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

走嘴不走心的湘云,头脑一热,在诗社社员面前夸下请客的海口,转身就被理智的宝钗泼了冷水:

你家里你又作不得主,一个月通共那几串钱,你还不够盘缠呢。这会子又干这没要紧的事,你婶子听见了,越发抱怨你了。况且你就都拿出来, 做这个东道也是不够。难道为这个家去要不成?还是往这里要呢?

海口好夸,真金白银难得。湘云的经济状况,也只有宝钗清楚,为了不露怯,夸下的海口必须圆过去。怎么办?关键时刻,姐姐出手,解妹妹之难,宝钗准备出资替湘云来做这个东道,这都在正常的情理之中。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爱读书

但是,宝钗这一出手,将一个小宴变成了大宴,原本只需要几盘果子、几碟小吃就能解决的诗社茶点,最终成了每桌二十两银子的螃蟹宴。

这就带来了一个疑问:一贯追求简单低调的宝钗,这次为何要如此不怕靡费而兴师动众?

当我解开了这个疑问,不由得深深佩服宝钗的筹谋深远,以及她闪光的人格。

变小宴为大宴,不但解了湘云当下的难题,而且为湘云在贾府的寄居生活铺平了道路。

湘云、黛玉、宝钗都是贾府的寄居者,但寄居的情况各有不同:湘云是偶尔来住一段时间,黛玉和宝钗是长住,不过黛玉的生活费用都由贾府出,宝钗却是自己负责开支。

偶尔来贾府往一段时间的湘云,主要是她自己向往贾府。对湘云来说,贾府就像一个度假胜地,这里没有工作任务,不需要做针线活到深夜;这里有各种美食,可以大快朵颐;这里有欢声笑语,姐妹们可以自由地玩耍,对天性爱玩的湘云来说,这一点尤其令她向往。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爱读书

然而,史家虽然是贾母的娘家,但来往并不频繁,似乎只保持了礼节上的交往。因此,湘云想来贾府并不容易,通常需要贾母出面去接,才能把湘云接出来。

第三十六回,史家来接湘云回去,湘云眼泪汪汪,交代宝玉:“便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你时常提着打发人接我去。

老太太每天有那么多可玩乐之事,身边又有这么多承欢之人,当然想不起湘云,这便注定了湘云在贾府的尴尬境地。

尴尬在何处?她既不是贾府的上宾,又不怎么被贾母看重,但她每次来住,既要花费贾府的钱财,又要劳烦贾府的下人为她服务。以湘云大条的心性,加上她少得可怜的零花钱,自然不知道也做不到打赏。

久而久之,湘云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黛玉在“互剖金兰语”时对宝钗说过:“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耽耽,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

黛玉所说,是贾府的客观现状,不但黛玉面临这种困境,湘云同样面临这种困境。虽然湘云有史家为依靠,但史家人很少来贾府,贾府的下人们享受不到史家的恩惠,湘云却一次一次往贾府跑,增加了她们的工作量,当然也会有怨言。

用现代职场打个易懂的比方:好比董事长的一个亲戚,时不时来公司玩几天,吃饭睡觉都得员工安排照顾,无形中增加了员工的工作量,但又没有小费,没有红包,没有加班工资。偶尔来一两次还好,长期这样,员工也会有怨言,只是不好当面发作。

以湘云的粗线条,看不到这一层,但宝钗看到了,尤其是听到黛玉的肺腑之言后,她会想到湘云也和黛玉一样处于这样的境地。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爱读书

于是,宝钗决定,借湘云这个已经说出口的请客机会,大请一番,封住那些“背地里言三语四”人的嘴,让大家看到,史家姑娘没有要占贾府的便宜,在适当的时候,也是会请客的。

很多人说宝钗这么做,是想自己出风头。只能说,持这种观点的人,并没有认真读文本。宝钗出资的事,是宝钗和湘云悄悄商定的,整个贾府,就连贾母都不知道湘云的经济窘迫,自然也就没人怀疑湘云是否请得起这么大排场的客。在旁人眼里,湘云每次来贾府穿着打扮都很隆重,自然也以为她这个侯府千金待遇优厚,置办个奢华酒席当然也不在话下。

