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

导读:一曲红楼,几许心泪。曹雪芹用他那饱含血泪的笔墨,创作出了《红楼梦》这部鸿篇巨著。如果把《红楼梦》比作世界文学之林中的一棵参天大树的话,那么全书的思想主题就是大树的根部,各具情态的人物是大树的累累果实,而繁密的枝叶无疑就是书中多姿多彩的细节了。

《红楼梦》的细节描写,是细节描写的成功范例,它不仅仅是情节描写的补充,为情节描写服务,而且也是刻画人物形象、反映生活内涵以及表现某种主题的一种重要手段。在表现技巧方面,则与情节描写融为一体,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丝毫看不出斧凿痕迹。正如脂砚斋所说的,是“淡淡写来”,“淡淡带出”,但却于平淡无奇中刻画了人物,反映了生活的内涵,表现了所要揭示的主题。可以说,《红楼梦》细节描写的运用技巧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一、匠心独运的肖像细节描写

肖像描写是小说塑造人物的重要手段之一,古今中外的优秀作家都通过各种艺术手段千方百计来展示人物的外貌特征。在《红楼梦》中,作者倾心注血,匠心独运,以传神的线条,浓淡相宜的色彩精心描绘了一幅宏伟瑰丽的人物肖像长卷,达到了“摹一人,一人必到纸上活现”,形神俱化的艺术境界。


在全书的第三回中,作者用了很多笔墨,从各个角度来描写书中人物的肖像。对于女主角林黛玉,作者先后换了三个角度,用了三个层次来描写她的肖像。

第一个层次,是借“众人”的眼光写出的:黛玉初进贾府时,“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这段描写用“众人见”三字作领,我们就能从在场的人的角度来感受黛玉的样貌和气质,美在言外由此可见。自然,对于林黛玉的三次肖像描绘来说,这不过是“浑写一笔”,但却是抓住了这个肖像的“精华”。它使读者感受到林黛玉是位个性独特、命运多鲜而内心世界又极为丰富的人物,形体美与内心美的统一,带给她的不是欢乐与幸福,而是病态与不幸,这就不能不引起读者对她命运的高度关切。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第二层次是借王熙凤的观察写出的。“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日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脂砚斋说,“写阿凤全部传神第一笔也”,“真有这样标致人物,出自凤口,黛玉丰姿可知。” 王熙凤本人是个“美人儿”,而这个“美人儿”又口口声声夸黛玉标志,黛玉的姿色气质由此可见一斑。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第三个层次是贾宝玉,慧眼识知己是其基本点。文中写道,“宝玉早己看见多了一个姊妹,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忙来作揖。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对比之前的描写,可以看出,贾宝玉眼中的林黛玉的与众人眼中的有所差别。众人眼中的“怯弱不胜”,在贾宝玉的眼中是“泪光点点,娇喘微微”;众人眼中的自然风流,在贾宝玉的眼中以“娇花照水”、“弱柳扶风”的画面出现。甲戌本的几条批语,确切地说出了上述肖像描绘的优点,“又从宝玉目中细写一黛玉,直画一美人图”;“不写衣裙妆饰,正是宝玉眼中不屑之物,故不曾看见。黛玉之举止容貌,亦是宝玉眼中看心中评。若不是宝玉,断不能知黛玉终是何等品貌。”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善于从人物的心理感受、心理分析的角度去写肖像,是曹雪芹的重要艺术经验之一。它把肖像描绘同人物的个性特征、精神状态、情感内容、心理活动、情绪变迁等互相融合成一个整体。这样的肖像是具有生命活力的艺术肖像。

二、逼真宛肖的动作表情细节描写

曹雪芹往往用精炼的语言,就能把人物的音容举止描画得逼真宛肖,同时又极符合人物的性格作风。最经典是在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因刘姥姥的表演引起众人大笑的场面:

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帮子不语。

众人先还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还只管让刘姥姥。

作者并没有着力渲染、烘托,而是自然如实的写来,但却异常生动传神,使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虽然人人都笑,但各自的笑态毫无雷同。这不同的笑态,反映了人物不同的社会地位和性格特征。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湘云是“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这是纵情的笑、爽朗的笑。她没有那些贵族小姐骄矜扭捏的习气,天真热情,是一位胸无城府、粗直豪爽的姑娘,所以她的笑既是性格的展现又是性格的必然。

与湘云的大笑“喷饭”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黛玉的笑。黛玉是“笑岔了气,伏在桌上嗳哟”。黛玉多愁善感,常年寄人篱下的生活养成其敏感的气质,再加上无法向人诉说的感情纠葛,又体弱多病,大笑自然免不了“岔了气”,叫“嗳哟”。

宝玉笑得“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这一老一少的笑,集中体现了祖孙之间的关系。贾母视宝玉为贾府传宗接代的“宝贝”,她以最高权威的身份把宝玉娇宠,而宝玉则凭借老祖宗的庇护逃避贾政的管教。宝玉大笑,自然顺势撒娇“滚到贾母怀里”,而贾母则兴致很高,搂着宝玉叫心肝。

王夫人是贾政之妻,荣国府的当家人,王熙凤的姑母、婶娘,显然她看出这场戏是凤丫头导演的。而凤姐在贾府,贾母宠她,婆婆邢夫人与她不合但又不敢惹她,众姐妹不便指责她,而能指责也应该指责或阻止她的只有王夫人,而因为笑得太厉害了,“说不出话来”,所以只好“用手指着”代替责备,这样很符合王夫人的身份和地位,也表现了她的端庄贤淑。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薛姨妈是吃了饭来的,坐在一边喝茶,看了刘姥姥的表演,低头忍俊不禁,一口茶喷到近旁探春的裙子上,这与王夫人相比,就显得不那么拘谨了。

