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小说 正文

王臣:最好的女子 最美的情事

上卷 人之美 沉鱼[西施](1)

沉鱼[西施](1)

清冽之夜。月下赏画。

见一幅工笔长卷。名叫《西施浣纱》。

捻起画,只见女子着一身羽光蓝裳,手执轻纱,立在莲花池旁相候。眉目之间似有清淡婉伤。不知为谁流露。亦不知,她是否能于浣纱时分,听得光阴深处有人为她撸须轻叹。那叹息,似是穿越百转千回的时光,要与她相逢在依稀的风中。彼时,她大约是不知的吧。

相传,西施是今浙江诸暨苎萝村人,本名施夷光。至于,她生来有多美。西子衣破尘埃前,无人知。后人也只能从旁侧那花之惊动草之娇怯里得到讯息。但她是从寻常人家走出来的姑娘。所以,一侧身,一迈步,一羞赧,便是透着一种清朴之气的。殊不知,正是这素丽气韵一流转,便注定是要被瞩目的。

那一日,她依旧照往日步骤行事。烹煮饭食。侍候双亲。然后随母浣纱于溪。日日都是寻常日,不见一丝波澜。如此,她便以为这一生,就是要这样过去的。却不知,这一日,命运的丝路有了变动。她遇见了他。范蠡。

其实,范蠡也不知,如此轻易就遇着了这绝世的好女子。当日,他从林中骑马越过她身侧。却不料马蹄掀起一阵稀泥,染了她的花衣。她仓促之间一遮面,踉跄倒地,睡进泥潭里,掩住了被惊怯的花月容貌。于是,他便跃下马来将这陌路女子扶起。

彼时,都是心无二意的一双人。却不料,她转身去溪边清洗,再一转脸时,惊艳了范蠡的眼——好一朵倾国倾城花,就那样直剌剌便照进他的心坎里。他知道,王的嘱托终于可以落定。

他是来坊间替越王勾践寻觅美人入殿献给吴王夫差的。虽是跋山涉水,却寻不得一个貌可倾国的女子。但这一回,他知道那人就在眼前了。彼时见她,他便想,真不知还有谁,能够比她更美。是顺理成章的决定。他要带走这女子。

当时,江南格局初定。会稽一战,越国大败,无奈之下,越称臣于吴。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越王勾践便费尽心机。“服犊鼻,著樵头;夫人衣无缘之裳,施左关之襦”,与夫差为奴。三年不愠怒,无恨色。甚至“问疾尝粪”,作践自己,以博吴王夫差之信任,之欢心。殊不知,一转身,他即卧薪尝胆,图谋复国。

司马迁《史记》载,“吴既赦越,越王勾践反国,乃苦身焦思,置胆于坐,坐卧即仰胆,饮食亦尝胆也。曰:‘汝忘会稽之耻邪?’身自耕作,夫人自织;食不加肉,衣不重采;折节下贤人,厚遇宾客;振贫吊死,与百姓同其劳”。这便是越王勾践的野心和权谋。

越王知道,若要颠覆吴国,吴王夫差个人是核心。单单依照“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暗中训练精兵、壮大军队并不是周全之策。如若同时衔住了吴王夫差,令其荒废军业,那大成之日方才有所待。于是,他与心腹范蠡商议再三,知夫差是重情之人,便决定使出美人计策。

范蠡最终为越王挑选出了两名绝色女子,即是坊间有“浣纱双姝”之称的郑旦、西施。想那西施当年被范蠡强行带走的时刻,心里大约是有怨的。只是这男子风神威仪、俊逸不凡,真真惊了美人心。再美的女子,心头势必也是有一处温柔,一戳就破。范蠡就是西施运命里候着的人。

待他留下充足的银两给双亲之后,她终拜别父母随他而去。纵使心里万千不忍,但王命在上,她别无他路。唯有沿着他的足迹,往前走。

上卷 人之美 沉鱼[西施](2)

沉鱼[西施](2)

西施来自民间,举手投足之间自然会散发出一种小家碧玉式的娟秀和清朴。但这在越王眼里,却不够端庄,更不够媚惑。越王知,此女虽绝色,却是璞玉,尚待雕琢。他将她迎来,是要她变成一件致命玉器。这一点,范蠡一早告知了她。

