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被压抑和控制欲所吞噬的人生,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的悲剧根源

被压抑和控制欲所吞噬的人生,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的悲剧根源

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位才女,其作品风格古典处捎带些风俗,雅致间不落俗套,总能看到传统技艺与现代文明的风云激荡。她笔下的人物活色生香,摇曳生姿,上演出一幕幕世情男女的悲欢离合,无论结局的好坏,都笼罩在一丝悲凉的氛围中。

幽暗相间的光影,穿梭不定的人流,洋溢着喧嚣汽笛市井声色的街道弯路,是张爱玲作品中独有的特色。初读她的《半生缘》《倾城之恋》,如同置身冰凉的月宫之上,隐隐约约总能感受到女主人公的悲欢命运。

张爱玲和月亮有种脱不开的缘分,细细咀嚼,几乎每部小说中都有它的意象。美学家宗白华曾说:月亮真是一个大艺术家,转瞬之间为我们移易了世界,美的形象涌现在眼前。在张爱玲的艺术世界里,每当那主人公遭遇不顺,命运多舛的时候,月亮的意境总以各种不一的面貌展示在我们的脑海里。

《金锁记》中的月亮也不例外,其承担着营造氛围,揭示人物情感和命运的使命,张爱玲将丰富而浓厚的韵味赋着其上,点点悲情跃然纸上,显得凝练而沉静。

被压抑和控制欲所吞噬的人生,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的悲剧根源-爱读书

本文就来聊聊张爱玲的代表作《金锁记》。小说中的曹七巧是一个典型的封建老太太,一生活在悲哀凄凉毫无人味的落后时代,既是男权社会下的牺牲品,又是恶毒愚昧的悲剧制造者。见不得光,阴冷中又有一丝悲悯,就像孤独的吐着涎丝的毒蛇。

翻译家傅雷评价这部小说:《金锁记》颇有《狂人日记》中某些故事的风味,至少也该列为我们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

剖开封建时代和落后社会的深刻烙印,她的悲剧还有更多值得我们侧目的地方。曹七巧看似被黄金锁住了一生,其实是被她自己孤独扭曲的性格和疯狂残忍的控制欲所吞噬的。

悲剧牺牲品:恶劣的人际关系漠视之下的需求不满

马斯洛提出人类有五大需求层次,分别是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会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其中,五种需要可以分为高低两级,生理上的需要、安全上的需要和感情上的需要都属于低一级的需要,这些需要通过外部条件就可以满足;而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高级需要。

曹七巧出身于一个卑微的麻油店家庭,没有社会地位,属于落魄穷困一族,和那些有权有势的大门大户比起来简直天上地下。然而,这似乎就注定了她不能选择和逆来顺受的命运,似提线木偶般操控在他人的手中。《金锁记》中人物不太多,但是每个人物和她关系都很淡漠,没有一个人真心待她,使得她一直处于孤独寂寞,压抑焦虑的情绪之中。

被压抑和控制欲所吞噬的人生,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的悲剧根源-爱读书

姜府的丫鬟小双把她看成一个低人一等的乡下村姑,言行举止都上不得台面,看不起她。大太太和三太太也私下谈论,嘲弄鄙视她抽大烟的毛病,暗地里老太太也时常给她罪受。最伤人心是她的兄嫂,为了钱财把她给卖了,丝毫不顾她的颜面和以后的生活。

七巧颤声道:也不怪他没有话,他哪儿有脸来见我。又向她哥哥道:我知道你这一辈子不打算上门了。你害得我好。你扔崩一走,我可走不了。你也不顾我的生死。

这是与曹大年的一段对话,曹七巧埋怨她的亲哥哥,觉得坑害了她,使得她一直孤立无援,得不到家庭和丈夫的温暖。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又依赖曹大年的奉承,因为这样可以满足内心的困乏和缺失。

