四的脑海中博弈,全文反复出现王四吻女人或救女人的情节,说明了他内心的挣扎。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心理防御机制,指的是自我对本我的压抑,王四这些行为就是心理防御机制在起作用,当鲜花女人遇到危险时,他的本我占了上风,听从了本我的想法,但当危机过去之后,他的自我又重新压抑了本我,对自己的道德标准占了上风。

当王四找到了鲜花女人这样一个代表真善美的存在时,首先,在他自己的心理层面上,理性和欲望就在不停地博弈,当然,给他最大打击的,是身边人的阻挠和非议。

其实不只是王四,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在各种标准下活着,他们无法追求自己想要的,人性被世俗死死压抑着。

②以死亡告终,呈现了世俗社会的悲剧

王四在欲望和现实之间挣扎,只能有两种结局,不是被世俗同化,就是走向死亡,他选择了后者。

“第二天,村人发现上尉和女人紧紧搂在一起死去了。为了分开尸体,人们不得不十分残忍地弄坏了他们的口舌,折断了他们的手指。”

《怀抱鲜花的女人》:魔幻现实主义的背后,是人性和世俗的撕扯

鲜花女人的鲜花枯萎了,身边的黑狗悲悯不止,王四和鲜花女人相拥赴死,这是一种”小人物难以承受生活之重的生命解脱方式, 折射苦难人生的种种真相,进而对失落的人性发出深沉的呼唤”。

莫言描绘了这样一个悲剧:世俗用无法摧毁的力量结束了一段凄美的爱情,但世俗再强大也无法消灭人性对真善美的追求。

这个悲剧,揭露了物质时代人性的冷漠,告诉了我们芸芸众生在世俗中必须恪守道德规则,不能有半分僭越,这是对人性最深刻的压迫。

03 写在最后:

虽然人性中也有贪婪、懒惰等不良因子,但求真、求善、求美这种美好因子也充斥在人性之中。人性和世俗常常在不停地博弈,但最终常常是世俗战胜了人性,这是很难改变的真实存在。

莫言用魔幻现实主义的笔触抨击了现实的黑暗,展现了人性向善的一面。

“在脱俗和庸俗两种世界中,充分展现人性中的至真、至美的一面,构造了一个区别于传统的爱情故事。”

这篇小说对于我们现在仍然有很强的启示意义,我们如今就生活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选择坚守内心的善良,还是被世俗同化,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