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诗歌 | 红高粱诗歌奖得主东篱,我的体内有万千河流日夜喧响

诗歌 | 红高粱诗歌奖得主东篱,我的体内有万千河流日夜喧响

东篱,居唐,写诗。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从午后抵达》、《秘密之城》。曾获首届河北诗人奖、滇池文学奖、红高粱诗歌奖、汉语诗歌双年十佳奖等奖项。

祖国

请允许我先拒绝一些什么

允许我把你具体到家乡的

一座山,一条河,一片森林,一寸土地

具体到我的油葫芦泊和父、母亲

请允许我在天朗气清之日或月黑风高之夜

读一读《论语》、屈子、李白、苏东坡

允许一介小民有他内心的家国天下

并希望它们永世合安

谷雨日

暮春之雨,清洗着自然万物

和人间这座巨大的垃圾场

你我身在其中,看牡丹正含苞

悬铃木待葱茏,而玉兰和海棠们

已花骸遍地

你说,天地交合,此为旺汛

正宜缱绻,一刻千金

我们挥霍吧,挥霍即珍惜

我们使用吧,像使用一把花锄

柄有时光之暖,铲有岁月之冷

相见欢

乌秧乌秧的人群退去,油菜花现出狂欢后的倦容

一种被过度解读的黄,令人生疑

远山青了又青,不为加重某种颓势,只为把春风赶往北方以北

我乐得人走茶凉,借机亲近倒伏的一株

一只蜜蜂霸据花心,黑褐色的屁股翘起一小片光,打在我脸上

秋风还乡河

我来时,秋风已先期抵达这里

用两岸的衰草和偶或一见略显孤苦的小野花

迎候一颗满是深秋况味的心

水面如镜,径自西流

一些水草躬着身,徒劳做着挽留的姿势

一条河流似乎也能印证一切众生安养的地方

我的体内有万千河流日夜喧响

但是否真有一条命还乡

它曾锦鳞游泳,岸芷汀兰

我可曾真正走进它?并终将殊途同归

“过此渐近大漠,吾安得以此水还乡乎?”

近九百年前,一位亡国之君如是悲叹

而今,我身在故乡,却不知故乡为何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