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

“她的脸就是一张面具,笑脸迎人,彬彬有礼,说起话来合乎身份,但她的一番热忱却让你深感疏远”。

“但那笑容是勉强的,更像是讥讽的假笑,让你不禁觉得这些自得其乐的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群傻瓜”。

“也许他严肃的外表不过是卑劣和奸诈天性的一块面具,她越想就越觉得查理说的对”。

“有一两次我撞见他摘掉了他的面具,我发现他内心里根本不在乎世界上的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这是毛姆创作的小说《面纱》中人们交往的常态——“面具”化,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出于社会交往的需要还是其他目的,“面具”已无可厚非的成为了“社会人”交往的隐形装备,“面具”背后的我们左右逢源,逢场作戏。甚至在亲人、爱人面前,我们都有意无意的戴着面纱来掩饰真实的自我。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爱读书

同样在这部小说中,我们看到在形形色色的“面具”的伪装下,亲人、爱人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看到了“面具”之下爱和恨的纠缠与挣扎,但是当历经死亡后,所有的苦痛与怨恨也都烟消云散,一切美好与纯真也随之复苏。

乞丐之死

死亡让最纯真与最原始的情感复苏

“在居住区的围墙脚下,有个男人仰面朝天躺着,两腿挺直,胳膊伸过头顶。他穿着打补丁的蓝色破布衫,乱蓬蓬的头发犹如一个当地乞丐,他已经死了”。这是凯蒂来到湄潭府后看见的第一个死人,而死亡早已成为了这座城市的常客。如今的湄潭府就像被疯子一手扼住咽喉的人,在瘟疫的黑暗掌控下苟延残喘,在这里人们让病痛折磨的面目全非,在这里尽管死亡既突然又无情,但至少死亡带走了人们的痛苦,死亡让人们的灵魂不再遭受肉体的折磨,死亡也带来了生命的新生,带来了生者的觉醒。

尽管凯蒂是第一次面对死人,尽管她吓的挪不动脚步,但是死亡却意外地掀开了她尘封已久的情感世界,让她得以看到了人类最本能、最纯真的情感,“是的,死亡让一切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他都不像是人了,看看他,你都很难让自己相信他曾经是个活人,很难想象不多年前他还是个小男孩,狂奔下山,手里放着风筝”。这里的“男孩”映照出凯蒂最纯真的本性,作者也在此处埋下伏笔,暗示着凯蒂内心最本真的、未受外界任何因素的影响的最淳朴的情感的复活。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爱读书

如今的凯蒂为之前自己的肮脏下流的行为痛悔不已,她也认识到母亲的错误教育和自己的过失,心灵的宁静和纯朴让她学会了智慧和真正的爱:“我要培养女儿,给她自由,让她靠自己的力量独立于世。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爱她,抚养她长大,不只是为了让某个男人因为很想跟她睡觉而供她吃住,养她一辈子,我要让她独立于他人,把握自我,像一个自由的人那样接受生活,要比我活得更好”。

在这场自然或是爱恨情仇的瘟疫中,有人在痛苦挣扎、恐惧中走向了死亡,但是死亡并不是终结,死亡唤醒了凯蒂最原始,最清澈的情感;死亡让凯蒂走出了孤独的精神世界,找到了家的温暖。

沃尔特之死

死亡让博爱且宁静的精神世界得以回归

“死的那个是狗”,这是沃尔特临终前对凯蒂说的最后一句话,有读者认为这是沃尔特对凯蒂美丽、高尚的形象的维护,而自己心甘情愿做那个破坏美好的“恶狗”。但我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死的那个是狗”这句话对沃尔特和凯蒂有着不同的意义象征。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爱读书

沃尔特一生都背负着沉重的爱情枷锁,为了讨凯蒂欢心,他隐藏起真正的自我忍受着各种折磨;为了维护凯蒂的自尊心,他情愿做个愚蠢的傻瓜。在与凯蒂的这段婚姻中,他时刻带着“假我”的面具来应对婚姻的残酷和凯蒂的无视,可是当他发现妻子高尚纯洁的形象破灭后,他的世界也瞬间被击的粉碎。尽管沃尔特仍旧固执地认为自己还爱着凯蒂,但作为旁观者,我们看到了他内心早已积聚了太多的积怨,和无处释放的仇恨。

