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2020年3月18日下午18时左右,著名诗人洪烛因病去世,享年53岁。

洪烛(1967-2020),原名王军,江苏南京人,1985年自南京梅园中学毕业,保送武汉大学,发起参与“珞珈诗派”,生前任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总监。出有诗集《南方音乐》《你是一张旧照片》《我的西域》《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长篇小说《两栖人》,散文集《我的灵魂穿着草鞋》《眉批天空》《浪漫的骑士》等四十多部。代表作有长诗《母亲》《屈原》《李白》《成吉思汗》《白蛇传》等。

据红星新闻,洪烛的大学室友陈勇,也是“珞珈诗派”的七位创始人之一说,洪烛是在3月18日下午18点左右去世,他的家人3月20日将消息告知洪烛生前好友们,大家都特别震惊和痛惜。

据陈勇回忆,2018年11月23日,洪烛是在参加一个活动的时候突发脑溢血,被送入医院,虽然做了手术,但预后并不好。“后来又做过两次手术,恢复效果都不理想,一直在家卧床。他的父亲和弟弟在照顾他。”陈勇说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洪烛还是在2018年,在他突发脑溢血之前,当时他一切都好。“这个病来得很突然。”陈勇叹道。

2019年出版的《洪烛诗选》是洪烛生前最后一部作品,由同为“珞珈诗派”创始人的李少君主编,但李少君遗憾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中风很严重,病中的洪烛几乎已没有了清醒的意识。“书是送到他家了,但他应该没能看到……”据李少君介绍,除了诗人的身份,洪烛还是位多才多艺、非常勤奋的作家,“他写的介绍北京小吃、胡同的书,也非常受欢迎,还被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洪烛诗选

1两匹马

这匹马是孪生兄弟中的一个

这匹马不吃草,只吃草的影子

吃一点影子就饱了

这匹马不睡觉,在那匹马的左边或右边

打着呵欠。其实它并不累

它打呵欠纯属无聊

这匹马不喝水但它经常从水里

探出脑袋,吓人一跳

这匹马也有马鞍,只不过很轻

这匹马也有缰绳,只不过一点也不紧

这匹马也有伴侣,就是那匹马

而那匹马还以为自己是孤独的

世上居然真有两匹相同的马

看不出谁更高一些,谁更矮一些?

谁更快一些,谁更慢一些?

两匹相同的马,分别来自不同的世界

这匹马,在那匹马的影子里奔跑

这匹马本身,就是那匹马的影子

2吐峪沟

我为什么不更早地来到这里?

偏偏要等到有些老了,视野跟黄昏一样模糊

又有哪些人,哪些事,羁绊住我的脚步?

为什么不能像车轮溅起泥泞般摆脱它们?

这是一座纯粹用来向我炫耀宁静的村庄

羊角是弯的,炊烟是直的,居民的黄泥小屋

跟山坡上祖先的墓地靠得很近

你会怀疑:他们几乎是生活在一起

共享一片果园、一块新烤制的馕和一个太阳

它的人口无法统计,要看从哪一代开始算起

我为什么不加入这无限扩大的集体

学一种新的语言,参加露天祈祷

重新寻找灵魂的双亲?

我为什么不表现得更为彻底:索性将这里

当作自己的出生地?像个婴儿

用清澈的眼睛,爱慕吐峪沟的人及其生存方式

直至被接纳为他们中的一员……

即使有点来不及了,我还可以奢侈地梦想

它的墓园,有一小块,是留给我的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3站着睡觉的马

马站着睡觉。马睡觉时,依然站着

它梦见自己在奔跑

因为兴奋而流出的汗水

浸湿了低垂的鬃毛

就像一尊活着的雕塑,马随时可能

挣脱自身的桎梏。只等待一声唿哨……

马站着睡觉。马睡觉时,依然站着

它梦见自己在奔跑。它的身体

是距离最短的跑道。就要冲刺了!

肌肉绷紧,简直比醒着时还要紧张

这是一匹没有学会休息的马

莫非每一个夜晚,都这么度过的?

你很难说它是静态的

还是动态的,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睡觉

还是在原地奔跑?说实话,马自己也不知道

一盘棋下完了,只剩下那匹孤零零的马

扎了根似的,一动不动,坚守在棋盘一角

对弈的人,在哪里呢?为什么不解开缰绳

让一匹疲劳的马,彻底忘却自己的身份?

夜色中孤独的马,打了个喷嚏

使我发现了世界的残局……

4阿依达

从来就没有最美的女人

最美的女人在月亮上

月亮上的女人用她的影子

和我谈一场精神恋爱

阿依达,你离我很近,又很远

请望着我,笑一下!

阿依达,我不敢说你是最美的女人

却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你更美?

在这个无人称王的时代,你照样

如期诞生了,成为孤单的王后

所有人(包括我)都只能远距离地

爱着你,生怕迈近一步

就会失去……失去这千载难逢的

最美的女人,最美的影子

这张脸,用花朵来比喻太俗!

