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野史秘闻 正文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慈安、慈禧,晚清最有名的两位皇太后。

在我们固有的印象中,慈安、慈禧性格大相径庭:东宫太后慈安识大体、宽容。西宫太后慈禧干练、工于心计。

《清宫遗闻》就记载“东宫优于德,西宫优于才”。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慈禧太后

可是,人无完人,在“德”这方面,慈安真的无可挑剔吗?不,在给自己修建陵寝这件事情上,慈安的“德”有不小的瑕疵!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慈安太后

慈禧陵太奢华?慈安也不“省油”

在清东陵咸丰皇帝的定陵东边,我们可以看到两座规制完全一样的皇后陵并列而立。一座是慈安的普祥峪定东陵,一座是慈禧的菩陀峪定东陵。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并列而建的定东陵,左为慈安陵,又为慈禧陵

这两座陵最初规划于同治初年。那时候清政府刚经历第二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正是国库空虚之际。作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在修陵这件事上,自然应该本着“节约”的态度。

这时候,有大臣先后出了三个方案:

方案一:仿照道光帝的孝静皇后,把陵建在道光妃子陵里那样,把两位太后的陵建在咸丰皇帝的妃子陵里,细节上显示出皇后规格,这样可以最大限度节省开支。

道光帝的孝静皇后,恭亲王之母,咸丰养母,没有单独建陵,而是将妃陵改建为皇后陵,与妃子葬在一个园寝。

方案二:仿照康熙帝悫惠皇贵妃、惇怡皇贵妃,在一座陵里修两座地宫。也就是说,只建一座皇后陵,在这座皇后陵里分别给两位太后建地宫,即所谓的“同陵不同穴”。这种会比方案一花费高。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景陵双妃园寝,内葬惇怡、悫惠两位皇贵妃,同陵不同穴

方案三:给两位皇太后各建一座皇后陵,即所谓的“两座陵”。这是最耗财力的一种方案。

最后,两宫太后选择了耗资最大的“两座陵”方案。这是两宫太后一起达成的。

总体规划如此,那么在陵寝修建的细节上,慈安是什么态度呢?和慈禧一样“放纵”。

我们知道,慈禧陵里有一项逾越祖制的设计,就是其丹陛石上著名的“凤压龙”图案。而这个设计,竟然也出现在慈安陵的丹陛石上。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另外,慈禧陵建了只有皇帝陵才会建的建筑:哑巴院。慈安陵里照样有这种建筑。要知道,连乾隆皇帝的生母孝圣宪皇后的泰东陵,都没建这种建筑。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图中所示月牙形区域即为哑巴院,由于两宫太后的哑巴院比较小,有专家称其为“小哑巴院”

到光绪五年(1879年)两宫太后的陵寝竣工,均耗费200多万两白银。不可思议的是,慈安陵因为要修建与咸丰定陵相接的“神道”等特殊建筑,还比慈禧陵多花了几十万两白银!

不管是对陵寝整体的规划,还是对陵寝细节的逾制,慈安都采取了和慈禧“沆瀣一气”的态度。为什么这么说得这么严重,请往下看。

慈禧一味逾制的时候,慈安在干什么

刚才我们说到同治初年,有大臣们给两宫太后先后提了三个修陵方案。第一个最为节省的方案,是恭亲王奕訢提的。第二个、第三个比较浪费的方案,是醇亲王奕譞提的。这哥俩性格大为不同,奕訢一秉大公,很多意见以时局为重;奕譞明哲保身,经常屈服于慈禧的淫威。

当奕訢的合理方案提出来之后,要强的慈禧先憋不住了,一口PASS这个方案。此时,不管是宗法地位、还是在大臣心中的威望都要胜过慈禧的慈安,有理由对此事进行商榷,支持恭亲王的方案。一则奕訢本着“时局艰难,能省则省”的原则,无可挑剔,二则奕訢在与慈禧争辩中处于弱势时,慈安向来是他的强有力后盾。而这回这个“后盾”却丝毫没有支持自己正确主张的意思。直到最后敲定了最为浪费的“方案三”。

对那些违背祖制的陵寝设计,慈安又是什么态度呢?

答案是:默许。

两位太后对自己陵寝的事儿非常上心。从同治十二年(1873年)两宫太后的陵寝破土动工,到光绪五年(1879年)两座陵寝同时完工,这中间不过六年的时间,慈安竟然先后两次跟着慈禧,到清东陵去检查自己的陵寝工程进度。“凤压龙”的丹陛石,以及只有皇帝才能建的“哑巴院”,慈安看到这些逾越祖制的设计之后,并未提出什么异议。

因此,在修建陵寝这件事上,慈安是有污点的。

慈安是否没能力管制慈禧

这里我们就要有所质疑了,慈禧跋扈、强势,慈安在陵寝上的这些“污点”,是否是被迫的,是否反映了慈安没能力管制慈禧?我们可以看一下两宫太后在一些大事上的表现:

同治八年(1869年)慈禧宠幸的安德海,打着给同治帝大婚置办服饰的旗号,出宫一路招摇过市,结果在山东被巡抚丁宝桢扣押。在慈安的授意及支持下,同治帝传旨丁宝桢,硬是在山东将这个慈禧的心腹太监给杀了。

慈安太后的“污点”——和慈禧陵一样“疯狂”的慈安陵

诛杀安德海的丁宝桢

同治十一年(1872年)同治帝选秀立后。同治帝在慈安的支持下,选择了蒙古旗出身的阿鲁特氏,而没有选择慈禧极为中意的富察氏。

杀心腹、定儿子的后位,这种大事的重要程度毫不逊色于修陵。而慈安都能以对慈禧压倒性的优势拍板,却在修陵事件上没有做出任何合理的表态,说是受慈禧逼迫,实在牵强。

因此,我们有证据、也有理由去质疑,慈安并非完全“优于德”,她有自己的私心,在修陵寝这件事上,她的污点是抹不掉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