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情感 正文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有没有纯粹的爱情?

关于爱的本质,可以确定的是:

人是为了幸福而活的。人永远需要爱,需要付出爱,也需要得到爱,这是本质。

可是在形式上,不同的社会法律、道德伦理,有不同的爱的形式。譬如前几年看到报纸登了一则消息,一位阿拉伯公主因为自由恋爱就被爸爸处决。

阿拉伯公主自由恋爱从一个角度看,它是一个动人、伟大的爱情故事,可是从那个社会的角度看,它是不道德的。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这就是我要说的,爱的形式与道德、法律没有办法脱节。

爱不可能完全圣洁、完全单纯到脱离人类的法律、道德,一旦发生冲突时,你就只能选择。

罗密欧与朱丽叶千古以来让人感动的原因,就是他们冲破了法律与道德,梁山伯与祝英台之所以让我们落泪,也是因为他们冲破了法律与道德。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再提一个更有趣的例子:《白蛇传》,这是一则非常动人的爱情故事,因为主角是人与蛇,多么不可能在一起。

这些故事就是企图保有爱情的纯粹性,可是这个纯粹性要存在现实之中,非常困难。

罗密欧与朱丽叶怎么可以在一起?他们两家是仇人啊!梁山伯与祝英台怎么可以在一起?一个这么有钱,一个这么穷,有阶级问题啊!

那白蛇和许仙又怎么可能在一起?一个是蛇一个是人!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种种现实的声音都是要说服你,纯粹爱情的不可能性。

在这样的状况下,如果你还在坚持爱情至上,坚持爱的圣洁主义,你就要无怨无悔,不管遭遇任何困难,甚至是死亡。

如果有怨有悔,从一开始你就要回到法律跟道德的规范里,一开始就不要背叛法律跟道德。

这完全是你的选择。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其实,每一段爱情,我们都应该回过头来问自己:我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如果你选择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要震撼整个社会的道德跟法律,你应该要很清楚结局。

如果不知道,糊里糊涂的,在遭到责备时才满怀怨悔,那我会觉得是这个人自己没有想清楚。

 当另一半变心时

爱情有绝对的内在本质,也有客观的外在层面。

内在的本质可以是一个最圣洁、最崇高的东西,但它的外在则受限于许多形式:法律、道德,包括所爱的对象都是外在的现象。

所以当你个人选择无怨无悔时,可能碰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对方退缩、改变了。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西汉卓文君在第一任丈夫过世期间,在一个非常哀伤的状态下,遇到了才华洋溢的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也非常喜欢卓文君,所以作了一首诗《凤求凰》,“以琴心挑之”,就是弹琴唱歌她听,卓文君就被感动了。

在这里就有一个难题: 爱可不可以被替代?

历史上并没有记载卓文君的前夫是什么样的人,他是不是也爱着卓文君,或卓文君是不是也爱他?

可是在这个时候,在她守丧期间,她却爱上了司马相如,甚至跟他私奔。那她不是背叛了前夫吗?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这里面是有矛盾的,不只是说她震撼了旧的社会伦理价值,跟一个男人私奔,同时也包括卓文君是不是相信有所谓永恒、不朽的爱情?

如果她相信的话,那她自己本身就很矛盾,因为在她遇上司马相如之后,就背叛了与前夫的爱情。

后来司马相如也变心了,卓文君写了很有名的一首诗《白头吟》,说夫妻情分如沟水东西流时,她除了悲伤还是悲伤。

其中一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道尽古今中外男女对爱情的最大渴望。

我想我们社会里,不管女性男性都有过这样的忧伤。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在这个时候,我个人觉得应该要重新考虑自已爱情的圣洁性与崇高性,爱情的本体是在我,或是对象?

如果是在我,那么在我的生命里面,爱情已经完成了,我所得到的欢悦、圆满的部分,都将随着我的一生永远不会褪色,至于结局是什么,我不太在意。

常常会有朋友或是学生来找我,诉说他们因为恋爱而哭泣、哀伤,觉得活不下去.

我就会问他们:“你觉得 你跟这个人在一起,曾经快乐过吗?”有时候他们生气到极点时,会说:“我从来没有快乐过。”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我就会提醒他:你是不是说谎了?你会不会没有注意到?因为你如果没有快乐过,现在就不会这么难过。

我想,在很多时刻,我们需要被提醒,也要常常提醒自己,就是我所爱的这个人,他真的爱过我,对我善良,疼爱过我。

难道要因为一些小失误,或者他离开我了,我就要开始憎恨他、 报复他,让他从百分之百的好,变成百分之百的坏?

 只有爱情能保障爱情

很多人会在爱情结束时产生憎恨,是因为他觉得爱情的誓言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谈恋爱时说的海枯石烂,就应该是要到海枯石烂才能恋心,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回到古代的婚姻伦理,回到法律允许一个男人可以同时娶好几个妻子的时候。

法律可以规定他要把爱平均分给不同的妻子吗?还是他也会有特别宠爱,特别不宠爱的?

这就是说,爱的表达本来就是在一种习惯和形式当中。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千万不要觉得有一纸婚约就能保障爱情,只有爱情能保障爱情。

婚姻是法律,它可以保障一夫一妻制,如果有一方没有履行,另一方可以告他,可以要求他赔偿,法律可以判他有罪。

可是你没办法以法律要挟另一方爱你。

婚姻与爱情不同,法律对爱情是无效的。可是我们常常把它们混淆了。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婚姻可不可能继续保有爱的持续性?

因为我看到一些朋友本来很爱读书、很上进、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结了婚之后却开始发胖…..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字去形容,我的意思是婚姻好像让两个人开始自我放弃了。

我真的觉得,当你开始每天睡觉十二个小时,不上进、不读书,然后发胖、不在意自己的衣着时,你就是不爱对方了。

因为你已经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吸引对方,不怕对方觉得你是不好的。

蒋勋:杀死爱情的,永远不是“变心”

我相信我可以跟一个人在一起二十年,他都是新鲜的、迷人的,而且我也会自然而然地觉得,在他面前我不可以太差,我不会让自己发胖,让自己讲话言不及义。

我想如果因为跟一个人结婚而变得庸俗,或是对方变得庸俗,我真的会觉得厌烦。

我的意思是,千万不要让婚姻变成恋爱的句点,它应该是可以延续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