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旅游 正文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中华文化之所以能一脉贯之,从未断绝,正是因为有了纸墨笔砚。一个个文人,执毫,蘸墨,运笔,落纸,中华文化才因之而水汽淋漓、活色生香。而如今,墨中至宝徽墨却濒临消亡,着实让人心生惋惜。惋惜之余,且跟着旅者君,去探秘这一方晕染千年的徽墨是如何炼成的吧!让我们再嗅一嗅这方墨宝的芬芳之气,再摸一摸这枚中华文化的邮戳。

徽墨,中华文化的邮戳

安徽最吸引人的地方,也许就是徽州文化。一入徽州,便似进入水墨画之中。那山那水,那房那人,无不流淌着水墨气韵。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唐末安史之乱,河北墨工奚超为避乱而南迁。路经徽州时,见松林茂密、溪水清澈,便决定安居下来,潜心制墨。十年潜心,博采众长而融之,他制出了“拈来轻、磨来清、嗅来馨、坚如玉、研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的奚墨。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拈来轻,嗅来馨,磨来清”,是说奚墨材质绝妙:入手轻盈,香彻肌骨,滓不留砚。“坚如玉、研无声”,是说奚墨易于收藏保存:坚实耐用,研墨时细润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是说奚墨写文作画经久不褪,落纸如漆,能传承万年不褪色。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南唐后主李煜偶得奚墨,啧啧称赞不已:“人间竟有如此珍品。”立赐奚超国姓李作为奖赏。从此,徽州李墨便名扬天下,有“黄金易得,李墨难求”之誉。遂有大批工匠奔赴惠州,学习李墨之法。徽州从此成为全国制墨中心。“徽墨”也逐渐闻名于天下。BJmKj8RZ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一方小小徽墨,从此成为中国文人的心头之好。大文豪苏轼,诗词书画无所不精,偶用徽墨后,从此非它不作诗词。贬谪海南时,童心大发,竟想仿制徽墨,结果徽墨没仿成,还烧掉了房子。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古人谈到墨,曾说:“得徽墨者,如名将之得良马。”一个个文人坐在书房中,像苏轼般挥毫蘸徽墨,中华文化才因之而水汽淋漓、延续不断。徽墨,不仅仅是一锭墨,

更是中华文化的一枚邮戳。

一两徽墨一两金

徽墨如此之精妙,缘于制作工艺之精绝。一锭徽墨的诞生,要经过千锤百炼,历时一冬一夏,所以有“一两徽墨一两金”之说。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一步:炼烟。用灯草点燃桐油,灯上扣一瓷碗,让烟熏在碗里,冷却后扫取烟灰。或将松枝放窑里烧,烧完提取烟灰。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二步,配料。徽墨配方极其讲究,往烟灰里加入麝香、冰片、珍珠粉等材料。并非越多越好,要有一个恰到好处的比例,多一分则腻,少一分则寡。为寻求徽墨各种材料之配比,日本曾数次派人来徽州“窃学”。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三步:和胶。要使墨“坚如玉”,就需熬胶。用牛皮或鱼鳔慢熬成胶状物,然后倒入配好的墨料搅拌均匀。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四步:捶捣。制墨需要“轻胶十万杵”,就是说拌好的墨料,需要杵捣十万下才能充分融合。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五步:塑型将墨锭制成圆柱状,一个个放入墨模进行压制,充分冷却成后取出,模上图案就印在了墨锭表面。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雕模。塑型之前要先雕模具。墨模雕刻非常难,须刀刀留痕、处处见意。雕山水、雕人物、雕花鸟,雕亭台、雕楼阁、雕书法,不仅要雕出好形,更要雕出好意。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六步:晾墨。即将成型的墨锭摊开晾干。晾墨房要保持恒温恒湿,风不能吹,火不能烤。一两的墨锭需要6个月,二两的墨锭需要8个月。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七步:修墨。墨锭晾至三成干,就要进行锉边处理。将毛边打磨修平,除掉瑕疵。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第八步:描金。晾干后的墨锭在出厂前,要对墨锭上的图案和字,用颜料进行描画填彩,以增加墨锭外观的美感。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徽墨,不仅好用,也好看。它将绘画、书法、雕刻、造型融于一体。是一种综合性艺术珍品。徽墨小小,看似轻巧,实则包含了太多匠人的辛苦。所以有“金不换”之誉。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2006年,徽墨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非遗。但是,如今它却濒临消亡。制作徽墨不仅累,而且脏。一会儿工夫就“体无完肤”,下班后要费很大劲儿才能洗去,所以,年轻人都不愿干这活儿了。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现在挣钱渠道多,年轻人不愿吃这份苦了。”“依靠情怀来维系徽墨传承,几乎没有可能。”“等老工人退休之后,就没人会这门手艺了。”“徽墨从历史上消失,是迟早的事。”徽墨制作工艺国家级传承人周洪美说。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嗅一口徽墨的余香,品鉴千年邮戳的故事

今天,温润如山水的笔墨,早已让位于冰冷高效的键盘,但是,我们永远不能从键盘中,嗅到那一方徽墨散发出的芬芳之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