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

“粉淡香清自一家,为容桃李占年华。

长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陆游《梨花》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初衣解诗:关于梨花最早的诗词是隋朝无名氏的杂曲歌辞。

“柳色青山映,梨花雪鸟藏。绿窗桃李下,闲坐叹春芳。“

我看到的时候笑了起来,因为这写出了一个女子的嫉妒伤感,寂寞惆怅。

而且这首诗非常有味道,你先看一看,你品一品就出来了。柳色是青的,青山也是青的,古人不喜欢撞色,因为会有一种沉闷感,而且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柳树再怎么青嫩,放在青山里,就显不出它的春美。雪白的鸟再怎么灵动,放在一大片的梨花林里,就完全显现不出个体,简直是雪藏。而我坐在满是桃李的窗下,哀叹着自己的青春芳华。

写诗很少用这样的撞色,但正是这样简单民间的气息,有着诗经比兴的味道,才是这首小诗,分外的可爱。可怜的小女孩,有着小小的春愁和嫉妒,不是,我长得不漂亮,是这时节漂亮的太多了。让我的眼睛都笑眯了。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那么梨花如雪,这是古人早就知道的视觉。三月梨花怒放的时候,千树万树梨花开,那是春天里的雪。

而梨花树的这种如雪的秉性也体现在它的果实上头,梨是出名的降火清肺,药食两用的水果。我们常常在家常里会说,来吃个梨子,去去燥,有一种著名的家常中药膏,叫梨膏。那么梨花也同样有润肺化痰止咳的效果。

在春天里,无论是一树梨花开,还是千树万树梨花开,都给人视觉上的清爽与清新。桃花给人一种明媚的感觉,而梨花则非常的清爽。在红红白白的山林当中,如果缺了一树桃花,你会觉得春气不足,但是如果你缺了一树梨花,就会觉得春天是这样的俗。

白色给人一种冷静,纯洁圣洁的感官。就算是在万紫千红的春天,没有了梨花,仿佛那惘惘飞扬的心情就缺了一点沉静。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但是古典诗词,有时候游走的方向,偏离了根本。在上文说海棠的时候,我曾谈到诗词中对海棠妖艳化了,那么同样走偏了的还有关于梨花。因为白居易的《长恨歌》流传甚广,其中一句形容杨贵妃的灵魂成仙之后,对唐明皇有着情感流露的句子是“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就是形容杨玉环美丽仙容,要知道杨玉环本身是丰腴肥胖的,成了仙之后,当然也不会变得像杨柳一样的飘渺,所以我个人认为,梨花一枝春带雨,写得非常的好。褪去了浓妆艳抹的杨玉环,像一树白白嫩嫩的梨花,泪眼朦胧,和从前比起来,失去了富贵气,但还应该有着相对健康的清丽。所以梨花一枝春带雨,本身是形容健康的梨花,在春雨中特别滋润,带一点楚楚可怜的风情。

但正是因为白居易的这首梨花,梨花在后来的诗词中,不是风就是雨,不是寂寞就是断肠,有一种病态的审美。

而且白居易也特别的坏,也不知道他和李花什么仇什么怨。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精彩开花树

梨花有思缘和叶,一树江头恼杀君。

最似孀闺少年妇,白装素袖碧纱裙。”白居易《江岸梨花》

他写的是江边的一树梨花,本身也应该是水边明秀,亭亭玉立,但是多情过于泛滥的白居易,把梨花的这种雪净之美,比做了少年孀妇,穿着白衣裳,底下配着青裙子。

虽然梨花是清明时节开,但这样的形容也很让人恼火。其实在唐朝宋朝乃至明朝,时装衣服都是尚白的,平常出街都是穿的白色的衣裳,宋朝和明朝大过年的时候,最时兴的样子居然就是穿白棉袄,男女通用。但是喜欢白色,既然是全民之热爱,白居易,为什么将梨花专门比作孀妇?我不知道他对梨花什么仇什么怨。

虽然民间也说女爱俏一身孝。但是用孀妇这样的句子来形容一种花,这是很不好的。

不过自从他开了先河,唐诗宋词里的梨花,不是梨花落,就是和烟带雨凄凉绝望。有那么凄凉,有那么绝望吗?

最美的梨花诗不是这些诗词大家写的,反而是唐朝的无名氏。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旧山虽在不关身,且向长安过暮春。

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唐朝无名氏《杂诗》

很淡雅。我从山林出来,走向城市长安,进入了繁华。但是我惦记着从前的山林,那里有雪白的梨花在溪边,在月亮之下。这样美丽的景色,有谁在看呢?又或者那一树梨花还等着我回去。境界绵远但清新。那一树梨花仿佛近在眼前,但又远在天边。但我相信这个人他终是要回去的。

因为在山乡有他的惦记,城市的生活只会加强这种怀念。

宋词常常用梨花入诗,但是满地的落花惨不忍睹。其实梨花如雪飘落,也有一种美。比如红楼梦有一句诗,“梨花满地不闻莺”,单独看来非常有禅意和静谧感。虽然本身它是用来形容雪的。

那么宋朝中间就只有一个陆游,写的梨花诗非常俏皮泼辣。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粉但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梨花虽然不和桃花争红争艳,但本身它的花开和它的香气,就是自成一家。桃花你开你的,我开我的,你有你的青春之美,我也有我的雪色年华。

“常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我常常想起在清明时节,走在南郑的山野上,看到梨花之自然盛放,仿佛是穿着雪白衣裳的姑娘,喝了一点小酒,快乐的在春天里用手和袖子指向蓝天,又霸气,又清新,又自在!这是我看到最美的梨花诗。梨花哪里就那么的弱不禁风,又哪里有那么多的千愁百绪?她不过是爱穿白衣裳的青春女孩,泼辣的是青春,美丽的是圣洁,快乐的是春风里明净的笑容吧。

至于宋朝的苏东坡,我就不谈了。他是唐朝的白居易,人倒是不错,有的时候就是诗文太损了。

比如那最有名的“一树梨花压海棠”。

将梨花的推到极致病态美的,当然是清代的词人纳兰性德。但是他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是了最心爱的妻子,少年的结发夫妻。他总是希望他的妻子“魂在梨花”。

陆游梨花诗读,好个梨花,醉袖迎风雪一杈-爱读书

但梨花自在在春风里,开落一时。花虽然谢了,会结下累累果实。花虽然谢了花谢花会再开。人间的心事和它两不相关,但仿佛又无所不关。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4120.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