亲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可以化解任何深不见底的冰冻,能将褶皱的心灵变得再次舒展,能把绚烂如花的笑容再次装扮在冷寂已久的脸上。

然而,周围的环境都是那么的冷漠,网状的关系就像是一座森然的牢笼束缚着她,令她死死不能挣脱。一直活在被忽视,被讥笑,被出卖的环境之中,难免她会变得异常痛苦和扭曲,得不到正常的交往和他人的尊重,身心饱受折磨和摧残。

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的女性,对生理的需求也是很正常的表现。不幸的是她的老公是个常年瘫痪在床的病人,自然得不到应有的情感生理需求,心中苦闷可想而知。李银河先生曾说:在不妨害他人自由的前提下,性压抑程度越低越好。

于是,她将目光投放在姜季泽身上,然而姜季泽为了避嫌和不惹家里人的目的,始终对她选择逃避的态度。

纵观曹七巧身边的关系,莫不是远离孤立,她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和情感需求,尊重需求都得不到正常的满足,活的压抑而痛苦。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压抑是指一个人受挫之后,不是将内在的情感和愿望释放出来,而是将其压抑在心头,不愿去面对,不愿承担烦恼,是一种很可怕的向内攻击。受制的思想和情感不会消失,久而久之,会被逼入潜意识。而潜意识又支配人的需要和动机,在一定程度的环境下,往往会彻底爆发出来。弗洛依德认为,被压抑的,表现出来的是最丑陋的形式。

被压抑和控制欲所吞噬的人生,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的悲剧根源-爱读书

曹七巧的压抑扭曲性格,在她今后的生活中,将她的子女窒息般的掌控在手里,成为悲剧的制造者。总体来看,这莫不是人性的悲哀。最可悲的是她本身逃离不开,一生到了也没活出什么意义出来。

其实,关系有远有近,有大有小,我们不可能活在想象的真空之中。从广义上来说,时空上的任何一回点,一个人,一件事,都能影响到我们,点点滴滴汇聚成河,形成现有的世界和我们。佛陀见到沙漠中心的一具枯骨,产生生死轮回,苦海无边的困惑,菩提树下证道开悟,影响千万人,改变无数生灵的命运。李白醉酒诗千首,一曲静夜思人人诵读,浪漫风格的基因深深印刻在国人的心中。一只蝴蝶可以掀起万千龙卷风,没有人是孤立存在的,恰似一个中心向外辐射的网状,都会产生巨大的能量和影响力。

回到现实自身,周围良好的人际关系是我们生活必须的新鲜空气,是遇到烦恼时必要的润滑剂。鱼儿离不开水,鸟儿需要广阔的天空任其飞翔,环境和周围人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否过的开心和快乐。经营好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是我们一生面对的重大课题。

悲剧制造者:对子女疯狂的控制欲使她入了魔

曹七巧内心的孤独空虚和本能的需要,产生无法调和的矛盾,丧失做人的底线和尊严。而地位上处于弱势,存在感极低,因此她必须要抓住她赖以生存的保障,那就是金钱。历经人伦悲剧的苦痛,使得她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越发觉得金钱的重要性,她必须要将金钱牢牢的抓在手心里。

分家之后,曹七巧如愿以偿,登上一家之主的宝座,地位一下子转换过来,角色从原来受支配的弱者变成操控的强者,权利赋予了她不健康的心理,不满的需求最大程度的释放。其中的最大受害者莫过于她的子女,长白和长安。她极力破坏他们的婚姻,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其实这还是源于她内心的空虚和病态的人格。

对于长白,曹七巧极力挖苦讽刺她的儿媳妇,使用无中生有,造谣生事的手段逼得儿媳妇饱受精神折磨,深遭重创,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她用金钱控制儿子,整晚霸占长白,共同抽食鸦片,还将两人的私房事情散播于众,弄得儿媳妇早早丢了性命。

