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短篇小说 正文

夏七夕:往南往北,忘南忘北

s

    如洁白的花朵般寂寞的青春,原来,不离不弃,真的只是一个童话。

    One.只是以为,从此我们便将不离弃

    2000年10月,当王菲穿着个性的报纸裙和黑色方格丝袜一脸冷漠的出现在荧屏上时,正在吃冰淇淋的苏南蓝突然抬起头,仰着头愣愣的看着MV,那个有清冽声音的女人如一个幽魂似的在很大的空房间里独自转悠。手里拿着相机,千变万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如一朵罂粟妖冶而艳丽的绽放。

    正在喝珍珠奶茶的许北烟抬起头看对面仰着头看王菲的苏南蓝,她细致的眉眼,单薄的脸面,如一个陶瓷娃娃。她忽然想起1999年的这个时候,南蓝开心的举着王菲的专集《只爱陌生人》跑到她面前,兴奋的眼睛里都是光,如瓦砾般晶莹闪烁,她说:“北烟北烟,你听,这个女人的声音多么空灵。”如今,王菲又以《寓言》专集红遍大江南北。而此时,苏南蓝正坐在她的对面笑靥如花。

    苏南蓝和许北烟是在高二认识的,那时她们都是喜欢疯玩的小姑娘,总是在上完晚自习后跑到花园的栅栏边,衬着夜色的掩护身手矫健的翻过栅栏跑到学校外边上网通宵,她们都是属于那种即使到了世界末日,也要抱着电脑一起死的人。

    所以即使有时候裤子会被栅栏挂破,她们还是乐此不疲,最严重也最可笑的一次是南蓝的裤子挂破之后屁股也顺带挂流血了,那疼啊,疼的南蓝龇牙咧嘴的,这件事让北烟回寝室后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了一番,所以南蓝就被她们那群没良心的嘲笑好久,而以后再出去她看到栅栏都要先郁闷一下。

    夜晚的大街,是安静而和谐的,她们在大街上大声的唱歌,光着脚提着鞋子和袜子在大街上赛跑,吃着最爱的肉串学新疆人叫卖,在KTV里疯狂的抢麦。

    那时的日子,简单但却充盈着满满的幸福。北烟喜欢喝珍珠奶茶,但是珍珠奶茶最便宜的是2.5一杯的,北烟为了给两人剩那1.5元钱,每次都只喝一元钱的西瓜汁。也许后来南蓝也爱喝西瓜汁就是此时受北烟的影响吧。

    她们常常喜欢通宵完到凌晨4点跑到火车轨道边,喝着买来的冰西瓜汁看火车从眼前呼啸而过,列车上的人肯定不会知道,坐在火车轨道边看火车的两个小姑娘,她们心里有多强的东奔西走的欲望。北烟清晰的记得,当时南蓝咬着西瓜汁吸管,像念入团宣言似的,掷地有声的说,北烟,我要好好写文字,等我有了稿费,我就请你吃大餐,还要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珍珠奶茶。

    那时,北烟转过头看着南蓝坚定的脸,突然,一阵感动。但是,南蓝又嘀咕了一句话,让北烟有强烈掐死她的冲动,她说,买珍珠奶茶……恩,淹死你丫的。

    南蓝擅长在网上写一些风花雪月的文字骗骗小孩子,赚点小稿费,但是她在本子上写的却不同,本子上写的才是真正的文字,北烟曾趁南蓝不注意的时候仓促的翻了一页,她看到那一页的角落里写着:暗地里的病孩子,忘了你,也忘了自己。

    南蓝的文字总充斥着淡淡的忧伤,没有她穿梭过校园时昂着头的趾高气扬,没有她们出去打游戏机的疯狂,更没有她表面那样坚不可摧。

    那时的她们,虽然如朵朵寂寞的花,但却不孤单,她们如小坦克一样耀武扬威的在校园里惹是生非。那时的日子,流光般的闪耀着她们的青春年华,简单的让她们都以为,从此,便将不离弃。