即使玫瑰、水仙、丁香之类的总和

也比不上阿依达的一张脸

看到阿依达的微笑,我想

这个世界哪怕没有花朵

也不显得荒凉

与阿依达相比,鲜花的美

是那么的傻——连眼睛都不会眨……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5昭苏草原的马灯

万马奔腾

没有一匹属于我的

它们都太快,让我赶不上

繁星满天

没有一颗属于我的

它们都太高,让我够不着

眼睛快瞎了的时候,你出现了

一匹放慢脚步的马,驮着一颗陨落的星

我也一样,是一个沉溺于回忆

而掉队的人

纷乱的光线!数不清的缰绳

全攥紧在我手心里

让别人去牧马吧

我只喂养这盏灯,用黑暗作为饲料……

6科尔沁草原,成吉思汗的最后一支箭

多年前在鄂尔多斯的成吉思汗陵

我向他用过的弓行了注目礼

发现挂在墙上的箭囊是空的

他把最后一支箭射向了哪里?

这是一个问题

成吉思汗射完最后一支箭

才吐出最后一口气——吸收其灵魂的驼毛

一直是神圣的供品,装饰着战旗上的铁矛头

今天来到科尔沁,草原中心空空如也

只有一棵笔直的云杉

孤零零地站立,在风中发出金属般的声音

莫非,这就是那支下落不明的箭?

代表着英雄说不出口的遗言?

成吉思汗拥有太多的头衔、勋号

其实还有一个常被忽略的身份:游子

“难道他豪华的一生会有什么缺憾吗?”

“他再了不起,也不过是一个死在异乡的人。”

成吉思汗在六盘山临终前

射出最后一支箭,肯定是故乡的方向

非要给这支箭命名的话

它只能叫“归心似箭”

如果你知道科尔沁的意思是带弓箭的人

就会觉得我的猜测不无道理

依靠弓强马壮走得再远

也会在某一瞬间,渴望叶落归根

徐志摩诗歌奖洪烛诗集《我的西域》授奖辞

洪烛是一位有文学抱负的青年作家,少年即有文名。20多年来笔耕不辍,新作迭出,且始终保持在一定的质量水准线上,在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群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的西域》是其近年游历、探访中国西部之后的一部力作,它的厚重、独特,主要基于诗人在以下三个方面的表现:一,对信仰、理想的重塑。这于平民化立场的过度提倡引发的价值混乱、道德失范之现世精神状况无疑是一种反驳的努力,浸透着对自然和历史的尊重;二,集中体现了诗人细致绵密的创作思维特点。敏感、敏锐,穿透力强,和西部的苍茫辽阔恰成对应。所以《我的西域》的成功,既是人力为之,又有某种“天意”;三,诗人对叙事元素与抒情元素的平衡掌控适当。故事不粘滞,颂赞得体——准确勾勒出了现代人的访古朝圣之姿、之态、之幽情。

7秘 密

请原谅我在你面前沉默寡言

能说出口的就不是秘密

请原谅我在你面前笨手笨脚

越是想藏住什么,越是藏不住

请原谅我不敢看你。不是不想看

而是太想了,反而失去看的勇气

请原谅我遇见你就躲闪

有秘密的人啊,也会像做贼一样心虚

这是一个秘密呢,还是一块心病?

我也经常问自己

你能治好它吗?如果你有本事解开系得最牢的结

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本以为被你发现就能松开呢

想不到,却越系越紧

本以为只有我为秘密所累。想不到,你也有秘密

两个秘密纠缠在一起,变成更大的秘密

8灰烬之歌

灰烬,应该算是最轻的废墟

一阵风就足以将其彻底摧毁

然而它尽可能地保持原来的姿态

屹立着,延长梦的期限

在灰烬面前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说实话,我也跟它一样:不愿醒来

一本书被焚毁,所有的页码

依然重叠,只不过颜色变黑

不要轻易地翻阅了,就让它静静地

躺在壁炉里,维持着尊严

其实灰烬是最怕冷的,其实灰烬

最容易伤心。所以你别碰它

我愿意采取灰烬的形式,赞美那场

消失了的火灾。我是火的遗孀

所有伟大的爱情都不过如此

只留下记忆,在漆黑的夜里,默默凭吊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9琥 珀

你制造了无数的宫殿

只有一座是迷宫

只有一座是留给我的

让我走进去,却找不到出路

我是你爱上的一个王

可还没登基,就被废黜

只好在这华丽的废墟里

不断地问自己:是不该这样选择

还是根本就别无选择?

是的,我也做过无数的梦

只有一个变成了真的

只有一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我该怪你的爱是一种诱惑

还是怪自己:没能把这种诱惑识破?