而死亡对沃尔特而言是一种肉体以及灵魂的解脱,“死的那个是狗”,这句话一方面意味着沃尔特终于挣脱了卑微之爱的牢笼,摆脱了面纱之下的煎熬与痛苦,摆脱了毒害灵魂的爱恨折磨。

另一方面,在这座被骇人的瘟疫掌控的城市,沃尔特诊治病患,清理整座城市,想法设法净化饮用水,他每天冒二十次生命危险单枪匹马的阻止瘟疫,他甚至拿自己做实验来抵抗瘟疫,所以当沃尔特为科学而死,为自己的职责死后,他成为了拯救湄潭府的英雄,也成为了带走瘟疫病毒的那个“狗”。

除此之外,对凯蒂来说,沃尔特的死于她而言也是一种解脱,她再也不必忍受他的抚爱,他的死解除了这段消沉的伴侣关系,让她逃离了那些降低人格的爱情。同时沃尔特的死对凯蒂来说也是一种生命的新生,是逃离死亡威胁后自由的恢复。

最终凯蒂终于认清了何为真正的爱情,她逐渐摆脱了肉欲的束缚,恢复了纯洁健康的精神自由。更重要的是凯蒂找到了自己的精神乐园,修道院的忙碌生活让她看到了他人的生活,看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真实的世界, 也见识到了伟大的博爱:满族女人对一个白人不顾一切的爱,沃尔特对弃婴和罹患瘟疫的病人无私且勇敢的爱,修女们虔诚奉献给上帝的爱。同时修女们的仁爱和善良为她指出了一个新的精神居所,她不再空虚、轻浮,她学会了博爱和同情。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爱读书

母亲之死

死亡是命运的愚弄,是爱的重生

“贾斯汀太太躺在床上,双手柔顺地交叉放在胸前,她这辈子根本无法忍受这种姿势。她的五官轮廓分明,尽管病痛让她脸颊凹陷,太阳穴也塌了下去,但看上去依旧很美,甚至很有气势。”对于母亲的死,凯蒂没有太多的悲伤,因为她和母亲之间有太多的酸楚之事,母亲亲手打造了她的轻浮、庸俗的劣性,甚至她的悲剧婚姻都是母亲的算计和谋划的“成果”。

从小说中我们得知,贾斯汀太太是一个雄心勃勃、虚伪的女人,社交圈是她的整个世界,丈夫只是她收入的来源和出人头地的垫脚石,对女儿倾注的感情也只是一种严厉、精打细算的亲情,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日后的辉煌发达的野心。

贾斯汀太太一直活在虚伪的物质世界里,她花费一生的心力一番番谋划,一次次蒙屈受辱,她毫不在意家人之间的温暖和爱,以致使家人之间的距离比刚刚相遇的陌生人还要疏远。

所以贾斯汀太太的死是对她丈夫来说是一种解脱:妻子的死让他如释重负,他终于看到了全新的生活,看到了安宁和幸福的未来。此外她的死也拉近了凯蒂和父亲的距离,他们之间本能的爱替代了先前的冷漠和陌生:“他掏出手帕擦去她的眼泪,微笑起来,那种微笑她以前从未见过。她再次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脖子”。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爱读书

作者毛姆善于运用讽刺的手法解读人性,剖析人世间的人情冷暖,就如贾斯汀太太,她生前奔波算计,为了自己的宏图大志受尽屈辱,但是最终命运却毫不留情的愚弄与嘲讽她,她再怎样老谋深算都逃不开死神的降临,她的所有的目标统统被死神挫败,就连双手摆放的姿势都不得不屈服于死神。

所以死亡终究会带走人世间的浮华与虚伪,死亡也让我们反思和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和生存的价值。

结语

蔡崇达在《皮囊》中说过:“我们的生命本来多轻盈,都是被这肉体和各种欲望的污浊给拖住”。的确,我们的一生就像一条欲望的溪流,流淌着各种难以平衡的欲望,而欲望越盛,心灵的负担就越重。

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将欲望的执念放下,剔除生命中一些不必要的或是毫无价值的东西,那么我们就能主宰自己的生命,就能享受生活之温暖,享受生命之轻盈。

《面纱》:放下执念,享受生命之轻盈-爱读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234048.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