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短篇小说 正文

小小说:握手

作者:(甘肃)王卫权

群主文松在同学群里发了条消息,远在深圳闯荡多年的老同学华言回老家过年了,在县城的同学注意了,他很想见见大家叙叙旧。愿参加者腊月二十六日晚六时在好时光大酒店聚餐。同学群很大,高中初中,三四届毕业生,上百号人。有人后面跟贴问,华言那里人,何方大神?有人回应,一个初中学霸,在深圳开公司,身价已过亿,卖派得了得。有啥卖派的,钱再多也是一日三餐,房子再大只睡七尺床头,咱们是穷点,不照样生活得有滋有味。

文松见越来越多的人跟贴讨论,怕深圳回来的华言看见,忙发言制止,清大家注意用词,伤同学感情的话不能说,否则我会踢你出群。见群主发了话,同学群里一时冷清下来。

当年兆丰和华言是初中同桌,两人如漆似胶,关系好得了得。上高中时,华言上了市上重点高中,毕业后考入中南科技大学。兆丰高中毕业复习了三年才考上一所农校。一晃三十年过去,兆丰从未联系过华言。这次他真的想见见华言,叙叙学生时代的友谊。

这天下午,兆丰赶到酒店一看,有人事局长、疾控中心主任、卫计局局长、群主文松等县城有头有脸的人。华言就在兆丰的对面上上座上,正和来人一一拥抱握手。兆丰一看挤不前去,只是远远地望着华言。华言也看到了兆丰,但仅仅扫了兆丰一眼,不到两秒,又继续忙着和其他人握手拥抱,一个个亲热得了得。文松介绍在座同学的情况时,还特地介绍了兆丰,华言说了句“好像认得”,就没了下文。

兆丰来时的激情一下子降到冰点,顿时没了和华言说话的兴趣。他认真地看了看周围,和华言在同一班的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都是不同年级的校友。兆丰很敏感,华言这一细微的举动告诉他,现在的华言已不是三十年前的华言了,他是县城走出去最成功的人。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华言认不得他,而是他兆丰混得太平常了,没钱没权没势。既然华言眼中没有他了,咱何必自取其辱,跟他套什么近乎。这时又进来一位穿着讲究,满面红光,肥头大耳的人。

小小说:握手

华言笑着站起来,“呵!想不到你这个县城大老板也来了。”,说着上前又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兆丰见服务员要加凳子,立马起身,招呼也不打,出了门。他掏出手机给群主文松发了200元红包,留言说,不好意思,家里忽然有要紧事,我先走一步了。兆丰知道,他人已经闪面了,同学群里规定,凡是外地回来的同学一般由县城同学坐东,以尽地主之宜。聚餐实行AA制,起点每人200元,聚会结束,长退短补。

就在兆丰忘记和华言见面不愉快场面时,正月初三,他忽然被有关人员强制拉到县医院发热门诊进行体检,结果体温正常,但还是被通知隔离十四天观察,费用自理。

隔离期间,工作人员告诉兆丰,你们那天请的深圳工作同学聚餐,该人去年12月18日到武汉出过差,回家隐瞒行程,没及时告知大家实情,正月初一他忽然出现发烧症状,经医院传染科检查,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结果为阳性,目前生命垂危,正在全力抢救。其他参与聚餐的12人全部被感染隔离住院,已波及周围群众上百名,目前唯有你一个人身体正常,万幸呀你。

这就奇了怪了,那天聚餐的所有人都被感染了,自己年龄也过了五十,为啥没有感染?想来想去,兆丰突然明白了,那天其他人都和文松紧紧地握手、亲密地拥抱过,然后开怀畅饮,到ktv狂欢,唯有他一个人被华言冷落。他心里憋不住这口气,不打招呼提前走了,好险哪?

作者简介:王卫权,甘肃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中华文学》签约作家。迄今在《人民日报》《散文选刊》《今古传奇》《凤凰网》《青海湖》《甘肃日报》《当代小说》《甘肃农民报》《唐山文学》《北斗》等报刊发表各类新闻、文学作品二百万字,有112件作品在全国、省、市获得“好新闻”、“优秀广播电视作品奖”“优秀散文奖”。散文《憨憨的二哥》《给母亲留一点生活的看空间》分别荣获“2017年、2018年度中国散文年会”评选二等奖、《母亲进城》荣获2012年第二届“华夏母亲”全国征文散文类三等奖。多篇作品入选《2013年中国散文精选》《2014年中国散文佳作精选集》《中国散文选粹》《中国散文精粹第十二卷》《2017年全国微小说优秀作品选》《2017年中国优秀散文选》等专集,出版个人专著四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