不多想了。我宁愿做迷宫里的一条糊涂虫

在无怨无悔中坚持自己的错误

对于你这是一座废墟

可我并没有声明作废,分明还活着

我有过无数次等待

只有一次动真格的了

一万年,也不敢眨一下眼

我的存在,使等待不再是空白

10中国人的乡愁永远与母亲有关

——读余光中《乡愁》有感

很多年前,故乡是不可代替的

那里有我的母亲

一个人只有一个母亲,母亲是不可代替的

母亲生我的地方是不可代替的

很多年后,故乡仍然不可代替

那里有我母亲的坟

我在坟前哭过。哭过的地方是无法忘记的

母亲安睡的地方是不可代替的

当母亲生活在故乡,我即使在异乡

也会不断地长大,既作为母亲的儿子

又作为故乡的儿子。如果非要给故乡

找一个替身,那么只有母亲

只有母亲可以代替故乡

当母亲变成心头的一座坟

我就开始老了

故乡,也因为多了一座坟

变得沉甸甸的

母亲在的时候,故乡是甜的

我在异乡吃再多的苦,想起故乡

仍然感到甜。那种甜无法代替

母亲不在了,故乡变成心中的一枚苦果

真苦啊,比什么苦都苦,无法代替

春天了,故乡的花一定开了吧?

全开了吧?可惜我看不见

我看见的是异乡的花,很美

却美得跟故乡的花不一样

故乡的花开了,同样也看不见我

不知道有个人在想它们

唉,它们不是为我开的

我却没法不想它们

春天了,故乡的花全开了吧?

一定要多开一朵啊

替我献给爱花的母亲

母亲虽然没离开故乡,却跟我一样

看不见故乡的花了

她走得比我更远

唉,我不仅看不见故乡的花

也看不见母亲了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11桃花扇

这把祖传的扇子

注定属于秦淮河的,秦淮河畔的桃花

开得比别处要鲜艳一些

你溅在扇面上的血迹

是额外的一朵

风是没有骨头的,你摇动的扇子

使风 有了骨头

这条河流的传说

注定与一个女人有关

扇子的正面与背面

分别是夜与昼、生与死、爱与恨

是此岸与彼岸。你的手不得不

承担起这一切,夜色般低垂的长发

成了秦淮河的支流

水是没有骨头的,你留下的影子

使水 有了骨头

你的扇子是风的骨头

你的影子是水的骨头,至于你的名字

是那一段历史的骨头

别人的花朵轻飘飘

你的花朵沉甸甸

12李白路过的回山镇

一朵荷花回头,看见了蜻蜓

一只蝴蝶回头,看见了梁祝

一首唐诗回头,看见了李白

李白也在这里回过头啊

是否能看见我?我是李白的外一首

一个梦回头,就醒了

一条河回头,意味着时光倒流

一条路回头,一次又一次回头

就变成盘山公路

一座山也会回头吗?

那得用多大的力气?

回山的回,和回家的回

是同一个回字。即使是一座山

只要想家了,就会回头

我来回山镇干什么?没别的意思

只想在李白回头的地方,喝一杯酒

酒里有乾坤,也有春秋

这种把李白灌醉的老酒,名字叫什么?

还用问吗?叫乡愁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13岳阳的屈原墓与杜甫墓

是巧合还是宿命?中国诗歌史

三大男高音中的两位

都安葬在岳阳境内

一个在汨罗,一个在平江

一个死于水中,一个死于船上

一个是曾经的三闾大夫

一个是前工部员外郎

给我的印象:屈原那未完成的史诗

注定要由另一个诗人来写完

当然首先,必须继承他的苦难

一笔无人愿意接受的遗产

就这样落在老杜的肩上

就像洞庭湖,光靠湘、资、沅、澧四水并不够

还必须接纳汨罗江

才能真正地变得伟大

14运河的桨声

运河的桨声

为沿岸的芦苇所掩饰

它在波浪之间星星点点地闪烁

混同于野鸭的鸣叫、打在脸上的雨点

以及风对树叶的撩拨

我的面庞又一次湿了

溯流而上,去摸索草丛里散布的村庄

它们被平原孕育得鲜嫩

如汁液丰盈的果实,在我舌尖甜润

微弱的灯光彻夜通明

吐露出来都是春天的乳名

摇一摇最近的一棵树

船舱上落满桑椹,水面叮咚作响

采莲的姐妹依次闪过,永远地美丽

又永远地感伤。春天是呼唤不得的

在它回首的瞬间

一切都会老去

雪花覆盖了附近的村落

灯火显得遥远了许多。哦,运河

我击水的手势你是否记得

运河的桨声,一朵花的绽开与闭合

我以粗糙的手掌触摸你的笑容

沿岸有成群结队的灯笼移动

我缩回手就失去你:水 平复如镜

醒来有大片大片的桑椹滚落

我的脸庞又一次湿了……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15

默片时代

默片时代没有爱情

默片时代即使有爱情

也没有甜言蜜语

两个人相遇了,只能用眼睛

对话,用手势对话

用表情对话,用性别对话

乃至用沉默对话

当然,最高明的

是能相互梦见

默片时代如果有爱情的话

一定是伟大的

山盟海誓,全部由沉默来表达

沉默,是最低的声音

默片时代不需要听众

除非你学会了倾听寂静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默片时代

我给隔壁班的女生

递过字条,没有任何回音

再见她时,她正牵着自己的孩子

从电影院里出来

电影倒是结束了,可我的梦

还没醒

悼念!诗人洪烛去世,享年53岁

送别诗人洪烛!

部分文字来源:红星新闻

本期编辑:曼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