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北乔,江苏东台人,作家、文学评论家、诗人。曾从军25年,立1次二等功9次三等功。从事10年摄影后,1996年初渐转向散文小说创作、文学批评和美术批评。2017年5月开始诗歌创作。

著有文学评论专著《约会小说》、诗集《临潭的潭》、长篇小说《当兵》和系列散文《营区词语》等12部,获多个文学奖。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等会员。

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搬运

行走在路上

追逐者都是搬运工

远离灵魂的栖息地

离开,是另一种归来

天空把云朵搬到大地

蚂蚁在大雨来临前

丢下力气,运回强壮身体的食物

万物有位,欲望在欲望的地方

我们搬来运去

忙碌,是惟一的终极收获

坐在墙角晒太阳的老人

记忆在阳光中恍惚

登高的楼梯上

沉默,成为绝对的主人

人们都在奔跑

巨大的舞台,各种道具总在移步换位

直至,随流水落叶而去

我们都在搬运,搬得动的,运不走的

时光,淡定世界无时无处不在的搬运

悄然间,一切事物,所有人

都被时光搬运到拒绝的去处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喊山的中年男人

从人群到山路,再到山顶

一只绵羊变成狮子

雄风冲出黑暗之门

野兽的嚎叫,飞越群山

此刻,复杂的言语极度简约

山中无老虎

声音与阳光一起穿行于天地间

伴随无形的伤口

万物生出翅膀,轻盈飞翔

山谷的河流

捉住无常的闪电

中年男人张大的嘴巴

短时间无法合拢

对着山的这声狂吼

已经远去

走在寻找村庄的路上

假装失眠

合上书

任由文字们彻夜长谈

或如情侣交颈而眠

或如仇人刀光剑影

我将与睡眠握手言和

共赴梦中旅程

浓重困意中裂开一道光

嗜睡人失眠,滋味如何

我打起精神,模仿失眠人的常规疗法

数羊,数星星

数星星,数羊

数羊,数星星

第一缕阳光,照亮

我假装失眠的阴谋

睡眠挑逗了我整个晚上

此时,站在床前

一脸的委屈

我拉上窗帘,回到黑暗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落叶

落叶,秋天

大地上的日月星辰

人们快乐地寻找迷路的眼睛

时光被抛在一边

小狗小猫格外

亲热,像失散多年的兄弟

绿的,娇气

黄的,温顺

红的,热烈

紫的,梦幻

没人在意落叶的忧伤

没人会想到落叶的疼痛

谁也不会认为

眼前是落叶的坟场

青灯

大地耐不住寂寞

大地受不了藐视

大地不愿再静默

强悍呼吸

颤抖情绪

放逐人类的恐慌

剧烈喘息的背后

渺小,像刚入府的丫环

天空不会垂下一根绳

青灯之上

神在活动手指

我在青灯下清扫慌张的碎片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沙漏的疼痛

远离大漠的沙子闪烁慌张

摩擦怨恨的脚步,计量时光的精心

疲惫中沦为时光的弃儿

午夜的钟声,摇晃莲花

机械翻转孤独的手

荒野上一根干枯的树枝

沉闷的心跳,哼唱一首死去的歌

一枚红叶在书里燃烧黄昏

时间在房间外活着,脚步

点亮黑暗的灯光,熄灭呆滞的目光

流动的沙子,凝固岁月的身影

世界,捧起沙漏坐在海边

我坐在山坡上

高原的群山

绸缎优雅地在风中舒展,没有阴影

此时很温暖,不需要爱情,或憧憬

花儿兴奋,羞涩的是草

远处那群孩子,也是如此

一只羊,一头耗牛

唇边挂满冬季的回忆

我坐在山坡上,目光扔在山谷里

放松的影子,总想爬上更高的山坡

虫子在轻松鸣叫

在花蕊、草尖、泥土里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地下河的熟睡,是大地的梦

还只是天空的想象

世界是大家的,这丛山是我的寓言

我坐在山坡上,坐在小船上

冰冷的海水也有温柔的安抚

这个白天,比深夜还宁静

我能看见月亮,月光躲在回忆里

有棵树,和我一样

风在远方,其实一直在身边

看到的伤痕,只是一朵花

这些花草,被我压着

是疼痛,还是幸运

牛、羊,正在期待我的离开

我坐在山坡上,双腿盘绕

那些年,祖父常常这样坐在树下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一片雪花,谁的悲伤

天空阴沉沉,夜的海倒挂

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花瓣成为泥土的一部分

枯叶随流水而逝,没有归途

屋里的炉火,温暖不了门外的人

雪花是风的肉身,还是

风是雪花呼啸的灵魂

一封信被撕碎,文字染黑天空

白的,苍白的血液

绝望的目光,一路凄凉

一片雪花落在我手心

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透明

满含泪水,这是谁的悲伤

我还没来得及问

雪花便不见了

我竖起衣领,双手插进口袋

走在无人的路上

只能不停地走下去,我知道

要不了多久,我会是天地间

最大的一片雪花

整个冬天

都不会融化

异乡山冈心经

我的家乡有海无山

遇见山,总觉得是一艘船

掌舵划桨的,不是我

黑如暗夜,黑如巨大的背影

黑如异乡的我手中湿漉漉的棋子

所有的白色,都在我的表情里

一条沟通向群山的隐秘

远离人间,又进入尘世内部

一条路爬上山顶

见方的巨石,天地间最具禅意的桌案

不需要远眺,无限的苍茫在脚下

在急促呼吸间隔中的静默

风扬起中年的头发

白发是白天,黑发是黑夜

云在蓝蓝的天空,欲言又止

野草走在树丛里

席地而坐,我与流年背靠背

彼此亲密无间,无从了结的心事

与阳光一同挂在树梢

接住落叶,给它掌心的温度

一只兔子窜出,恍若蝴蝶的轻盈

而那彩色的蝴蝶露出羞色

花朵飞在眼睛里,浅浅的

却如深潭中的五分月色

高举手臂挥,送别往日

召唤山下的生活时光来高处

不为望远,捡拾乐曲遗失的音符

诗名家 | 北乔《昨晚的月光陷在哭泣里》

光下的夜行人

月光浇灭世俗的烟火

万物归位,只有

漂泊的人还在漂泊,因为月光

夜晚更加黑暗,染黑了众生的目光

月光在大地和天空之间拉上琴弦

无数的弦丝,晚风看守

失眠,是惟一的琴手

琴声,只会在梦乡响起

时间举起自己的头颅,走进

黑色丛林,无人引路

落叶相互轻舔伤口,想象

从枝头到地上的短暂坠落

惟一的飞翔,如同邮票从唇边走上信封

寂寞与伤感拥抱在一起,幻想

打开光明之门,温暖彼此,不过

还是要紧锁大门

脸上的皱纹,绝不能让月光翻开

夜晚,满怀悲伤,白色的躯体

在月光下颤颤发抖

黑色的衣裳趴在脚踝无声哭泣

夜行人,站在十字路口

站在月光下,远方的路漆黑一片

回家与远行,一样的无助

月亮倾倒一盆水,淹死了他的影子

月光揪起他的头发,缠绕脖颈

窒息逼他挣脱,跑到树下

树冠巨大,黝黑,像老屋的房顶

闭严双眼,月亮,月光,被他关在门外

大地上,夜空下,只剩下

月光这位夜行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