    Two.原来,命中早已注定,我们是南辕北辙。

    可是,她们都忘记了,如今,她们是高三的学生,高三也就意味着分别在眼前。高考过完,就将分道扬镳,从此各自天涯,不再牵挂。

    南蓝和北烟总是被老师叫出去训话,每次南蓝都嬉皮笑脸的跟老师说话,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而且在老师眼里南蓝这孩子虽然爱玩,但是懂礼貌,能言会道,更被许多语文老师指出来是个有才华的女孩,所以每次训话结尾老师都无奈的摇摇头,你少给我添点麻烦好不好。而南蓝总是笑嘻嘻的乖巧的点头。但是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呗,不过南蓝从没有遵守过诺言,依旧我行我素。

    而北烟,在老师训话的时候总是低着头看着脚尖,南蓝总是嘲笑她,地都能被她看出一个洞,北烟淡淡的微笑,她不是那种善于说很多话的人。她常常羡慕南蓝,南蓝多幸福啊,即使心里有忧伤,但却能表现的开朗,还有八面玲珑的交际,她做错事给她过后门的老师,帮她收拾烂摊子的朋友。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只能重复这日复一日的沉默。如一只满身是刺的刺猬,将自己保护的严实,别人一靠近,就刺的别人鲜血淋漓。

    要不是托南蓝的福,还不知道这么频繁的逃课要被开除多少次了。

    南蓝常常摸着自己的脸自恋的说,北烟啊,我是不是长的特别漂亮,或者特别帅气。不然为什么你跟我这么容易相处呢。

    其实,北烟也不明白的,她只记得高一的时候,南蓝曾参加过一个作文比赛,最后拿了冠军,而作为被贴在阅报栏里展览,她这个从来不对任何事情感兴趣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篇文章前停下,并一直看完,看完后竟然泪流满面。如今,她都记得那个题目叫做“网”。

    然后高二,当南蓝满身阳光的走进她视线里时,虽然惊讶文字和人的差别,但在南蓝跟她说话的时候,她还是情不自禁的喜欢上这个阳光的女孩。

    时间是猫爪落地的声音,一转眼,她们在一起将近两年了。

    当志愿书发到她们手里时,她们很默契的没有问对方填哪里。她们都低着头认真的填志愿书,嘴角扬起微笑的弧度。她们心里都在想,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可是现实却恰恰给她们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当高考结束,她们都尖叫着从考场跑出来抱成一团,然后抱着厚厚的复习资料和课本跑到7楼顶,站在顶端,一股脑的扔到了下面,她们听到书在风里呼啦啦的翻飞,如同她们这段青涩年华。呼啦啦的一去不回。

    北烟,你填的哪里?南蓝忍不住先问。她得意的想,北烟最想去南京了,呆会我要给她一个惊喜,让她感激我吧,想着这个心里忍不住偷笑。

    而此刻北烟心里也在偷笑,她知道南蓝最希望她能跟她在一起了,而南蓝最想去的城市是北京,所以神秘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大声的宣布,北京。

    顿时,南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惊愕的站在原地,北烟不明事理的在她面前招手不正经的念到,魂归来兮。

    南蓝喃喃的说,我以为,你喜欢南京。

    虽然她声音很小,接近呓语,可是北烟却清晰的听见了,在南蓝面前挥着的手忽然顿了一下,然后以绝望的姿势无力的垂了下来。

    她们都是想让对方惊喜的,可是现在,这个惊喜大的反而伤害了她们,她们这是不是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天,她们买了一打啤酒坐在7楼喝了起来,她们都没有说话,可是各自心里都明白,这次,她们是真的要分开。

    原以为,她们会永远的不离不弃,原以为,她们会永远的相亲相爱,可是,现在她们忽然相信了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她们的名字。苏南蓝,许北烟。一南一北。注定要南辕北辙。

    Three.苏南蓝:单身的我,原本以为,可以一辈子不跟谁。

    接受着命运的安排,苏南蓝孜身来到了南京。她心里安慰的想,没关系,还好来到了北烟喜欢的城市。想到此,她也就随遇而安的过了。

Page 1 of 3
First | Prev | 1 | 2 | 3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