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安娜·卡列尼娜》

东野圭吾是日本当代文坛杰出的推理小说家,在1985年发表了处女作《放学后》,就拿到了江户川乱步奖,此后,他开始了不间断的写作,《白夜行》是其代表作之一。

东野圭吾高度关注社会现实,他的作品中常常以一个具体时期的日本为背景,并折射出很多社会问题,这一点从《白夜行》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白夜行》以泡沫经济为背景,那时的日本经济衰落萧条,全国有将近1/3的人是失业者,人性逐渐在追求金钱中迷失,此时的家庭关系也遭受到了巨大冲击。

日本以农业生产为基础的大家族制度动摇,形成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男性负责挣钱养家,女性负责相夫教子。

然而在泡沫经济的冲击下,诞生了许多畸形的家庭,本书里的两位主人公唐泽雪穗、桐原亮司的家庭模式就与普通的家庭模式相去甚远。

01 唐泽雪穗:父亲早逝,没有责任感的母亲,幼时的伤痛在她心里种下了犯罪的芽

二战后,美国独霸日本,日本传统的父权制与美国倡导的民主严重对立,美国开始了对日本的民主制改造,旧时的父权制崩塌,父亲一般都在外工作,他们在家庭中的存在感逐渐淡化,日本社会陷入”无父”困境。

因此,在家庭中跟孩子关系亲密的,往往是母亲。

雪穗的父亲早逝,她从小便跟着母亲生活,单亲家庭的孩子,需要给予更多的爱才能补全那些缺失的爱,但是,雪穗的母亲没有能力独自抚养孩子。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在泡沫经济的危机中,日本的经济一蹶不振,大量工厂倒闭,失业率增加,普通成年男性都找不到工作,更不要说一个独自带着孩子的母亲。

雪穗的母亲在饭店打工,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她又无法忍受贫穷的生活,便把女儿卖给有恋童癖的男人,来满足自己的生活所需。

相比生活的贫困,母亲的无情才是将雪穗推向深渊的主要原因,生活在这样残酷的现实环境中,雪穗的内心变得极度畸形,她从一个受害者转成了施暴者。

对待亲情,雪穗冷漠至极。

在母亲服药自杀时,没有阻止她,为了避免以后因母亲自杀而遭到非议,她还打开了煤气炉,造成母亲是意外死亡的假象。养母将她视为己出,培养了她优良的礼仪和举止,但她在养母病重时,为了不影响自己店的开业,设计杀死了她。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对待友情,雪穗伪善至极。

雪穗是学校里有名的美女,有个女生传出了对她不利的谣言,她便设计将她卷入强暴案中,事后还虚情假意地去拜访她,让她对自己言听计从。在大学时,自己的好友江利子被社交舞社社长看中,雪穗见不得别人的目光放在江利子身上,又用从前的方法对付她。

对待爱情,雪穗功利至极。

因为童年的遭遇,雪穗有很大的野心,她要更多的钱财和更大的权势。一旦男人没了利用价值,她便像踢皮球一样一脚把他踹开。靠着第一任丈夫高宫诚,她窃取了丈夫的公司机密资料,还靠炒股赚了很多钱,并拥有了自己的服装店。靠着第二任丈夫筱冢康晴,她成功跨入了上流阶级。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正如小说中的警察笹垣润三所说的:”有一株芽应该在那时就摘掉,因为没摘,芽一天天成长茁壮,长大了还开了花,而且是作恶的花。”

这株芽,正是这个畸形的母亲亲手种下的,将自己的女儿一步步推向了罪恶的深渊。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她不是合格的母亲,不仅不重视与雪穗的情感联系,还把孩子的身体当做赚钱的工具,她亲手将孩子的灵魂撕裂。

