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前言:作为一部现实主义的巨著,《平凡的世界》获得了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并在2019年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这部小说对上世纪70-80年代的陕北城乡生活,进行了全景式的呈现。

小说人物众多,事件庞杂。囿于篇幅,我们只从中选择一对有类似处境的男子——主人公孙少平和他的好兄弟金波,通过他们的爱情悲剧,和面对悲剧的方式,来分析下他们的性格。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平凡的世界

一、难兄难弟的悲剧爱情

作为一对从小长大的好兄弟,孙少平和金波除了互相为对方着想外,还有一点很相似,都很尊重对方的隐私他们对彼此情感经历的了解,都开始于对方的爱情结束,而且是以悲剧的方式结束之后。

什么样的爱情,连自己最要好的兄弟都不知道,更不能为之祝福呢?原因只有一个,他们对这份爱情都没有足够的把握。等到可以告诉对方时,因为各种原因,都已经成为了悲摧的往事。

1、金波:浪漫短暂的草原之恋,摧折心肝

高中毕业后,金波去青海当了文艺兵。空闲时,他喜欢去观看草原上万马奔腾的壮观景象,牧马的姑娘唱着藏语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天籁般的嗓音迷住了他,在来回对唱几次后,他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连面也没见过的姑娘。不得不说,这真是非常的浪漫主义。

因为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他违反部队纪律,跑去军马场门口,见他的“长得跟想象中完全一样”的藏族姑娘。两个人语言不通,姑娘憨笑着给金波擦去眼泪,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然后被政委逮了个正着,然后一切都结束了:金波复员,姑娘调走。

金波想,这下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姑娘带回家了,但是等他去找姑娘时,只看到了一只她托人留下的白色搪瓷茶缸。傻掉眼的金波,只能留下了自己心爱的竹笛。揣着一颗破碎的心回到了家乡。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金波的爱情纪念,“为人民服务”的搪瓷缸

孙少平只知道他的好友提前复员回来了,时常一个人穿着军大衣游荡在山野里,神经病一样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村里隐约有了金波“谈恋爱被部队处罚”的传言,他不敢多问,他的兄弟明显也没心思讲给他听,只是说,有机会一定会告诉他。那时,金波准备去投靠在黄原工作的父亲,孙少平还在村里当民办教师。

金波口中的“机会”出现在他们都到黄原之后。

那时的金波,仍然苦苦挣扎在爱情的创伤里,没有办法投入任何新的感情,也不被周围的人理解,只能跟他信任的孙少平吐露一下心中的遗憾和悲伤。

这样的爱情,象天空中灼灼闪过的流星。因为时间的短暂使得感情的爆发格外强烈,也因为短暂的激情爆发而衬得往后的日子更加漫长和空虚。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流星般的爱,无法照亮漫长的人生路

2、孙少平:志趣相投的爱情,甜蜜中带着隐忧

孙少平一方面为好友的痛苦遭遇而难过,另一方面,他自己和田晓霞之间的感情,也让他心里五味俱全。

他和晓霞都没想到,中断联系将近两年后,还能在黄原街头重逢。相比中学时期,他们都已经长成了青年,但少年时的默契还在,对于精神的追求都还没变,而且由于有了一定的社会阅历,见识也在增长,彼此身上那种为对方欣赏的特质更加的突出。晓霞的独立、善良、慧黠、体贴,孙少平的踏实、乐观、上进、有担当,再加上相似的爱好和观念,使得两颗心迅速地靠拢,并最终顺理成章地转变成为爱情。

这份爱,表面上看上去很完美,二人是接近灵魂伴侣的关系,不掺杂任何杂质。但务实的孙少平,无法忽视的是他和晓霞之间巨大的身份差异。晓霞是出身高干家庭的大学生,他自己是个在黄原没有立锥之地的揽工汉,尽管不久后有机会进了煤矿当正式工人,但晓霞已经成为了省报的记者。这种巨大的差异,不是单凭他们的努力和热情就能够弥补的。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孙少平和田晓霞

所以,孙少平的心里始终有着挥之不去的悲剧感。他设想过很多次,可能无法和晓霞走到最后,却万万没想到,晓霞离开他的方式会是如此惨烈——在报道水灾的第一线,为了救一个小女孩,晓霞被洪水吞没了……

