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散文随笔 正文

散文:居家隔离的14天

作者:(四川)寇玉苹

1月23号从新闻上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总觉得很遥远,遥远得有些模糊,有些不真实。

1月24号清晨,妈妈买菜回家迫不及待告诉我,鹤林寺10点正式封山,不对外开放。当时一点都不相信,第一感觉,是谣言!

要知道,鹤林寺可是我们邛崃市民的后花园,天然氧吧。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全市的善男信女婆婆大妈都会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为的就是在大年初一的凌晨,在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在大殿的菩萨面前,到后山大佛脚下,点一柱新年的香烛,为家人祈福,祈盼新年的好运与安康。即使这一天,鹤林寺庙从山脚到山顶,从前山到后山,香雾缭绕,密密麻麻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可年复一年,人们都乐此不疲,就愿意到寺庙来凑这个热闹,好像不来一趟,在新的一年里,就吃不香睡不好,走路都会摔倒一样。

这样一个关系着全县人民一年一次祈祷许愿的场所,说封就封,咋就那么让人不相信呢?

可是,不相信,又能怎样?下午在官网上看见,是真的!

啊?武汉疫情这么严重?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接下来,四川省一级响应,文件一个接一个,各个旅游景点封闭,所有公务人员提前结束休假,回到岗位,立即投入到紧张的防疫工作中。

我呢,到底是普通市民,觉悟不高,那天也没收到管理部门的通知,大年初一也正常营业,没办法,餐厅里备货太多,能卖多少算多少吧。

结果令人失望!中午一桌,晚上一桌,什么情况?做了二十多年的餐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大年初一那天营业额是最高的,今年??

看来,大多数的市民觉悟还是蛮不错的,都响应国家号召,不出门,不聚餐。算了,虽然赚钱很重要,但做一个守法公民更重要!当机立断,电话请示熊老板之后,餐厅关门,员工回家等候通知。

接下来的日子,天天呆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正式启动猪一般的日子。看到那些逆行的白衣天使,告别家人,勇敢地投身到抗疫一线,心里感动的同时总想为他们做一点什么。可是平凡如我,能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呆在家里,不做那个被感染者,不给医生护士增加麻烦,就是为国家做最大的贡献。

在手机上看见有志愿者在募集口罩,准备援助武汉人民,我一丝都没犹豫,即刻到餐厅把仓库里剩余的几百张口罩全部打包捐献了。尽管我们餐厅用的口罩达不到一线医生护士防护的标准,但一般健康的百姓预防感染应该还是有效的。能为武汉人民尽一点点微薄之力,也是我们猫儿爱斑鱼庄全体人员的骄傲,这一点最重要!

淳朴善良的邛崃人都以为,我们县城这么小,又不是沿海城市,又不喜欢吃啥野生动物,那个新冠病毒怎样都不会出现在我们青山绿水风景如画的县城吧?

1月28号,一声惊雷,邛崃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已经确诊,系武汉回邛人员。邛崃县城一片恐慌,以前你给她说千遍道万遍都不肯戴口罩的老爷爷老奶奶开始有些紧张了,出门自觉戴口罩,与邻居说话也不敢把口罩取下来了。大家都很担心,叽叽喳喳议论纷纷,就他一个人吧,已经送医院隔离医治,我们应该很安全了。

就在大家自我安慰,庆幸自己还没被传染,看到阳光灿烂,都忍不住跑出家门晒太阳的时候,又一例感染者被确认。

1月31号,又一声惊雷,邛崃第二例新冠患者确诊。整个邛崃陷入惶恐不安,据官网公布,她与第一例患者系兄妹,隐瞒刚从武汉回来的行程,在县城里转悠几天,什么美甲店,美发店,宾馆,歌厅,中餐馆,还有位于文君广场的肯德基店……

这还得了,他俩就这样带着病毒到四处遛达,祸害百姓,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市民被传染!网上一片声讨,一片怒骂,我也忍不住骂了几句:S女人!太没有道德,太没有人性!因为你的刻意隐瞒,给基层工作人员带来了多少的麻烦?一个个去询问,一个个去摸排,整个公安系统,医生护士,街道居委会,忙碌了好几天,隔离了100多人。你说你TM是不是害人精?你TM明知从武汉回来,好好呆在家里观察14天,再出来欢乐,会有人骂你吗?这下好了,自己染上病毒,还得因为刻意隐瞒实情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活该!

唉,人也骂了,气也出了。超市里的口罩,药店里的口罩也被抢购完了。忽然间,全市人民如临大敌。小区门口,进出有人给你量体温,你不戴口罩,对不起,不能出门,也不会让你进门。强闯者,保安大叔有权利捆绑之,然后移交派出所。好吧,反正我不出门,就在家看书打发时间也不错。

2月5号晚上,在一线值班的朋友叹息,说他们在路口设卡检测的抗疫志愿者口罩告急,这两天焦虑不安到处找口罩。我慌忙拿起餐桌上的那袋口罩,仔细数了一遍,还有十三张,太少。急忙拿起手机在朋友圈求助,女儿说,她那里有十张,可以给我寄几张过来,侄儿说,他那里有一点,可以送给我几张,成都的小舅舅也答应,给我准备四张。我很感动,毕竟在非常时期,一罩难求,一张口罩说不定就关系着一条命哪。可毕竟数量太少,心里想着,或许多找几个朋友,凑够50张应该没问题吧。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朋友圈走了一遍,都说:对不起,我也只有几张,自己都不够。

说真话,那一刻,感觉特别冷,手脚冰凉。这些志愿者冒着生命危险在前方守护这座城,守护我们的生命,没有口罩,那不就是没有带枪的战士,在战场上静候敌人任其杀戮?

