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短篇小说 正文

夏七夕:是否路过你的城

    校园的广播站里放着流转轻盈的音乐,米奈抬头寻找天空中飞鸟的痕迹,后来不禁哑然失笑,现在都冬天了,怎么可能还有飞鸟呢,飞鸟都飞到南方过冬了,那个温暖四季如春的南方。

    阿信回来了,变的更帅气了,如碳黑染过的发角随着风斜上飞扬,苍白的脸,明亮的鸽子灰的眼眸,高挑英俊的眉,我心疼的抚摩着他的脸,“阿信,你帅了,但却苍白了。”

    “米奈,你还好么?”阿信拉住我的手。

    我低下头,也许我很好,也许我不好,我不知道怎样回答阿信,看着他那定定的眸子,我竟忽然觉得呼吸特别困难。

    “米奈,记得我说的话吗?我这次回来就是要知道你的答案。”

    我抬头看了一下暗淡的天空,“阿信,我不可以做你女朋友,对不起。”我知道我的答案另他失望,但我还是残忍而坚强的仰着头说了出口,像一只骄傲绽放羽毛的孔雀。

    “米奈,我想我始终不能勉强你,我明天早上的火车,地点还是苏州,这次你来送我吗?”阿信叹了口气。

    “我明天还要上课,我想……”我为难的样子另阿信难过。

    “那好,那你上课吧,我自己走。”说完阿信就转身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的笑消失在他的背影里。我记得阿信说过我的笑容看起来甜美异常。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赶到了车站,我站在站台的柱子后面,我看到了阿信的身影从清晨的雾气中走来,那层单薄要担负怎样的命运呢,我替他担忧着。

    我看到阿信把包背在肩上,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头发在寒风中飘摇的飞扬着,看起来如远古的巫师一样至高无上,那么的桀骜不逊。他站在寒风中抬头看了看暗蓝色未黎明的天空,我站在柱子后面却不敢出来,我一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眼睛眉梢,可是却始终不能说一句话,我害怕自己崩溃在他的面前。

    轰隆隆~~~~火车从遥远的地方发出巨大的声响呼啸而来,在站台停下,我看到阿信的脚踏上了车厢,那一刻,我的泪也在瞬间落了下来,我依旧站在柱子后面不吭一声,任眼泪洗刷了一切的过去。

    轰隆隆~~~~火车开走了,站台上的人也都鸟兽状散去,而我却依旧站在原地,身体顺着柱子滑了下来。

    我再也没有机会告诉阿信我喜欢他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和阿信打闹了,也许这次分开就是以后的陌路相认,我没有擦去眼边的泪水,而任其在风中飘散。

    阿信去了苏州,那个有美丽如画的苏州,我想那里的姑娘也美丽如画。而阿信,也一定能找到一个可以和他一起白头的女孩。

    我,阿信,老猫,青云。我们在一起的一幕幕画面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这苍白的回忆让我一次一次的迷惘身陷。

    记得那是流火七月,学校刚送走了一批高三的学生,我们就很快继续了那些高三生的后路,老猫说这叫前仆后继。

    夏天的空气到处流动着热气,很难入睡,晚自习放学的时候草坪上就会一片热闹,总会听到大声的吵闹和吼叫,那是属于刚上高三的愤慨,高三的激昂与无奈,中间伴随着喝酒与划拳的声音,还有支离破碎的歌声,淡淡的木吉他如流水沧桑的声音,一遍一遍的让人忧伤。

    那时的我们总是喜欢在操场的边沿一圈一圈的转悠,累的时候就躺在草坪上听老猫弹吉他,苍白如月的歌声会轻轻的随云朵漂流。

    老猫经常倾斜着身体,歪在青云的肩膀上,唱那首《冬季校园》,青云总会满足的眯着眼睛笑。

Page 1 of 3
First | Prev | 1 | 2 | 3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