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现代诗歌 正文

诗歌 | 河北诗人吕游,一盏灯有着黎明的颜色

诗歌 | 河北诗人吕游,一盏灯有着黎明的颜色

吕游,1970年代生人,河北沧县人。诗歌作品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绿风》、《时代文学》、《北方文学》、《北京文学》、《今晚报》、《河北日报》等报刊。诗歌先后被多家网站、微信平台推介。现已经创作诗歌一万二千余首。诗作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参加河北省首届青年诗会、首届中国网络诗人高级研修班。

个人简介

我的姓氏,在山东

我的生命,在河北

淳朴和豪放成为性格的双子座

走在水里,不是鱼

耕在地里,不是牛

我的鳃,在别人嘴上呼吸

我的脊背,套着别人给的夹板

井里没水,我瞎过

鼓上没皮,我哑过

被淹没之时,我看清了世界

被蒙住时,我喊出了声

我富有时,一无所有

我贫穷时,富可敌国

我有两样宝贝,不愿示人

一个叫诗歌,一个叫爱情

点灯

不点燃,再好的灯也是瞎子

再好的夜色也是没有彼岸的终点

莲花的灯开着,在黑夜的身体

不点燃,和淤泥里的石头有什么区别

我是来点灯的,我看到了这盏灯

黑夜中摸索着,先触到了灯的影子

我触摸到了玉,没点燃之前冰冷

我触摸到了油,和泪水一样晶莹透彻

我看一眼,说一声,呼吸一次

就是擦一下火柴,点亮了这盏灯

一盏灯,像天上的月亮闪出光芒

一盏灯睁开眼睛,在浩瀚的大海照镜子

我是距离这盏灯最近的人,捧着

捧着一盏灯,如普罗米修斯捧着火炬

彼此照亮,一盏灯有着黎明的颜色

在找到这盏灯之前,我的心先被点燃

他们偷走了我的声音

他们偷走了我要的声音:

呐喊,愤怒,呵斥和宣言。

他们有冰冷的镣铐,包括绳索。

我的怯懦,他们知道。

他们也为我留下了这些:

歌颂,讨好,求饶和媚笑。

在我的喉咙和胸口蹿跳,

像囚在笼中,狰狞的小丑。

除了我要的声音,我别无选择。

那被偷走的,还有影子,

在我眼睛里含着,打转转。

不要惊讶,也不要悲哀,

我就是那个被偷走声音的哑巴。

三把锉刀

我有三把锉刀

一把用来锉掉二十年的时间

一个人和我连着 割掉会很疼

用锉一点点锉 一个人如同粉尘

慢慢消失 连痕迹也不留下

地上的碎屑 多像白蚁腐蚀的遗物

一把用来锉掉四十年来的脚步

那些十字路口 桥面上留下的脚印

一点点锉平 走过的路多么干净

现在重走一遍 不费摧毁之力

哪里拐弯儿 哪里跳过去 易如反掌

一把用来锉掉一些人

他们就在身边 却从来没有离去

这多像麦地里的蒿草 有着我的模样

但从来不是我 占用着我的养料

现在好了 一把锉刀锉掉他们

我活着 有了更多的地盘

但是我只有一把锉刀 要做工精细

慢工出巧匠 这是后半生的绝活

我必须合三为一 一点点

锉掉前半生犯下的错误

为此 我将付出我的后半生

我有三把锉刀 把我自己锻造

分成三段 用我内心极度的不满

生成锉刀上的突起 对抗过去

当过去被磨平 我也磨平了

前半生和后半生抵消 各得一分

我用三把锉刀 和我的人生打了个平手

我所看到的

清晨,我看到清洁工,

拿着扫帚,把垃圾扫到路边,

一堆堆,像一座座新坟,

(垃圾的主人不知了去向。)

中午,我看到打工者,

他们坐在自行车旁边的桥上,

等着有人喊,刮腻子,或者抹灰。

(这些没有触角的工蚁。)

晚上,我看到性工作者,

她们站在幽暗的街巷道边,

吸烟,向我摆着手。

(进进出出的人,使她变成了洞。)

深夜,我看到一个乞丐,

他躺在工地的水泥管道里,

鼾声如雷,似乎在梦着一场大雨。

(这个独立王国的王!)

天亮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

清洁工,打工者,性工作者,乞丐。

我像洗不掉的黑夜醒来。

(我害怕面对我的心,这面镜子。)

所有的五谷都在这一天集合

——写在腊八节前夜

所有的五谷都在这一天集合

在锅里,母亲把它们放在一起

像小时候,把我们姐弟七个

放在小小的炕上,七个出窑的瓷器

脸皴着,妈妈一个个洗干净

像洗这些五谷杂粮,只有这一天

四季是团聚的,冷和暖

在一个锅里沸腾,只是少了黑豆

弟弟代替黑豆种在地里

今年,还是不能回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