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

“修辞是文学的美容师,修辞可以美化文学,文学可以美生命。” 此语道出修辞对于文章的重要性。而陶渊明的辞赋虽则仅存三篇,分别是《感士不遇赋》、《闲情赋》以及《归去来兮辞》,但在辞赋史上,却占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尤其《归去来兮辞》更是历来为人所称道、备受推崇的一篇作品。此赋表达了陶渊明出仕到归隐的心路历程,可说是作家的一生写照,高中语文更是收录此文作为教材,有鉴于此,本文拟从修辞角度分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以期达到最全面且深入的探讨。

一、对偶修辞法

凡是在语文中,同一句中的上下两个短语以及上下两个、四个、六个或六个以上短句中的奇句与偶句,字数相等、句法相似、词性相同、平仄相对的一种修辞技巧,叫作对偶。对偶依形式可分为四类:单句对、当句对、隔句对、长对。以下将文中使用到对偶修辞法的句子罗列于后,再加以归类说明列举如下:

1、悟已往之不谏,知來者之可追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

2、舟摇摇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

(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平平平)

3、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4、童仆欢迎,稚子候门。

(平平平平,仄仄仄平)

5、三径就荒,松菊犹存。

(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

依对偶的形式分类而言,上下两句字数相等、词性相同,平仄协调,属于单句对,又叫单对。上列第一句至第二十句虽然只有字数相同,并不完全符合词性相同、平仄协调的条件,但就句式来看,可以说是对偶中较为宽松的对句方式,因此皆算是单句对。单句对是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文中使用最多的一类修辞手法,呈现本文作为一篇变体骚赋的文章特色。而第二十一句“觉今是而昨非”与第二十二句“请息交以绝游”这两句扣除第一字与第三字,也就是单看“今是昨非”与“息交绝游”,依对偶的形式分类而言,在一句当中上下两句字数相等、词性相同,平仄相对,叫作当句对,又叫句中对。

在“今是昨非”这一句当中,“今”对“昨”词性相对,而平仄未相对,“是”对“非”词性、平仄皆工整。在“息交绝游”中,“息”对“绝”词性相对,而平仄未相对,“交”与“游”也是词性相对,而平仄未相对,这并不能说这句就不是对偶,因为对偶除了以句型来判断之外,也可依对偶的宽严来分类,只要符合平仄相对或者是词性相同其中一个条件,就可以说是宽对。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对偶修辞是本文使用最多的修辞手法,它所呈现出来的艺术效果极为显著,使文章内容更为丰富充实,充满诗歌语言的美感。这也是六朝辞赋的重要特征,体现辞赋骈偶化的独特时代特征。尽管陶渊明是位追求文字平淡自然的诗人,在此文中亦大量使用了对偶修辞法。

二、映衬修辞法

所谓映衬,是指在语文中,将两种相反的观念或事物,对立并列,互相比较,以便语气更增强,意义更明显的一种修辞技巧,又可称衬托、对照、对比。映衬可分为反衬、对衬、双衬三种。 本文使用映衬的句子有四处:

1、悟“已往”之不谏,知“來者”之可追。

2、觉“今是”而“昨非”

3、“世”与“我”而相违

4、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以上四句都是对两种不同的人、事、物,从两种不同的观点加以描述,形成强烈对比的修辞手法,这种映衬称作对衬。如第一句“已往”与“来者”是强烈对比,第二句“今”与“昨”、“是”与“非”也是强烈对比,陶渊明认为今日归隐是正确的抉择,从前做官是错误的决定。

文章通过今与昔的对照,使作者弃官归隐的念头更加强烈,返璞归真的行动更加坚定。再看第三句“世”与“我”,第四句“万物得时”与“吾生行休”,将我、吾生与世、万物并举而观,充分凸显陶渊明对自我的肯定以及对世俗的摒弃,以上四句皆是属于两种事物对举而观的对衬。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三、设问修辞法

所谓设问,是指在语文中,故意采用询问语气,以引起对方注意的一种修辞方法。设问依内容分类,可以分为提问、激问、悬问三种。

1、归去來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2、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3、曷不委心任去留?

4、胡为乎遑遑兮欲何之?

5、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凡是激发本意而问,叫作激问,激问的答案在问题的反面。以上除第二、四句外皆属于此类。如第一句“田园将芜胡不归?”田园将要荒废了,为什么还不回去呢?意思是应该要赶快回去。再如第三句“曷不委心任去留?”为什么不顺着心意决定去留呢?

