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散文随笔 正文

疫海里升起了光芒

作者:(山西)王玲花

新型冠状病毒,像一颗地雷,本安放在动物身体里,却被人无情的屠刀搅动,顺着人的味蕾被植于体内,游走、涌动,然后“砰”的一声,在人群中爆炸,先是一座城,继而不断扩散、蔓延。

庚子年的春节,喜庆的天空里飘来一团黑云,化作瓢泼大雨,浇灭了人们走亲访友的热情。看不见的泥泞,让出行的计划陷入了无边的沼泽。

量体温、隔离、确诊、疑似,成了医生口中出现频率最多的话语;带口罩、勤洗手、别乱跑,成了人人的口头禅。疫情的消息,五花八门、一波又一波,满屏满屏地暴涨。

城市封锁、道路设查,旅游景点寥寥无人、城市乡村一片冷寂。连一盏路灯都睁着寂寥而又茫然的眼,倍显孤单。

疫情汹汹,病魔滔滔。像十七年前的非典一般,毫无防备地来临。

看不见,拦不住。一场汹涌的瘟疫,在人们的惊慌里四下里流淌。

灾难面前,人心惶惶。这个世界本没岁月静好,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他们就是白衣天使。他们全副武装,没有退缩、没有犹豫,也没有铿锵的誓言。他们毅然决然地冲上前线,去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去做那一面面迎风招展的旗帜。

凭什么?普天都在团聚,举国皆在欢庆,他们却要冒险去赴战场?却要经受生死的考验?他们说,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在看似轻描淡写却又理所当然的话语,是责任、担当和情意。

他们不是钢,不是铁,也有妻儿老小,也有红尘的牵挂,何况是在举家团聚的春节呢。他们要冒被感染的可能、要冒失去生命的危险。说不担心是假的,说不害怕也不是真的。可他们还是去了,主动去了,头也不回地去了。

他们穿着防护衣在高强度里忙碌,在危险中穿梭.抽血、吸痰、穿刺,有时还要忍受误解和心理的双重压力。

我们忘不了,那副眼镜后的大汗淋漓,那双脱下手套后干裂如皱布的手掌,我们忘不了,那张笑中带泪的脸庞,那双还不会掩饰的眼睛,以及那里流出的担忧和坚毅。

我们还记得那张稚嫩的彩笔画吗?画上弯弯的彩虹、美好的心愿以及天真而发自内心的话,它一直被装在手机里,成为那位白衣天使妈妈思念的寄托和抚慰。

他们开始了残忍而又伟大的逆行。成了我们无望时的救星、恐慌的安慰和坚强的后盾。

我们更忘不了这样一个镜头:列车上,一位老者,微闭双眼,斜靠在椅背上的倦态。这位累极而盹的老人要前去武汉,而他刚刚还在电视的镜头前说,大家没事,不要去武汉。现在他却下火海、上刀山,逆行前往。

他就是钟南山,有着山一样体魄、钟一样的坚持,从非典到新型冠状病毒,从北京到武汉,用精湛的技艺、不懈的努力,用肝胆和魄力织就一面旗,高高飘扬;用信念和责任点燃一盏灯,从滔滔疫海里升起了光芒。

此时,他已八十四岁的高龄。本该享受静美的岁月,在夕阳无限好里,安度晚年。可他不是别人,是钟南山,肩负使命的英雄,身挑重任的义人。铮铮铁骨,浩浩正气,气壮山河,顶天立地。

有了他们的牺牲,才有疫情的控制;有了他们的付出,才有了稳定情绪的良剂。

母亲生病,作为子嗣,无呼风唤雨之力,无手到病除之能,那就垂手静立,小心翼翼、躬身洗耳,随时待命。

面对谣言、理性分析,不散布、不转发。安心待在家中,出门佩戴口罩,保护好自己,不给国家添乱,不给社会增愁。此乃最好良民。

此时。我把静作为心的清供,双手合十,掏出所有的祈祷:愿春风十里,吹破这场灾难!愿泱泱中华安康无恙!

不必怕,不必慌,那从疫海里升起的光芒,将会驱散黑暗,也会赶走乌云,不久,就会还我们一个丽日晴空,春风十里,桃粉杏白,一片明媚。

作者简介:王玲花,笔名清菡,山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见《散文选刊》《辽河》《都市》《西部散文选刊》《中国旅游报》《中国民族报》《天津日报》《山西日报》《江苏经济报》《读者报》《沈阳日报》等报刊。散文集获晋中市文学奖等多个奖项。多篇散文被选作考试试题。出版散文集《守住蔷薇一季花》《许我一段好光阴》《所有美好,终将如花绽放》《节气书 鸟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