于是,还在爱情的悲剧中走不出来的金波,听到了另一个惨痛的爱情故事。

孙少平的爱情,激情与理性并存,同孙少平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共存的性格一脉相承。但这样完美的爱情,是否老天也嫉妒?即使在那样充满理想主义的年代,仅凭青春的激情,也很难跨过爱情和现实碰撞出来的鸿沟,他的爱情,成了绝响。

二、让我们用各自的仪式,告别爱,告别青春

1、再见了,我梦中的姑娘

再迷离忧伤的梦境,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不知是父母焦灼的眼泪,还是梦中姑娘哭着问他为何不去寻找自己的场景,让金波收拾行装,坐上了去青海的列车,到草原上寻找魂牵梦萦的姑娘去了。

列车向西奔驰,仿佛时光不断地回溯,金波在这场漫长的旅程中,逐步接近梦中的土地,也逐步走向爱情的结局。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梦中的草原

昔日的草原已经变为集镇,曾经的部队和马场都已消失,无人知道他们的去向。他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转悠了好久,除了雪山和湖水依旧,满眼所见的全是陌生人,这种情况下,想要寻找一个不知名的姑娘,无异于天方夜谭,就连警察都无能为力。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无比真切地意识到,那场唯美的爱情,早在遥远的八年前就已经结束了。那朵爱情之花,在草原上盛放,也凋谢在了草原上,他应该离去了。

离开前夕,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又一次唱起了《在那遥远的地方》。

他立在十字街口,泪流满面地唱着这支没有回声的歌。许多过路的藏汉行人,都惊奇地驻足而立,听他旁若无人地歌唱。人们多半认为,这是一个外地来的精神病人。不过,他却把这支美好的歌儿唱得如此让人揪心啊!

2、一个人完成的“古塔山之约”

在最后一瞬间,她眼前只闪过孙少平的身影,并伸出一只手,似乎抓住她亲爱人的手,接着就在洪水中消失了……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的洪水,晓霞和孙少平本该从各自所在的地方,赶赴黄原的古塔山,完成当年浪漫的约定。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任冶湘(90版《平凡的世界》田晓霞) 图片来自网络

结果为了赶时间采访,她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一个人。她的家人和爱人,分别从抢险指挥部和报纸上得知了这个噩耗。

得知消息,准备出发去黄原赴约的孙少平傻了,他的世界天塌地陷。

谁也无法想象,爱说爱笑、永远充满活力的晓霞,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离去了。他宁愿相信这是一场恶作剧。为此,接到田晓霞父亲的电报后,他赶到省城,怀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先去了报社,试图寻找一丝奇迹。

奇迹没有出现,报社的看门大爷证实了噩耗。第一次上田家门的孙少平,看到的是晓霞的黑白照片,躲在挽着黑纱的相框里,象每一次见到他那样,调皮地歪头微笑着。相框的旁边,坐着她那佝偻着腰、看上去无知无觉的父亲田福军。

孙少平之前对于晓霞牺牲的所有自欺欺人的幻想,终于全部被戳破,只留下一颗鲜血淋漓、被泪水泡透的心……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他依照当年的约定,准时准点,赶赴了“古塔山之约”。

黄原,往日的回忆有多美好,今日的悲伤就有多凄凉。古塔山上的杜梨树,无言地看着他孤零零地只身归来;昔日见证他们甜蜜的美丽小草湾,如今变成了青春和爱情的凭吊之地。他捧着一路上采集的满怀野花,在树下痛哭不止。

再次告别黄原的孙少平,替自己和远在天国的晓霞,完成了两个人的爱情之约,也把青春的激情和一部分的回忆,永远地埋葬在了黄原。

三、孙少平和金波,不同的性格造就不同的感情经历

常言说,物随主人形。感情也不例外,不同的人,各自的感情经历,和应对感情的方式,无不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

1、 金波

金波从小衣食无忧,家庭和睦,因为父辈的关系,他和孙少平从小就是一对好朋友。

他热心仗义,为了孙少平可以两肋插刀。为给少平报“横刀夺爱”之仇,私下里找人把他们的班长给揍了一顿(这个跟田晓霞无关,篇幅所限,不再展开)。同时又十分体贴少平,从小到大,不知道给饿肚子的孙少平提供了多少食物。

但从小顺遂的经历,也使他不善于隐忍,容易陷入冲动,这从他上面揍人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又是多才多艺的文艺青年,这样的人,往往天性浪漫多情。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这个有点接近原著中金波的形象 图片来自网络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仅凭歌声就爱上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姑娘,并且在违反部队纪律得到处罚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姑娘带回老家。梦断草原后,整整八年的时间里,他都无法走出悲伤的回忆,对身边爱慕他的人视而不见,唯一的乐趣,就是对着姑娘留给她的白茶缸发呆。

这场昙花一现的爱情,两个当事人不知道对方名字,从头到尾只见过一面,还因为语言不通,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纯粹是凭着歌声在交流。

不知他有没有考虑过,那份在他看来神圣无瑕的爱情,在言语不通、习俗差异巨大、根本不了解彼此真实性格的情况下,能够落到现实的可能性有几分?

