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散文随笔 正文

王倩茜:特殊时期的家底

庚子年正月十四这天,母亲端出来一小盘带鱼,这是这几天看到的唯一大块儿头荤菜。

她及时刹住了我们蠢蠢欲动的筷子,说,这是最后一点肉了,接下来我宣布,从明天起,我们要开始吃菜度日了。

父亲赶紧点头,同意同意!特殊时期,吃青菜最健康!

两人交换了下眼神。我知道,他们正在全心全意阻止我去超市采购。尽管我从武汉回十堰后,已经熬过了14天自我隔离期。

父亲又不厌其烦地搬出口头禅,少出门,不仅仅是节省一个口罩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杜绝感染的风险。

母亲抓紧附和,就是,千万不要出去添乱!

去一次超市,相当于增加了百分之五十的感染率。父亲继续“张牙舞爪” ,重述着上午才看到的新闻,并认为自己的言论夸张一些,有利于震慑住我。

特殊时期,一线人员正在拿命相搏抗击疫情,那该死的隐形恶魔。而我,却为了一顿肉要冒险出门。想到这里,我不再和他们讨价还价。

不能出门!不能出门!不能出门!

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日子还是得照样过。好在,蔬菜还是有的,保证了膳食纤维的供应。好在,几十个鸡蛋安静地躺在冰箱里,随时补充蛋白质。下午刚刚收到五堰北街社区打来的电话,他们在我们家属院里贴了张通知,可以和附近的蔬菜批发店联系,请他们送货上门。只是,没有肉类供应。

此刻十堰也封城了。

特殊时期的家底,可以用有没有肉来衡量。

总之我家是没有肉了。以前过惯了安逸生活,我可不爱吃肉,肥肥的脂肪挂在身上多沉重。可如今灾情来了,我又忧心忡忡,觉得长此以往,全家都会一脸菜色。

母亲作为大管家,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卖了半天关子,原来她还有一冷冻抽屉的备货。

——猪肉白菜饺子。这是无意之间为过年囤下的。

每天晚上限量供应。三个大人,一个小孩。一个人五个饺子,配一点稀润的米粥,一盘青菜。四个人却都坏了规矩,你分我一个,我匀你一个,最后也分不清到底吃了几个。

有了猪肉白菜饺子,我们竟然欢天喜地。疫情迟早会扑灭,我们还是会继续丰衣足食的。而此刻清汤寡水,免去了脂肪的堆积,反而让身心更通透饱满。毕竟,没有肉吃只是暂时的。

吃到第五天,看到饺子就有点腻了。

蘸再多的醋调味,也无济于事。日子和伙食都重合在一起,枯燥单一,只觉挨过一天是一天,挨过一顿是一顿。同时,又不免心事重重,到底还要吃多少饺子?到底还有多少饺子?

如此矛盾。

母亲又神神秘秘打开另一个冷冻抽屉。

——牛肉馅大包子!

也是无意间为过年囤下的,寓意团团圆圆。

全部手工制作。有点粗糙,但却成了精神食粮。大大小小,胖胖瘦瘦,你拥我挤,簇拥在冷冻抽屉里。

好吃!真好吃!三个大人一个小孩举着包子吃起来。

最下面的冷冻抽屉是一小包排骨,炖汤喝的。冰箱像一块海绵,勒索到最后一点残渣。这次,是真的没有肉了。

我出了个主意,不如把肉和排骨分开,不就可以做成几顿了。

母亲受到了启发,她一点点刮去骨头上的肉,加工成了十几个藕圆子。排骨少,山药多,煎熬成一锅清汤。

没有肉了,没有肉了。我跟老闺蜜汤洁发微信。

汤洁秒回,发了个抱抱的表情。过一会儿,语音说,我要开车给医院送一点酒精,顺路给你带一块儿肥肉。

我还在整理行头的时候,汤洁已经到了。她不敢把车停在家属院门口,远远地避开摄像头,在香港街上找了个空位置等我。

我把自己包装得面目全非,东张西望地走出了院子。大袄子是高中时买的,鸭舌帽也是,头发全部盘进帽子里,太阳镜也在冬天成了重要配角,没有手套,就捏着几张纸巾。口罩是上次清洗过的一次性普通口罩。

紧张!我下楼时,还在胆战心惊地回想到底还忘了什么装备。

汤洁把车慢慢开近,她的行头更夸张,一次性浴帽,蓝光眼镜,医用口罩,一次性透明手套。她捏着一个塑料袋,穿过副驾座迅速递给了我。

我俩默默无声,伸手,一个人戴着手套,一个人捏着纸巾。

呼啦!

袋子掉到了副驾座椅子上,一块用保鲜膜包好的五花肉露了出来。

我们一起“哎呀”了一声。我赶紧转过身,偷偷笑,我听见她也在背后隔着口罩笑。捂不住的诙谐。

一抬头,这才发现门卫正牢牢盯着我们呢。

再回头,继续交易。送出肉后,汤洁头也不回地迅速把车开走了。

2月13日,央视新闻微博忽然传来一条铿锵有力的新闻。

十堰的张湾区,这个面积为657平方公里的县级行政区,刚刚发布了疫情中全国第一个战时管制令。封楼、封院,物资配送,严格程度不断加码。区领导缜密规划:再蹲守14个隔离日,倒逼病源暴露。

从前的“卡车之都”赫赫有名,说的就是十堰市张湾区。这是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的发祥地,是十堰最大的经济体。

张湾区有很多从汉阳沌口回来的东风汽车员工,这个隐患还是很大的。母亲说着说着,想起了在张湾区居住的亲朋好友。

如果封楼封户的话,没有肉吃怎么办?这个问题自始至终困扰着我。父亲母亲不搭理我,继续聊着,十堰政府这一次太果断了,所有的反应都很迅速。

我低头一遍遍刷央视新闻下的评论,有十堰人自豪地说,别看是边邑山城,但是我们十堰的医疗水平在湖北省都排在前面,仅次于武汉。

有外地网友表示不信。这人又在后面补充,湖北省唯一独立设置、规模最大的西医类医药院校——湖北医药学院办在十堰,我们还有6所三甲医院,医疗资源稳稳的。别看只有350万人,我们大十堰这一次真的很硬核。

这个冬天,除了没有肉吃,宅居在十堰的一切都安好。我们三个大人这一次意见出奇地统一。特殊的时期,没有肉吃又有什么关系?生活哪能顺心顺意的呢。

是的,后来,后知后觉的我们加入了家属院的微信群,肉的问题终于解决了。总归,我们一边抱怨着没有肉吃了,一边又在群里热火朝天地接龙买肉吃。

(作者系武汉市作协签约作家,武汉市文联《芳草》杂志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宇文岩:雪地里,我想再慢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