而且,宝钗的帮忙都在暗处,需要出面的地方,比如请人来赴宴和在酒席上张罗,都是湘云在做。大家眼里看到的,只有湘云在当这次宴席的主人。

当贾母夸湘云想得周到时,湘云也只说“是宝姐姐帮着我预备的”,以湘云为主,宝钗只是帮手。

这次螃蟹宴,可以说让湘云扬眉吐气,从此,贾府那些逢高踩低的人再也不敢小瞧她,也不会背后嚼舌根了。

为了强调这一点,作者特意通过平儿与周瑞家的和张材家的对话表达了出来。

张材家的笑道:“我倒想着要吃呢,又没人让我.明儿再有人请姑娘,可带了我去罢。”说着大家都笑了.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见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两个三个.这么三大篓,想是有七八十斤呢。”周瑞家的道:“若是上上下下只怕还不够。”平儿道:“那里够,不过都是有名儿的吃两个子.那些散众的,也有摸得着的,也有摸不着的。”

张材家的话,表达的是对这种盛宴的向往;周瑞家的指明了螃蟹的多和大,说明这次宴席并非徒有虚名,而是货真价实的;平儿再补充说“有名儿的吃两个子”,说明太多人向往但吃不上,“也有摸得着的,也有摸不着的”。

这一议论,就呈现了一个可上热搜,迅速传播的话题:史大姑娘好排场,财大气粗啊,要么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豪掷千金。其潜台词则是:以后对史大姑娘好一点,也许下次有机会沾光呢!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爱读书

这就是宝钗的深谋远虑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她看到了湘云看不到的危机,便利用这次请客的机会,轻易化解了。

用一场螃蟹宴行普惠之事,是薛姨妈宝钗母女的心愿。

其实,即使要帮湘云化解危机,也不必出手这么豪奢。据刘姥姥粗略地一算,“这样螃蟹……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 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

薛姨妈和宝钗都是节俭之人,替湘云请客这样的平常之事,有个中等水平就已足够,实在没有必要出手如此阔绰。

那么,宝钗此举意在何为?其实她是有私心的。

虽然薛家也是寄居在贾府,但属于以巨富之身寄居,不但一切费用自理,而且会随时施以恩惠。比如小厨房的柳嫂子就说过:“前儿三姑娘和宝姑娘偶然商议了要吃个油盐炒枸杞芽儿来, 现打发个姐儿拿着五百钱来给我”,不但不占厨房里食材的便宜,还让柳嫂子得了实惠。

这番行事,贾府上下自然都很欢迎薛家长住,宝钗也不会有黛玉和湘云被人说三道四的困境。但是,薛家母女另有一番心事,贾母爱热闹,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凡开宴就会请薛姨妈和宝钗一起享用。时间一长,薛家其实还是占了贾府不少便宜。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爱读书

和贾母比起来,薛姨妈没什么由头把占的这些便宜还回来,总不能也像贾母一样,有事没事都开宴吧?

因此,宝钗也想借这次湘云请客,好好请贾府中人吃一顿。“现在这里的人,从老太太起连上园里的人,有多一半都是爱吃螃蟹的”,正是吃螃蟹的季节,“我们当铺里有个伙计,他家田上出的很好的肥螃蟹,前儿送了几斤来”,宝钗又有这个便利,何不一举两得?

值得注意的是:宝钗这种请客法,人情归湘云,赴宴的人并不知道这是薛家出资承办的

这就是薛家人的风格,只要大家吃得开心就够了,至于有没有人知道是薛家请的客,并不重要。就像做慈善不留名,在意的只是有没有真正帮助到人,而不想以慈善谋名利,所以宝钗才会对黛玉说“只愁我人人跟前失于应候”,才会在探春搞承包制时“小惠全大体”。

有没有做到普惠,有没有让更多人得到帮助,是宝钗的目的。至于有没有因此留名,丝毫不重要。

一 场由湘云请客、宝钗买单的螃蟹宴,实现了湘云和宝钗的双赢-爱读书

所以,这一场螃蟹宴,是宝钗和湘云的双赢:让湘云扬名,解决了湘云在贾府的危机,宝钗则实现了普惠,在金秋食蟹季,让贾府上至贾母,下至周姨娘赵姨娘以及一些婆子丫头,尝到了肥美的螃蟹。

这就是“山中高士”的道家风范,远离名利,只行普济之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7383.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