也许他都想到过,但某种说不清的执拗情绪,仍然左右着他的思想,使他迟迟不愿走出回忆,宁愿做一个众人眼里的怪人。

尽管他最后接受了爱情早已结束的事实,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但设想一下,如果他的性格中多一些务实和果决,感情的路,会不会走得平顺些?受到的伤害会不会少一些?

2、 孙少平

出身于贫困家庭的孙少平,则远远没有金波那样的浪漫情怀。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舞台剧版《平凡的世界》

一个从小就饿肚子的人,他的想法往往是很务实的。就象在黄原揽工时,他根本不会挑剔环境的好坏,职业的高低,只要有活干有钱挣,哪怕是背石头磨烂脊背,做小工被人瞧不起,他都不在乎。凭自己的劳动堂堂正正地挣钱,才是他的人生信条。

少平的幸运在于,家境虽然贫寒,但家人之间互相关爱,家风正直。这使他的情感底色很温暖。而且由于天资不算低,也接受了一定程度的教育,他也很注重精神上的追求。

这样的性格,使他到任何地方都能很快适应环境,并快速成长为众人眼中的“能人”。

但也因为如此,他对于和晓霞的爱情,从来都是欢喜中带着悲怆。既舍不得爱情带来的甜蜜,更难过于自己无法给予爱人世俗的保障,哪怕晓霞的爱一直坚定不移,面对条件出众的追求者也毫不动心,他内心的不安全感仍然没有减少过。

只不过,他不舍得把这一切说出来,让晓霞难过,而是选择将一切咽下去,默默地自己努力。哪怕将来不能和晓霞在一起,也能给自己的未来多一点保障。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舞台剧版《平凡的世界》

结束语

综上所述,孙少平身上更多体现了朴实的奋斗精神,激情与理智的平衡。当然也有明显的局限性,比如小富即安的小农意识,但这是由环境和出身所造成的,没法苛求。

金波则代表了一代青年在情感上的热血和理想主义。这使他显得直爽可爱,也反映出他面对现实的软弱。为情所伤无力自拔的背后,其实是现实生活中,迟迟不能转正为“公家人”所带来的尴尬、焦灼和压抑。现实的不堪,越发衬托出回忆的美好。

在文章的最后,让我们用1990版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结语,做一个告别式的总结:

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不再是青春少年。——俄罗斯(苏联) 叶赛宁


后记:告别仪式的意义

电影《前任3》中,孟云站在闹市的街头,一遍又一遍地大喊:“林佳,我爱你!”。

这场景,象不象金波在草原上的集市街头,流着泪唱起当初定情的歌曲?

还有孙少平一个人完成的“古塔山之约”。

时代不同,形式各异。然而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某种仪式感极强的方式,来告别自己的过去。

为什么要进行告别的仪式?

透过爱情的悲剧,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和金波的人物性格

这涉及到心理学上的一个名词, “契可尼效应“。是指人们对于尚未处理完的事情,比已经完成的事情印象更加深刻。

反映在爱情上,就是文中金波的典型症状:因为没有机会和所爱的姑娘正式道别,所以潜意识里总觉得这场爱情没有结束,时间越久,心中未曾表达的遗憾和不甘就越多,越发引起自己的痛悔和焦虑。

而仪式感自带与众不同的属性,最能通过与平日熟悉事物的反差,凝聚和唤起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借由告别的仪式,告诉潜意识里的自己,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他们并不一定知道这个名词,但这不妨碍他们做出了有效的告别仪式。

不是为了对已不在眼前的爱人表白,而是对过往感情的一种总结和回顾,把所有的记忆,好的也罢,坏的也罢,好好梳理清楚,安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告诉它们,安睡吧,我会把你们珍藏在记忆中。但是现在,我该向前走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