意思是要顺着心意而为。第五句“乐夫天命复奚疑?”说自己应该乐天知命,不再怀疑。而另一类表达作者内心确实存有疑惑,而刻意将此疑惑悬示出来问读者的一种设问,叫作悬问。如第二句“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既然当初选择了心神被形躯奴役的为官生活,为什么还要悲伤忧愁独自感叹呢?第四句“胡为乎遑遑兮欲何之?”陶渊明问自己为什么要终日心神不宁好像有所请求而向外奔球走告呢?他没有预设答案,而是提出自己的疑问,所以是悬问。

设问的使用,改变了文章平铺直叙的平淡无奇,形成文气上的波澜起伏,可以强调出作家所欲强调的主题,引起读者的注意,造成行文时跌宕有致的句式变化。尤其是反诘的语气,更是强调出陶渊明内心对于过去做官的否定,以及对今日归隐的肯定与迫不及待。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四、类迭修辞法

凡是在语文中,接二连三地反复使用同一字词、语句的一种修辞技巧,叫作类迭。

类迭的内容有字词的类迭、语句的类迭,表达方式有接连的类迭、隔句的类迭。种类可分为四类:迭字、类字、迭句、类句。

1、舟“摇摇”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

2、“载”欣“载”奔

3、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

4、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5、景“翳翳”以将入

6、“或”命巾車,“或”棹孤舟

7、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8、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9、胡为乎“遑遑”兮欲何之

本文所用类迭修辞的句子中,可分为两小类,一类是“迭字”,是同一字词的连续使用,例如舟“摇摇”、风“飘飘”、景“翳翳”、木“欣欣”、泉“涓涓”、“遑遑”兮,或动词、或形容词,同一字重迭使用,是为迭字。另一类是“类字”,是同一字词的间隔使用,例如“载”欣“载”奔、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或”命巾车,“或”棹孤舟、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同一个字间隔着出现,属于类字。类迭的使用可以使文句读来具有诗歌韵味,充满一唱三叹、回还往复之效果。

五、引用修辞法

所谓引用,是指在语文中,有意援引别人的言论、材料、文献、史料典籍、格言、谚语、成语、警句、故事、寓言、歌谣、俚语等,以阐明或左证自己的论点,表达自己的情感的一种修辞技巧。 引用就来源而论,分为直接引用、间接引用两种。就形式而论,分为明引、暗用、活用、借用四大类。

1、田园将芜“胡不归”

“胡不归”三字作者并未指明出处,为“引用法”中的“暗用”,而作者写作并未

更改原文,属于“直接引用”,原文出自《诗经‧邶风‧式微》:“式微式微,胡不归?”

2、“三径”就荒 ,松菊犹存

此处陶渊明用自己的语言转述了原文的大意,属于“引用法”中的“间接引用”,

也是不指明出处的“暗用”。三径指三条小路,根据东汉赵歧《三辅决录‧逃名》记载,

西汉末年的衮州刺史蒋诩,因为王莽专权,辞官到杜陵隐居,荆棘塞门,房屋旁有三条

小路,只同逃名的求仲、羊仲两人来往。作者借用这个典故代指他家中的小路。

3、审容膝之易安

本句经陶渊明加以消化转为自己的文字,因此为“引用法”中的“活用”与“间接引用”。典出《韩诗外传‧卷九‧二三章》:楚庄王以金百斤聘北郭先生,他妻子说:

“今如结驷列骑,所安不过容膝;食前方丈,所甘不过一肉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殉楚国之忧,其可乎?”于是遂不应聘。容膝是指仅堪容膝的居室。陶渊明在此表

示虽然身居仅堪容膝的斗室,也能够知足心安。

4、复“驾言”兮焉求

驾言为“引用法”中的“暗用”与“直接引用”,出自《诗经‧邶风‧泉水》:“驾言出游,以写我忧。”驾言指出游。

5、曷不委心任去留

本句不直接引用原文,而是间接引述稽康《琴赋》原意,变动文字,加以灵活运用,属于“引用法”中的“活用”。且亦为“间接引用”。典出稽康《琴赋》:“齐万物兮超自得,委性命析任去留。”

6、或植杖而耘耔

本句属于“引用法”中的“活用”与“间接引用”。典出《论语‧微子》:“植其杖而芸。”脱胎于论语而又变动了文字,说自己有时候拄着手杖耘田除草和培土。

7、临清流而赋诗

本句属于“引用法”中的“活用”与“间接引用”。典出稽康《琴赋》:“临清流,赋新诗。”

