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古典之美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城西门前滟滪堆,连连波浪不能摧。

懊恼人心不如石,少时东去复西来。

瞿塘嘈嘈十二滩,此中道路古来难。

藏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唐朝刘禹锡《竹枝词》其六,其七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初衣解诗:刘禹锡活了71岁。在唐朝,在仕途上他算是一个传奇。因为他的起落都非常人所能够承受。21岁到33岁,这位年轻的俊彦一帆风顺。21岁进士及第,23岁为太子校书,太子登基成为皇帝,33岁的他,意气风发,参与了国家财政的管理。

但也正是33岁这一年,他辅佐的皇帝在宫斗中失利,等待他的是长达23年的不予重用,贬谪到遥远荒僻的地方做官。有人说这好歹也是一个地方官。但实际这是比杀头轻一点的处置。做得好,没有升迁的可能,但是如果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等待你的可能就是人头落地。而且这些在政治中失利的官员,都会被监控,从精神的意义上来讲,实在是一种枷锁和折磨。

刘禹锡在漫长的岁月中,磨灭了对仕途的雄心,但不能磨灭的是他耿直的个性,反而远离朝廷中枢的地方,他看够了大江大水,滋生出一种别样的雄浑和沧桑。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等到56岁,新的皇帝闻名他的政绩和他的才干,将他从荒蛮的地方调往京城时,他已经丧失了青春和年华,甚至也进入不了核心的机构,但好歹这样的安置,给了他晚年的欣慰。

因为我们从历朝历代的官员的履历可以看到,不是很多人都有刘禹锡晚年的幸运。许多人在浪潮中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因为生命的短暂,也因为命运的不眷顾。王熙凤说,朝廷还有几门子挂漏。点出了封建时代官员的没有保障,在皇帝眼中,他们不过是家奴,在政敌眼中,对手不共戴天,被冤枉,被屈杀,被埋没,实属正常。

而刘禹锡之所以以五十六岁高龄获得启用,除了皇帝的仁慈,更得力于他本人的高才与盛名。正是让人佩服的实际的才干和卓越的诗文才华,才让自己像金子一样璀璨。合力的作用下,获得了一般因为政治贬谪的官员,难以祈望的相对圆满的结局。但实际上这一个结局对于有政治抱负的人来讲,来的太晚了,充满了落日沧桑的感觉。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这一组诗不是做在他56岁之后,而是在他52岁的时候。此时他依然是一个被朝廷不断外放的官员,这次放得更远,放到了四川奉节。因为我们知道在唐朝四川属于边境。

刘禹锡知道自己没有回京的希望,无非是在一个又一个的边远之地,维持的中级公务员的工作,反而四川的山山水水,涤荡着刘禹锡中年的胸襟。他已经认命,但同时性格里的豪放与悲郁化为山水巨浪。

四川民风淳朴,少数民族众多。在唐朝属于边远地带。刘禹锡听着淳朴的民歌民风,想起了屈原曾经在湖南湖北,因为听到了民间的歌曲而做的《九歌》,一方面保持了民歌的淳朴,地域方面有意识的提升了民歌的意境,创作了《竹枝词》

其间旖旎动人的部分,我改篇另写,我要解读的是饱含诗人人生沧桑与山水共振的其间两首。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城西门前滟滪堆,年年波浪不能摧。

懊恼人心不如石,少时东去复西来。”

刘禹锡正好是在主奉节县的刺史,而古代的滟滪堆,正好在奉节县西,在白帝城下的瞿塘峡口,它是一块天然庞大的巨石,冬天出水20余丈,夏天沉没在江中,但是流水因为巨石的存在,要么惊涛拍石,要么形成巨大的漩涡险滩。在唐朝,三峡是南北重要的交通,瞿塘峡和滟滪堆的险,是行船和人的生死关。滟滪堆于1958年冬炸除。

看见巨大的波浪,不断地冲向滟滪堆,十里之外可闻轰鸣的雷响,而且波浪在滟滪堆下形成了漩涡。此情此景何等的壮观,又何等的凶险。

刘禹锡通过吟咏滟滪堆的石头,抒发了他人生的感慨。

“城西门前滟滪堆,年年波浪不能摧!”表示着他自己坚韧宏大的心志。

“懊恼人心不如石,少时东去复西回。”这说的人心不如石,恰说人心如滟滪堆的水,来往冲击,永无恒性,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这其实也是刘禹锡的人生感慨,在贬谪的20来年里,看见了多少人拜高踩低,看见了多少人口是心非,看见了多少人为名为利,人心不古,变化莫测。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瞿塘嘈嘈十二滩,此中道路古来难。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瞿塘峡十二滩,滟滪堆只是其中的最险滩。就是这样的险滩,自古说蜀道难,但是仍有船工驾驭,因为水势凶悍,到底有规律可循。哪怕它惊涛拍岸。

刘禹锡转笔一写,虽然水凶恶凶猛,但是还可以掌握到它的规律。但有些人的心,毫无底线,如脱缰野马,狂不可束,比险滩险水更深不可测,可以翻云覆雨,制造波澜,谋算人心,只为私利,且无所不为,深不可测。这是他20多年来看人看事所得来的沧桑苍凉悲愤的体验。

这体验有民歌的方式表达,或者亦自来源于民间。但经过它的提炼,成为了不朽的世情世态的描绘。这描绘虽然是冷峻的,但是又带着强烈的爱憎,是自己的,也是民间的。

而且在人生的道路上,心地善良的人会往往面临这样的被动和困境,人祸,无妄之灾,是小民的无奈,也是他这样一个想有所作为的官僚的悲哀。在大江大水的衬托之下,有着屈原九歌一样的雄浑和悲愤。

人们往往在不经意间领略了这种彻骨的悲哀,同时会想到刘禹锡的这首诗。

长恨人生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刘禹锡:人生之险,不在滟滪堆上千尺浪,人心之恶,在于平地波澜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