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散文随笔 正文

春风里的白衣天使

作者:(湖北)王永华

正月初十的早晨,我给仙桃市人民医院的阳风打电话,我才说了一句“你好”,就被对方接过了话茬,“王老师,现在医院是最危险的地方,您有点小病就不用过来找我了”。我卸下手机,空气凝固,四周寒冷。

我年前的确找过阳风,年后会到医院找他看病的。可这次我是以一位作协副主席的身份,找他电话采访白衣天使有关素材的。因为阳风是我们作协的会员,她是医院的女秀才。再加上我对这家医院是有感情的,早在15前,我为这家医院写了一首院歌《白衣天使之歌》,是群艺的黄宏志老师作曲,曾一度在医院传唱。后来,我又为人民医院的刘丽英医生写了一篇报告文学,报道了她高尚医德医风。基于这种情愫和念想,我这次一定要为这家医院写点什么,以彰显一线疫情医务人员勇于奉献,不辞辛苦的奋斗精神。

当晚上,我站在窗口,用岁月的绳索,渴望捆住一点点消瘦的家园。作为一个作家,总想在薄薄的纸上,写下厚厚的纪念和传记。一缕愁绪,像青春期的的男孩子,渐渐隆起:谁能帮我把抽空的心事填满?

就在这个时候,阳风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对我表示歉意,说他早上要上班,不能多说话,问我究竟有什么事情。我说明情况后,她愿意配合我,用微信聊聊,发有关资料和照片。

仿佛冥冥之中的灵魂招抚,我的内心随之喷溅出一串禅意灵光。

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一封请战书:

“尊敬的党组织院领导,我是消化内科护士长邓丹,参加工作22年,副主任护师,中共党员,在我院打响攻克新型冠状病毒战役的此时此刻,我深知患者的痛苦,同仁的辛劳,我恳请组织让我到第一线和同志们并肩作战,共赴国难!”

看了邓丹的这份请战书,真是巾帼不让须眉,铿锵玫瑰一朵。我除了感动,还是感动。自从这家医院召开了动员大会后,有很多医生护士纷纷请战。眼科医生李婷,骨外科二区医生胡文飞,重症医学科李夏医生,内分泌科一区主任刘安宁等医生都给医院写下了请战书。

这誓言,像桨声荡开一条回家的路,抵达远方的彼岸;这誓言,又像一束穿越时空的火焰,点燃了整个杏林。这正应了著名作家毕淑敏的一句话:我相信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

仙桃人民医院创建1950年,是全市最大的公立医院。这次困难当头,全院近两千名医务工作者,第一时间冲上前线。

是的,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正如一位哲人所说:大地荒凉如水,但我们都在水中泅渡。而我要说,每一位白衣战士都是这水中的摆渡人。在救治的第一线,那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必然要以一颗虔诚之心叩问。

我看了这样一个视频:隔离室里,静悄悄,像夜一样深沉。几位白衣战士和衣躺在地板上睡得多么香,多么甜。可以想象到,她们是多么辛苦,多么劳累,多么忙碌。就像农民在搞双抢,披星戴月,餐风露宿,搁下一桩,又捡起一桩,追赶光明的烟火。

我还了解到,医院医疗救治组副组长于文虎,连续10多天坚守隔离病房。感染性疾病护士长周琴从17日开始,吃住在科室,和孩子视频的时间都没有。还有一位女护士,推迟了婚期,她吃住在医院,刻骨的相思里,她不带贪念,偶尔男友与她视频,她莞尔一笑,没有甜言蜜语,只有一瞬的灵魂契合……

是啊,这些可爱的天使们,把大爱揣在怀里,用美丽的青春镀亮一个又一个黎明。她们宛如一轮月亮,把光明留给天空,把光斑和暗影留给了自己!

有一朵花,叫白衣天使。天使无处不在,就像三月的油菜花,布满了人间的每个角落,一起金黄,一起灿烂,一起舞动阳光。1月27日仙桃市人民医院盼来了救星——山西省援鄂工作队。

散文:春风里的白衣天使

图片来自网络

来支援的50名白衣战士来不及歇息,就直接上了病房。毋利强医生,第一次进病房,就显得有些尴尬。因为他不懂仙桃的方言,开始只能用笑脸、手势、表情和患者交流,很快,他熟了仙桃的方言,与病人打成了一片。正如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是的,世上没有跨越不了的山。你越向往高处,就越向往圣洁。

——医生,才是人类真正的上帝!

援鄂队里还有一位年轻的医生巩妮,有着炫目的美,但更美的是她的心灵。为了争分夺秒,与死神抢时间,她每天穿纸尿裤,争取一天都不上厕所。面对一次次汗水湿透衣服,面对一次次气喘吁吁,她总是咬紧牙关,把苦涩吞进肚里,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巩妮,只是白衣天使丛中的一个缩影。她们大多数只是一个小孩,只有20上下的年纪,正是撒娇的时候,正是花前月下的时候,可是这些白衣天使过早地承受了生命之重,过早地饱经岁月沧桑。

我知道,她们不愿意看到泪水打湿以后的雾霾,裹住了早春的气息;不愿看到一声声呻吟,哭破了天上的星星;不愿看到绝望等候里的那一声长息……

2月5日中午时分,我与这家医院的诗友晚风电话采访。她说在医院内退了,虽然没有直接上前线,时刻关注着医院疫情的变化和工作进展。她给我讲了很小很小的事情,说住在她楼上的

一位女医生,每天很早就匆匆下楼上班,像一溜烟地,比风还跑得快。晚风每次与她打招呼,她总说:很忙!很忙!

一声“很忙”,忙得只剩下自己的名字。面对激烈的的战斗,天使不宜幻想,只有拼命奔忙;不宜自怜,只有忘我牺牲。诗人晚风有感于此,还写了一首《光,穿透了封闭》的诗:

城市,交敷疼痛

叠加一份天职为自己的同行

阴霾,在仁爱的钢架下驱散

鼠年数不尽的对视

隔着银幕,让温暖流淌于基因

侠义,正开满鲜花

……


作者简介:王永华,男,1957年3月19日生,湖北仙桃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中国诗歌》、《星星》、《诗歌月刊》、《中华诗词》等诗刊,以在《人民日报》发表三首抒情长诗而知名。著有诗集多部,在全国首创“活性灵魂诗”,被评论家誉为“中国的卢梭”。诗集《向灵魂开枪》,获得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图书一等奖。2019年11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集《第三翅膀》,在诗坛引起广泛关注。有诗作被翻译成英文全球推介。《楚天都市报》、《作家报》等新闻媒体作过专题报道。现系仙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