8、乐夫天命复奚疑

本句属于“引用法”中的“活用”与“间接引用”。典出《周易‧系辞上》:“乐天知命故不忧。”

陶渊明在此引用了古代典籍上的文句,将古人抒发感情的文句作为自我情感的代言,企图取得更多的共鸣以强化文章的说服力与渲染力,也让文章深化成为典雅的书面语言,成为士人阶层独特共通的文章语汇。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六、象征修辞法

所谓象征,是指在语文中,由于理性的关联与想象、社会的约定俗成,使用具体的意象来表达抽象的观念与情感,或使用一种看得见的符号来表现看不见的事物的一种修辞技巧。象征的表达方式,是间接叙述而不是直接指明。象征依形式而言,可分为明征与暗征,依内容而言,可分为普遍象征和特定象征两种。

1、“松菊”犹存

2、“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3、抚“孤松”而盘桓

本文的“松”、“菊”可以说是作者诗文当中反复不断出现的意象,代表著作者坚贞不屈的操守与隐逸恬淡的志趣,是陶渊明作品中所创造出来的传统,并被后代文人所继承与发扬。例如陶渊明饮酒诗其四“自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其八“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奇姿。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皆以松树入诗,用傲霜斗雪、卓然独立的青松以寄托自己坚贞不屈、不随俗流的高风亮节。

其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周敦颐《爱莲说》:“晋陶渊明独爱菊”,就是渊明偏好菊花最好的例证。陶渊明也喜欢以“云”与“鸟”的意象以象征自我的恬淡与孤独,例如陶渊明饮酒诗其四“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其五“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等,此种修辞就形式而言是暗征,就内容而言是普遍象征。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七、借代修辞法

所谓借代,是指在语文中,借用其他名称或语句,来代替一般经常使用的名称或语句的一种修辞技巧。本文中策“扶老”以流憩是属于原因和结果互相介代的例子。借代的使用让文章更有趣味,以特定的字词取代常见称呼,增添阅读乐趣。

八、转化修辞法

转化又叫比拟、拟化、假拟。所谓转化,是指在语文中,叙述一件人事物时,转变其原来性质,化成另一种本质截然不同的人事物,加以形容描写的一种修辞技巧。转化可分为三小类:人性化、物性化、形象化。

本文中“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属于转化中的人性化,作者把云当作人来描述,使云具有人的行为动作、思想情感了。这样的写法使客观的景物点染上作家主观的情感,成为有情世界中的一种存在。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九、转品修辞法

一个词汇,改变其原来词性而在语文中出现,叫作转品。

本文出现了两处使用转品的例子:“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悦”本作形容词,指喜悦,在此作致使动词,为使……喜悦之意,本句是说亲戚的情话让我喜悦。

“乐”本为名词,指音乐,在此作动词,为喜爱,本句是说喜爱琴书让我消除忧愁。转品的作用,使文字更为活泼,予人耳目一新的感受,展现陶渊明驾驭文字的功力。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十、感叹修辞法

感叹定义:“当一个人遇到可喜、可怒、可哀、可乐之事物,常会以表露情感之呼声,来强调内心的惊讶或赞叹、感伤或痛惜、欢笑或讥嘲、愤怒或鄙斥、希冀或需要。这种以呼声表露情感的修辞法,就叫感叹。”

本文使用感叹的句子“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是利用助词“乎”构成感叹句,而非使用叹词的感叹句。感叹句的效果让读者明显感受到作家主观的强烈情感,使文章充满作家个人风格,而不再只是一篇冰冷僵硬、缺乏温度的文字组合。

浅析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修辞艺术的魅力-爱读书

结语

从以上分析可知,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文使用最多的修辞手法是对偶,可说全篇行文最大特色,可归因于本文的特殊文体──辞赋,对照陶渊明所处的时代,正是诗赋与骈文盛行的时代,因此行文上受时代风气所熏染,讲究对偶与用典,这也是本文引用修辞法层出不穷的原因。

次多的修辞手法是类迭,类迭的使用让文章有了节奏感,增添一唱三叹的韵致。而设问、映衬、象征使用也各出现四至五次,设问使文章的写作多了语气的变化,不再平板;映衬凸显了作者与世乖违的人生价值取向;象征表现了作者诗文与本文的关联性,形成一有机之整体,体现了作者独特的人格特质,也形成了独特的诗文意象。其他还有借代、转化、转品、感叹等等,偶然出现。这些修辞艺术让本文充满了美感,成为传唱千古的不朽佳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6722.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