雪穗母亲是泡沫经济时期许多母亲的一个缩影,因为经济困窘,她们丧失了基本的家庭观念,最值得信任的不是亲情,而是金钱。为了金钱,人们可以背叛友情、爱情甚至亲情。

这种对物质无尽的追求,重塑了年青一代的价值观,他们缺少社会责任感和人性的温暖,盲目追求金钱和利益带来的安全感,

02 桐原亮司:有恋童癖的父亲,奉行享乐主义的母亲,家庭观念的缺失让他变得冷漠无情

桐原亮司的家庭在外人看来还算幸福,父亲桐原洋介经营一家当铺,母亲弥生子是家庭主妇,过得还算富裕,可惜这个家庭的背后,早就千疮百孔。

弥生子嫁给桐原洋介并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嫁给他之后,不必工作也能拥有好日子。她对孩子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爱,”当初生下亮司并不是因为想要孩子,唯一的原因是她没有理由堕胎”。

弥生子不承担家庭义务,只专注于和店员偷情;桐原洋介无视家庭责任,将魔爪伸向女孩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这一切的肮脏,都被亮司看在眼里,当他发现父亲的施暴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好友时,他亲手杀了他。

在父亲死后,弥生子仍然没有承担起一个母亲的义务。她忽视和儿子的交流,没有给儿子做过一顿早饭,只顾自己享乐。

因为自己的父亲的禽兽行径,亮司对雪穗怀着巨大的愧疚,他成了她的刽子手。

亮司就是雪穗的刀,他帮雪穗夺得他想要的一切。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在中学时代,他帮雪穗铲除威胁到她身份的女生,伪造银行卡,为雪穗筹集资本;成年后,他利用高科技犯罪帮雪穗提供资金支持,杀掉了所有威胁到他们的人;最后,在一切即将真相大白之时,为了不影响雪穗的生活,他带着两人的秘密自杀了。

心理学家武志红说:”家庭是整个世界、整个社会的浓缩,而个人是整个家庭的浓缩。”可以说,畸形的家庭是亮司性格冷漠的根源。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然而,父母失职的情况在当时绝对不是个个例,而是许多家庭的缩影。

泡沫经济时代,整个社会动荡不安,精神危机显现,人们的信仰崩塌,转而追求感官上的享受,享乐主义、功利主义和拜金主义转而成为人们新的信仰。

本来日本社会就已经陷入”父权失坠”的困境,在泡沫经济时代,许多母亲的家庭观念也发生了改变,她们不再以丈夫和孩子为中心,不承担家庭责任,转而追求自我享乐。

这给孩子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因为父母的失职和冷漠的家庭关系,他们丧失了对亲人的信任,变得冷漠无比。

03 写在最后:

“在家庭各项因素中,家庭结构、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社会经济地位、父母的言谈举止、教养方式等都会对子女的性格形成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特别是未成年人犯罪,与其家庭的不良影响关系重大。”

因为幼时的遭遇,雪穗和亮司的人生里没有太阳,他们相互依存,相互取暖,做彼此的太阳。他们无法携手走在阳光下,只能一辈子生活在阴影里。

他们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成了罪恶本身。追根溯源,他们两人的恶有深刻的家庭、社会原因。

《白夜行》:两种畸形的家庭关系,是当时日本千万个家庭的缩影

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哀,这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属于泡沫经济的低迷期,被称为”迷失的十年”,经济崩溃,物质生活的骤然变化给日本人的心理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他们的世界观发生重大变化,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社会无罪感盛行,出现了许多猥亵儿童、出轨、高科技犯罪等恶劣社会事件。

在泡沫经济的冲击下,人性变得扭曲,家庭观念丧失,许多孩子的童年都像雪穗和亮司一样悲惨,青年一代的价值观被歪曲,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白夜行》不仅仅是本推理小说,它展示了一幅广阔的社会图景。我们不应该只看到人性的罪恶,还应该去思考背后的原因,书中人物的某些经历是千万个日本人生活的投射。

如今我们所处的时代,无数的恶劣事件挑战着人们下限,有多少人也在白夜里行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