还好,朋友宋先生说,可以送给我五十张,但得自己去拿。我欣喜若狂,急忙给磊儿发信息,约好明天早晨他开车送我到新津去拿口罩。

晚上,不甘心的我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病急乱投医般跑到几个群里继续寻找口罩,看看能不能找到有货源的人。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一个卖口罩的,一次性,四元一张。这么贵,还不是现货?有就不错了。好,先交订金,四天之内送到。交易搞定,想到三天之后就有两百张口罩了,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传说中的富婆,不免有些得意洋洋。

第二天早晨,在小区门口,看见保安大叔量体温,喷洒酒精,我隐隐有些不安。现在出趟门,风险那么大,如果我染上了病毒没关系,小女儿还有她姐姐依靠,老妈还有我哥哥姐姐依靠。可磊儿才三十多岁,家里的女儿一个五岁,一个两岁多,这一趟远门,如果不小心染上病毒,那两个孩子咋办?我二姐一家人咋办?唉,不去吧,又觉得对不起那些志愿者。

为了把风险降到最低,我特意坐在后座,并嘱咐磊儿全程不要摘口罩,到了新津,我一个人下车拿口罩。

在去的路上,也没看手机,邛崃又确诊了三例,我也不知道。只是到新津时,路经梓潼村,村口设卡的志愿者,给我们量了体温,又給汽车酒精消毒,然后登记。看见磊儿在登记表上写下的“邛崃”两字,那名志愿者忽然瞪大了双眼,甚是惊讶:“你们是邛崃过来的?”“嗯”我和磊儿点点头,对他那夸张的表情有些不理解。“你们到这里来干嘛?”工作人员不依不饶,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拿口罩。”三个字到了嘴边,又被我硬生生咽到肚里。

昨天才看见一则新闻:云南大理市把人家重庆政府托企业购买的抗疫物资——九件口罩给截留征用了。如果我说出此行的目的,多半口罩也拿不到。思及此处,我只好撒谎:有朋友在那里等我们去接他。工作人员很不情愿嘟囔一句:“下次不要来了。”“好的,好的,我们下次不来了。”我像小学生面对老师一样,语气乖巧又讨好。

终于来到约定的路口,我戴好口罩下车,像抗战时期的地下党员接头一般,保持着高度警惕,快步走到宋先生后备箱,与他保持一段距离,暗号“口罩”,然后道声谢谢,转身快速回到磊儿车上,捂着胸口,长舒一口气,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其实心里还是蛮歉疚的,人家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来送你口罩,我这样是不是太没礼貌?尊敬的宋先生,请原谅,特殊时期,谁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感染源,为了别人,为了自己,保持距离,保护好自己,就是对家人负责,对国家作贡献。所有的歉意,所有的感谢,等疫情过了,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说,对吧?

抱着这好不容易募集来的口罩,我如获至宝兴奋不已,赶快给一线的朋友打电话,说我找到了80张口罩,马上给他送到工作点。朋友大吃一惊:“你竟然有口罩?你竟然跑到新津?你到高速路口等我,我马上过来!”“你工作那么忙,为啥让我在高速路口等,为啥不让我直接给你送来?”我大惑不解。

“为啥?你不知道吗?为了预防感染!今天邛崃又确诊三例!现在全国形势一片严峻!我们刚刚接到上级通知,各镇各村各个小区,从今天起,统一实行封闭式管理,你们的车已经不可能通过重重关卡,顺利到达我们这个偏僻小镇上了。“啊?这么严重!”我掏出手机,仔细看了一下官网新闻,确实如此。难怪那个新津工作人员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我和磊儿,这下好了,出了一趟远门,自己也变成疑似病例了。放下手机,眼眶湿润,我好冤枉!离开邛崃,新津的人视我们如瘟疫,从新津回来,咱邛崃人又把你当瘟疫。

怏怏地在高速路口等待,怏怏地把口罩递给朋友,怏怏地回家。原以为熬到正月十五,疫情就结束了,我们美丽的邛崃就云开雾散春光明媚,不曾想,形势越来越严峻。他们说,寒冷的冬天已经走了,温暖的春天来了,我咋没感觉呢?

更让人烦躁的是,那个卖口罩的人回话,说物流紧张,估计货源要在十天之后才能到邛崃。呵呵,我甚是无语。十天之后?十天之后疫情都结束了,我还要你M个毛线口罩啊?再说了,昨天省官网就公布消息,所有与防疫防护物资相关的企业已经全都开工,相信几天之后,政府已经有足够的防护物资供应到各个部门。十天以后我还需要你那个高价口罩?

早就听说微信上有人付了钱拿不到货,或者高价买到的口罩却是假货,没想到,我也遇上了。忍不住,又爆了一句粗口:这些该死的发国难财的家伙!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遭天谴?

回到家,换上睡衣,抱一本书,坐在沙发上,听网上的医生训诫:“切记,切记,从今天起,不是少出门,是严禁出门!”我喝口水,瞧瞧镜子里的自己,一脸嫌弃:“原本从初二那天算起,你还有两天就是绝对的健康者,今天新津一趟,你已经是疑似患者了,好好呆在家里,自觉隔离14天吧。”镜子里的我虽然有些委屈,但还是努力让自己嘴角上扬,保持微笑:“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勇士们,明知有生命危险,还是义无反顾!他们竭尽全力,为之努力,在后方被保护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心怀美好,有所向往?”

一阵微风徐徐而来,带着淡淡的幽香,我探头往窗外寻觅,哦,原来花园里那株红梅一朵一朵正竞相绽放。那花开的声音,如此令人心醉,那娇艳的中国红,如此温暖耀眼!我听到了春姑娘轻盈的脚步声,你听到了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