探春笑得“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探春是贾府的三小姐,她有文才,精明强干,在三位小姐中是佼佼者,性格外向并略带几分泼辣,连凤姐都让她三分。她的笑态既同于湘云,又不同于湘云。说同,是她俩都是纵情的笑;说不同,是湘云仅仅是把茶喷出来,而探春却连茶带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更放纵。

惜春笑得“离了坐位,拉着奶母叫揉一揉肠子。”惜春在四位小姐中最小,本是宁国府贾敬之女,贾珍之妹,因无父母疼爱,贾母怜其小而孤,让她住在荣府与几位姐姐相伴。她笑得肚子疼,便跑到奶母身边,撒娇的叫揉一揉肠子,这非常合乎她的年龄、身份和地位。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在这个场面中,作者描写了八位主子的不同笑态,还有四个人没有写出来,她们是宝钗、迎春、李纨和凤姐,作者没有留下他们大笑、痛笑的特写镜头,却此处无声胜有声,这样更符合她们的性格特征。

薛宝钗是《红楼梦》中塑造的一个“德言工貌”四德俱全的封建时代淑女的完美典型。她貌美、聪明、能干,还很会做人,她的一言一行都严格遵从封建规范。所以在这种场合,她仍能保持标准淑女不苟言笑的“端庄样儿”。

迎春,贾府的二小姐,是个老实无能、懦弱怕事的人,人称“耳目头”。她平时在为人处事上也是一味退让,对周围发生的矛盾纠纷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这个“戳一针也不知嗳哟声”的姑娘是不会像其他姐妹那样放声大笑的。

李纨,这个“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心如“槁木死灰”的年轻寡妇,她的性格善良温和,平易近人,厚道诚恳,淳朴通泰,在大观园里与姐妹关系融洽。但地位使然,她作为长房长孙媳妇,又是寡妇,在老太太、太太面前不能过于放纵,所以她此刻也是很难开怀大笑的。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凤姐奸诈有术,她唆使贾母的丫头鸳鸯合谋出刘姥姥的洋相,当然能够不露声色,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沉着冷静地让刘姥姥吃菜。

主子们的笑不同于奴仆们的笑:主子们的笑是随意的,开怀的;奴仆们的笑则是受约束的,有克制的。主子们笑得打滚揉肠,又喊又叫;奴仆们虽也笑得“弯腰屈背”,却不敢任意放肆,实在忍不住的也只好“躲出去蹲着笑去”,有的还得“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主子和奴仆的关系鲜明地描写出来了。

一个小小的笑的场面,竟有如此大的内容含量,让我们不得不惊叹曹雪芹卓越的艺术才能。正因为作者选取了这些最能突出人物性格特征的典型镜头来刻画人物,作者笔下的人物才能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三、丰富多样的语言细节描写

一个人的语言,往往是他的性格的外在体现。因此,语言细节的描写,往往能从侧面反映出人物的性格。林黛玉曾经离丧,寄人篱下,孤苦伶仃,所以有一种无形的自卑心理,偏她又生性好强,在这两种矛盾的心理冲突下,形成了她敏感多疑的性格,处处提防,惟恐被人耻笑和轻蔑,而书中对她的语言的描写,也符合她的这一性格特点。

第七回中描写,周瑞家的受薛姨妈之托,给黛玉送来两枝新巧的宫花。黛玉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当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说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黛玉首先注意的不是宫花的“新巧”,而是猜忌是否是别人“挑剩下的”。这些话是黛玉在维护她的自尊。而这自尊背后又隐含着强烈的自卑,这种既自卑又自尊的矛盾心态使黛玉的语言往往语冷多刺,未免挑剔,构成了黛玉对话语言丰富多样化的一个侧面。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除此之外,黛玉常用匕首式的尖利言辞刺痛对方,言语尖刻,不依不饶。她的话往往一语道破事件的真相,使周围的人们感到不舒服,给人一种“尖酸刻薄”的印象。在第八回中,薛姨妈与宝玉、宝钗、黛玉等一起喝酒时,李嬷嬷拿贾政来吓唬宝玉,劝阻他不要喝酒,黛玉毫不掩饰对李嬷嬷的厌恶情绪,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还说:“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

在这里,黛玉的话尖刻,不留情面,甚至带有某种挑拨性,以得罪姨妈为口实,叫李嬷嬷听了感到很尴尬,所以李嬷嬷又急又笑说:“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连薛宝钗也说:“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黛玉对李嬷嬷是连说带埋怨,并机巧地用家族长者老太太和尊者薛姨妈来镇吓,使李嬷嬷无回复之词。黛玉的语言直来直去,表里如一,有时未免尖刻。这是她性格纯真的外在表现,性直而语尖,是“出乎心,发乎情”的。

一曲红楼,几许心泪——《红楼梦》里极具魅力的细节描写-爱读书

总结:正是这些生动而真实的人物细节描写,才使得《红楼梦》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显得那么栩栩如生,让读者在阅读时有身临其境之感。曹雪芹不愧为细节描写的能工巨擘,他为我们提供了无数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的细节,它们有如一颗颗五光十色的宝石,浑然无迹地镶嵌在一幅体宏思精、结构天成的现实主义生活画卷上,注视局部无不熠熠闪光,精彩触目;遍观通体则在在相宜,耀眼生辉,笔底锦绣,令人叹为观止。由此可见,《红楼梦》的细节描写艺术,是十分成功且极具魅力的,值得我们在今后的写作过程中学习和借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5091.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