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特刊15期 | 张作梗,陈亮,阿垅,黑马,张凡修,蒋蓝等诗人作品

诗特刊15期 | 张作梗,陈亮,阿垅,黑马,张凡修,蒋蓝等诗人作品

诗特刊15期 | 张作梗,陈亮,阿垅,黑马,张凡修,蒋蓝等诗人作品-爱读书

按:宏灯诗话推出“过目难忘诗歌”系列以及活跃在当今诗坛诗人的代表作品系列。现根据往期作品推荐,选出一组男诗人作品作为今日特别专刊。愿您喜欢!

答客问(张作梗)

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人生已遍历,惟有死亡尚未得尝。

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大海沉默,灯塔还未被落日拐走。

为什么众人前来,而你从世界的中心独自出走?

因为热闹是表象,孤独才是本质。

为什么忽然就死了?

因为人生已遍历,活已成为心灵的负担。

为什么忽然就死了?!——

因为肉体的容器已满;

死亡,乃是其自然溢出之物。

尘 世(山月)

母亲用鸡毛掸子把房间的灰尘聚拢成一堆

她说,她见过的尘世,原以为是透明的

而五十年后,能够确认的尘土,越来越近于咫尺

我说我见过的尘世与此不同,它洁净透明

不能够确认的尘土越来越远不可及,是星辰

还在(陈亮)

那个叫蜗牛的小村子还在

在草丛里沉睡的石碑石罗汉还在

三间土屋还在

患心脏病的落日

烟囱里飘出的月亮

都还在

铁汁儿的星星

半夜就叫的公鸡

都还在

被老牛咀嚼着的要停下来的光阴

都还在

老队长在打麦场敲响的钟声

都还在

我空空地出去

又空空地回来

三 生(阿垅)

用这一生,把左边的灯火

移到右边来爱。

用另一生,将心里的荒草

浇灌成炊烟的模样。

用最后一生,擦掉自己的姓名。

度过这有幸的三生,我便可以安然入睡了。

读 雪(黑马)

深夜读雪

读到史书的转折点

一根竹子突然发出了断裂的脆响

整整一个时代

都沉睡在一场大雪的预言之中

有一枚落在纸上的雪

在孤独中生还

它目送更多的雪,飘向白皑皑的群山

——完成浩荡而虚无的一生

雪在下(文佳君)

大雪之下

埋葬谁的心脏

而在底处的眼睛

看见了大地的不洁

母亲的棉花(张凡修)

棉花的话,只说给母亲,一个人听

哑了一个夏天的青桃,母亲教它们开口

弯着腰,一句句打捞,晾在枝杈上

花朵一说话它就开放。一只只尝到甜头的舌头

拱着母亲的胸脯。仿佛一群撒娇的孩子

争着抢着与母亲亲昵

看着母亲在花丛中,一遍又一遍地挪动

我听见了,落进母亲手中的呢喃

是这个世界上最轻柔的

落草(蒋蓝)

一个人渴望落草

草上飞,水上漂

但倦于像水草一样生活

他就容易死于非命

一个人渴望落草

以花为妻,以草为子

醉到后来往往面带菜色

命若飞蓬

一个人渴望落草

不过是渴望寻花问柳

返回尘世边际,他拍落了肩头的草籽

和压寨夫人的长发

一个人渴望落草

身怀从未出鞘的利刃

气喘嘘嘘

看上去像个好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8962.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