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诗歌 | 浙江诗人马越波,亲密的叫唤声穿过发亮的白天

诗歌 | 浙江诗人马越波,亲密的叫唤声穿过发亮的白天

马越波,浙江湖州花林人。199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机械系。现居杭州。主编诗刊《北回归线》(2007-2014)。有诗集《十五人集》(合著)《阿波诗歌自选集》《晨昏》 。

十六行

我们慢慢变老

不再每日做AI

春天没有落下很多雨

陈旧的山峰在湖水里

新的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透过头发,云层

各自思念空想一样的失去

有时候停下来,站着

没有前往深山

在庙宇内跪下

不能阻止跌落,疯狂

醒来已是午后

那一个寂静的午后

一枝月季花插在汽水瓶里

灰尘映照着光线颤抖

世间并不只是美好停留

大雪

有一种烟霞,我没见过

相约的人已经走了

我们重又孤零零地相对

早些时候,全部是景色

急促和舒缓,两种生活

看上去可以没有矛盾

你在雨天泥泞的小路上

咬着嘴唇,削瘦,弱小

一直幻想,鹤是怎么站立

门前的银杏树上长满了白果

一个个空荡荡的白天

将不再了解以后的事

春天毫不留情

我笨拙又艰难地停下

山峰就在一眼望见的地方

这不是事实,不去辨认

一个很亮的雨天

一个很亮的雨天

欢乐的内心走去了

这是一个很亮的雨天

欢乐的内心大步走去了

秋思

阳光从乌云间掉落

银杏,香樟和几株花草颤动着

一个没有什么不同的早晨

我们都安静下来

昨夜大雨,没有雷鸣

房子顺着平原移动

南方群山上一块块墓地

你是否看见和我相似的东西

一些延续至今的往事

停止了生长,没有离去

亲密的叫唤声

穿过发亮的白天,越来越微弱

“清辉云鬟湿”,你端坐在桌前

有人在更远处观望

这不是真的,我们为所欲为

繁星中无数不易察觉的耀斑

平静的夜晚

他用蜡笔给火车涂上蓝色

然后是村庄,河流,飞机

“平静的夜晚”,他说

你沉浸在我的怀里

深冬的小雨正落下来

母亲在医院陪伴着儿子

电视里播着什么,困倦的媳妇

伸手梳理额头垂下的秀发

这是想象的生活

灯光熄灭,寒风吹过树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