西施懂,一个男人,内心壮志待酬,卧薪尝胆自省,这并不易。她也知,自己是要参与安居黎民的复国大事。于是此刻,她见到越王,也是容色静定,沉默听候越王吩咐。心中日渐有了甘愿。

三年。美人蜕变。从浣纱溪边的素水仙变成一株妖冶夺目的金牡丹。越王勾践用了三年的时间找人教西施歌舞、步履、礼仪,一切女学细节。因为她需要具备不可抗拒的媚惑力、对任何男子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掌控力。要万无一失地成为才貌双全、举世无双的细作。

果然。她不负众望。那一日,当她袅袅立于吴王夫差殿前,莲步轻移,罗裙微动,就好比补天俏玉,慧俊婉转,刹那便惊艳尘埃万千。吴王夫差,是从未有过这样的惊动。竟一时恍惚了,不知哪方仙子落到他殿前,与他隔汤汤秋水,静美相望。

夫差爱西施之时,天是好天,景是好景,心意痴绝如似水光阴。只是他不知,这女子背负的又岂止有讨他欢诱他喜如此简单。她是带着大义而来,自然不能轻薄了身后数以万计百姓黎民的殷切热望。

吴王好美色,独爱西施。待西施入宫之后,吴王便果真踏着美人的步迹,沉醉两人欢愉,贪享闺中趣致。他在姑苏为她建造春宵宫,筑大池。池中又设青龙舟,日日与美人戏水寻乐。又筑馆娃阁、灵馆等,供美人表演歌舞,或设宴作欢。得知美人擅长跳“响屐舞”,亦执意为她筑起“响屐廊”。

他甘愿为她用尽气力。要的只是她以他的爱为欢,以他的爱为乐,以他的爱作生死之依。他是真的爱西施,只是这爱,盲目了些,热切了些,决绝了些。爱一旦孤注一掷,便断了一切后路。如此,不爱则毁。

只是这一回,毁的不止一颗男人心,毁的是家,是国,是疆土臣民。是,吴王夫差最终如了越王勾践的意。他无可救药地坠入了爱之深渊,不得救赎。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破吴,雪耻,荣归。

至此,西施知,她也终究是过完了这一世最好的风华时光。余下的岁月里有的只是,茫然,惆怅,无措。一颗温柔心,刹那空荡荡。她一早就料到。

所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太盛难守,自古君王,成大事者,必是冷漠决绝。她曾是利器,单薄一身抵百万雄兵。如今事已成,越王勾践也不能让她的芒灼伤了自己。

于是,相传,越王勾践灭吴之后,其夫人命人将西施骗出宫,绑巨石于其身,再将西施沉入波澜大海。东汉人赵晔《吴越春秋?逸篇》一文载:“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而终。”更有人说,西施沉海后,沿海泥沙当中开始生长出一种似人舌的文蜊,被当地人称为“西施舌”。而他,范蠡,却不能救她。亦救不了她。

西施的下场,是为沉海一说。至于终局是否真如此沉海说,众家说法不一。除此之外,另有隐居一说最得人心,流传最广。

这种说法最早见于东汉人袁康所著的《越绝书》。文中记载,“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明人胡应麟的《少室山房笔丛》当中亦有类似说法。明人陈耀文所著《正杨》卷二《西施》也引用了《越绝书》的说法,以为西施原本便与范蠡暗中有情,天下初定后结为夫妻,而西施最后的结局就是随范蠡隐居匿迹而去。

其实,终局之细节已然不重要。只须知,女子西施,以己身之美,在有生之年曾轰轰烈烈活过一场,做过一件无可替代的忠义大事,流芳亦不止百世。

我猛然想到,当年,如若没有越王在后,如若没有大义在心。西施,是否果真可以成全了吴王夫差的爱,来换得一生馨香满园的春情,过安稳静好的一辈子。憾的是,她与他,从一开始,便是谎言。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悲哀。说的极是。

世有美人,西施居首。

她,如那桃花汛时翩然而下的红。

一恍惚,一刹那,便落入了百花氤氲的山中。

不为谁忧,不为谁留。

Page 1 of 28
Firs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