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江苏常熟女诗人张何之,我是我自己的入口和出口

诗歌选读 | 江苏常熟女诗人张何之,我是我自己的入口和出口

诗歌选读 | 江苏常熟女诗人张何之,我是我自己的入口和出口-爱读书

张何之,女,1988 年生于江苏常熟。虞山派古琴传人,现居巴黎,法国高等社科院在读博士。

冬炉夜雪

屋内充满耳廓

人坐在孤独的半径里

一只獐子在树林中徘徊

夜,从四方收缩

一落雪,每个人就是一片荒野

一次内部的倾听

从火焰到雪

是门过度的语言

物质挤满四宇

谁都不会比一片雪更大

劈词语的柴生火

肩头硬质的时间剥落

鞋底淌下泥水

无人知晓来时的路途

冬炉夜雪

身世在脸颊微微泛红

酒中踉跄的惭愧和羞涩

时间退回舌根

赤条条白茫茫

干干净净

屋外,一枚空了的枝头

是一副千锤百炼的睡姿

两场雪,两种燃烧

却如此寂静

使旷野一下子站满了孤独

嵇康

宇宙是只虱子 在我的袍袖里暴动

他咬我时 我会痒

但渐渐地我习惯了与他相处

为了不让血液集中在身体的某个部位

我严守禁令:

不可吃饱

不可思考

不可乱性

然后我有了孤独的习惯

我的身体散淡而独立

我的骨血如山河大川

那晚 我的体内起风了

我听到内部空白的声音

我写下的诗

人说

有土木之气

虚构何晏

我只不过是高贵的

火的余烬

幽蓝色的欲望

领先于时间燃烧

我需要透支一段今生

青瓷 丝绸 脂粉

众人的眼眸

点着贪婪的火

灼烧着我虚薄无助的皮肤

目睹一副精巧的五脏六腑

一具淤泥中出生的干净骨架

我的内部既是我的外部

最后那几年

我拥有极大的权力

按照面容和姿态挑选官吏

我的一举一动都被模仿 再生

我相信一副好皮囊的内在机制

但那个术士——管辂

他说看见我身上一场鬼火

而后城市陨石般燃烧

没过一年

我便死了

我干净的皮肤和肉体

一如生前冰凉

那火焰外层的水晶

只有我触摸过

我是我自己的入口和出口

王凝之·点兵

他们不明白

一字一兵

用字点兵的道理

城墙下那一群

魑魅魍魉

待我写出他们的名字

他们就破了

像石块击穿的纸窗

他们不明白

一件事物与其名字之间的关系

一个字中永恒惆怅的人形

被笔划困住的人

而水 而纸 而墨

还给他姿态

他们不明白

写字 是回到一个情境最初的源头

要离别 徘徊 一波三折

要搏杀 出兵

我的笔削铁如泥

兵临城下

快 来人添墨!

要死于书写中

我用笔让你们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8979.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