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

贾元春晋封贤德妃是贾家最后一次高光。秦可卿托梦时形容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看似盛极,实则有竭泽而渔的意思。

古代妃嫔晋升一般有三个原因:

一,获得圣宠。皇帝宠爱自然会步步高升。

二,母凭子贵。生下儿子被擢升。

三,娘家势力大,令皇帝忌惮或者拉拢。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爱读书

贾元春身上这三条看似都无关,实则还是第三条原因占据主要。

贾家勋贵世家不能小看。他们在朝廷和军队的党羽故旧特别多。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史家两个侯爷,王子腾这个京营节度使擢升九省统制、九省总督……而贾家有一个一品将军和一个三品将军。以明清的军事行动看,他们的勋爵一旦遇到战争很容易转化为实权,带领兵马出征。贾家是最被小看的,妥妥的军方大佬。

除了贾家领头的四大家族小集团,贾家还是四王八公大集团的骨干,这伙人关系莫逆结党营私,都是荣辱与共的铁哥们!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爱读书

贾元春的晋升,发生在秦可卿葬礼四王八公没有圣旨允许就集体出席的藐视皇权后,皇帝对四王八公太忌惮而晋升贾元春做安抚并不出预料。

不过,贾元春判词中有一句“榴花开处照宫闱”,不免令人猜测元春陪侍皇帝多年,晋升是否与怀孕有关?毕竟石榴多子,寓意多子多福。

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爱读书

贾元春判词内容非常凶险,皆因“弓”和“虎兕”代表的是军事冲突。贾元春又有脂砚斋判词“《长生殿》伏贾元春之死”一说,不免让联想到安史之乱和马嵬驿之变。

闲话少叙,说一说判词中“榴花开处照宫闱”是否是指贾元春怀孕。

首先,从原文的蛛丝马迹看,没有任何线索证明贾元春怀孕过。从第十六回晋升贤德妃到八十回结束,起码五六年时间,贾元春都没有任何怀孕消息传出来。

其次,“榴花开处照宫闱”的榴花确实是石榴花。石榴自古以来也是多子多福的象征。贾元春判词出现“榴花”二字,不免让人猜测是否是与怀孕有关。

最后,可以肯定一点,贾元春就算怀孕也没有生下孩子。至于是否“怀孕”也无考,皆因榴花与石榴虽是一种,但分属两类。石榴结果,而榴花主要是赏花。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爱读书

宋代王沂孙有《庆清朝·榴花 》词:

玉局歌残,金陵句绝,年年负却熏风。西邻窈窕,独怜入户飞红。前度绿阴载酒,枝头色比舞裙同。何须拟,蜡珠作蒂,缃彩成丛。

谁在旧家殿阁?自太真仙去,扫地春空。朱幡护取,如今应误花工。颠倒绛英满径,想无车马到山中。西风后,尚余数点,犹胜春浓。

贾元春的“榴花开处照宫闱”,两个典出之一就是《庆清朝·榴花》。

“玉局”为苏东坡。苏轼对贾政的影射很多,贾政书房名“梦坡斋”。而妙玉给薛宝钗的茶器上,也有“元丰五年,苏轼见于秘府”之说。

苏轼因反对王安石变法新政被贬海南岛,贾政任学政三年,去的正是海南岛。他中秋节赠贾宝玉海南的扇子,暗示父子将在海南岛分别。贾政抄家后应该发配海南岛。

“金陵”不但契合“金陵十二钗”,也是指王安石。王安石因变法新政失败后就住在金陵。他与苏轼是新党与旧党之争,也有影射《红楼梦》背后“虎兕相逢”的意思。

“谁在旧家殿阁?自太真仙去”是指杨贵妃,相传杨贵妃喜欢榴花,唐明皇在骊山种了很多榴花。这里词人将她比作“宫中石榴”,曹雪芹借以隐喻贾元春。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爱读书

“榴花开处照宫闱”第二个典出韩愈的《题张十一旅舍三咏榴花》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

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青苔落绛英。

“五月榴花照眼明”,正是“榴花开处照宫闱”的脱胎之处。王沂孙词中“颠倒绛英满径,想无车马到山中”,也是套的韩愈“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青苔落绛英”。暗指杨贵妃因马嵬驿之变被缢死后,唐明皇在四川也种了一些榴花,却无人照看,无人欣赏的情景,指佳人已逝,契合脂砚斋批语“《长生殿》伏贾元春之死”的说法。

综上,曹雪芹提到的“榴花”是借杨贵妃影射贾元春。而榴花还有另一个重要典故。

贾元春怀孕及死亡之谜,都在“榴花开处照宫闱”这句诗中-爱读书

三国孙权宠爱皇后潘淑,为她在石头城(金陵)建“榴环台”,孙权病重时潘淑为了助儿子夺权,莫名其妙被宫女勒死。她死后,民间就将她誉为十二月花神之五月榴花神。

潘淑被勒死,杨贵妃被勒死,她们又都有“榴花”典故,所以贾元春的结局无疑与两位前辈一样,因“权力”被牺牲,惨被勒死。

明晰了“榴花”真相,就知道贾元春绝不可能怀孕。虽然韩愈的“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确有结果之意。但贾元春判词“榴花开处照宫闱”与怀孕生子无关,而是借潘淑和杨贵妃影射她悲惨的结局。更借苏轼与王安石两党相争,影射贾家抄家与“虎兕相逢大梦归”的真相。

另外:《庆清朝·榴花》这个名字是不是也值得深思?

文|君笺雅侃红楼

别忘了关注:君笺雅侃红楼,动手转发一下,没准您的朋友也爱看,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

《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1990/2018 ;

《红楼梦》程乙本·启功校订;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6765.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