被压抑和控制欲所吞噬的人生,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的悲剧根源-爱读书

而长安呢,自小就被命令裹脚,到了出嫁的年龄,曹七巧使劲阻拦,挑出各种各样的缺点打压对方,致使30岁还未出阁。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合适的人童世舫,曹七巧的控制欲和嫉妒心变成魔爪伸向了她们的爱情。一方面曹七巧向长安灌输男人的劣根性以及贪图钱财的欲望,并且骂她是个不三不四的歪辣货,死不要脸的丫头。另一方面,私下请童世舫吃饭,并暗示长安是个抽了十年鸦片的老烟鬼。

从上面的表现来看,曹七巧是个控制欲十分强烈的家长,并且参杂了个人很不健康的心理需求。控制欲首先是源于对自身弱势的认识,她没有充分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对人际关系处于十分被动和匮乏的状态。这种认识越是强烈,她自身越敏感和不满足,总是企图抓住外界可以立得住的东西来挽回内心的缺失。因此对子女的控制权,她越是追逐越是苦恼,这种状态一直陷入焦虑不安的境地,形成恶性循环,就像是处于暴风雨中心的一只孤舟,脱离不开也无可奈何。

控制欲强的人无视自己的弱点,想将自己的想法和欲望强加给对方,并且要无条件的执行。一旦有什么隐瞒和欺骗,往往会造成更大的愤怒和控制。心理学上,控制欲者有以下几个特性,缺乏共情能力,缺失平等相处的能力,丧失对人的基本尊重,把对象当成手里的玩具,任意拿捏成满意的形状。

曹七巧私下探听长白的房事,这种私密的事情也不能瞒着,说明她的控制欲望达到了一个病态的巅峰。她丝毫不能忍受她的儿子逃离她自己的目光和掌控,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她神经受敏。她不能平等的对待子女,高高在上,不尊重孩子个体行为下的属于人性本能的自由,因此她是极度自私和焦虑的,一点也不能体谅孩子的需求和愿望。她故意辱骂长白是不要脸的人,极力挖掘长安的缺点,放大长安的痛楚,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控制欲。

可想而知,这是非常可悲的一场教育的失败,甚至不能叫做教育,只能说是一个变态的疯狂的自我负面情绪的输出。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家长打着为你好的旗号,不分轻重,无论喜悲,肆意灌输不合理的要求和他们自己都无法做到的高标准目的,把我们祖国未来的花朵摧残成毫无理性,麻木残忍的仙人掌,处处扎人,哪哪受伤。

王猛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他是北大高材生,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好孩子,后来还到美国排名前50名校深造。这么顶尖的学霸,实则是父母极端控制欲下之下的傀儡。他发表15000的长信,深深控诉父母的肆意操控,冲突和炫耀,一字一句的背后无不是来自他点滴的木偶式成长。

伦敦大学学院的一名科学家曾在《积极心理学期刊》中发表过一个观点:父母的控制行为和孩子以后生活中的心理健康问题之间存在关联,家长控制欲过强,对孩子幸福感造成的负面影响竟然与痛失至亲对人们产生的负面影响程度相近。

所以说,家长要正视对孩子个体的尊重,倾听他们的愿望和想法,适当的满足孩子小小的要求,是很恰当的教育理念。曹七巧的悲剧教育固然是有她自己的缺失,但是控制欲强的教育方式,是每个家长都应该深思的,给孩子一片自由的天空,是十分必要的。

结语

张爱玲的小说大多以女性视角为主,通过揭示她们悲催的命运来对时代和社会做出深刻的反思,这当中无不透露着她温柔的人文主义观念。

曹七巧是悲剧的,就像文中所说: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被禁锢下的人生,不免伤人伤己,枉费心机得来的,始终不会牢固。

还是安妮宝贝说得好:真正属于你的事物,只会以自动出现的方式靠近你,并且自在而适宜,得心应手。它在终点等待你,只为见证你的自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4080.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