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文|阿财姐姐

神州的腹地,有一个小小的桂川县,物阜民丰,交通便利。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城里汇聚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色人物。

他们也许来历非凡,也许身怀异能,也许有着坎坷的身世……不管过往如何,来到桂川县后,就和当地百姓一样,过着充满烟火气息的平常生活,对人情的感受,也没什么两样。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清明上河图局部临摹

有一天,城里来了一位精于制香的美丽女子穆迎香,平日里深居简出,与人为善。迎香初来时,经历了流言蜚语和当街被打的坎坷,直到某天,人们发现她有一个出众的夫君,才没有人敢再小瞧于她。

迎香和“夫君”龙蒴平静地生活着,因为她的制香技艺,和龙蒴洞察人心的手段,城里的种种人事接连和他们发生着关联,平静生活的表面下,各种翻滚涌动的人心和欲望也一一现形。

这是网络作家“六欲浮屠”于2012年出版的世情小说《浮世织香录》。

之所以叫它世情小说,而不强调书中的奇幻灵异成份,是因为奇幻灵异只是作者的一种手段和点缀,和其他描写人情风物的部分一起,构成了一幅《清明上河图》似的世情风俗佳作。

就象书名的备注——旧时光中的世情传奇。

说的,是旧时光里各色人物的浮沉。描摹的,是亘古不变的人心和人性。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浮世织香录》

一、 人情反复,人心易变

所有的故事,始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流言。

流言的对象是名声很好的朱菡萏。她性情爽利端庄,正要和心上人赵公子订亲,突然被不知哪里来的传言包围,说她举止轻浮不检点,象狐狸精一样迷住了赵家公子,朱菡萏一夜之间名声扫地。

朱赵两家门户紧闭,闲话传久了不再新鲜,无人回应,渐渐地转到了初来乍到的孤女迎香身上。说她来历不明是山精野怪,说她装成好人实为荡妇,话语越传越不堪,直到纨绔恶少当街拦住迎香调笑,被斥责后打得她鼻青脸肿。

那些平日里面目和善的街坊们,却无一人劝解,反倒跟着不怀好意地起哄、神色不明地窃窃私语。直到巡街的捕头何长顺路过,才救下了迎香。

随着迎香被流言包围,原先被困流言的朱菡萏,名声又突然间恢复如初,并如愿进了赵家门,和心上人过上了琴瑟和谐的日子。

而迎香被莫名其妙的仇恨和流言蜚语夹击着,无处躲藏。本以为民风淳朴的桂川县是个安身之地,谁知这里一样有满满的恶意和难测的人心。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她承受不住打击,在朱菡萏大喜之日逃去了城外的北山,却阴差阳错地救了被封印百年的“山鬼”龙蒴,自己也病倒了。

龙蒴为报恩,给她治好了病,对外又以“丈夫”的名义护着她。孤女有了支撑,桂川县的人们好像突然得了健忘症,谁也不记得当初曾给过她多少冷漠和难堪,大家重新又变得热情和善起来。

日子水一样流淌,人们的关注力很快又转移到死后尸体神秘失踪的翁老爷子,和他声势浩大地回来奔丧的儿子翁笛身上。

只要有人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故事和流言。故事也许是旧的,但流言永远常说常新,而且还会随着众口相传,越发变幻出离奇的面目和难以预测的方向来。

流言的险恶在于,它对所有的对象一视同仁,根本不会区分好人坏人。

朱菡萏和迎香,明明什么坏事也没做,却照样被流言伤害。

人心有向善向美的一面,而嚼舌根和恶意揣测别人,乃至见风使舵随大流,也同样是人的本性。

另一面,无人能引导人心、人言的走向,妄想利用它们的人,最后往往被它们反噬。因为我们都是“人”的一员,谁也逃不脱人性的束缚。

这一时我们也许无心地做了加害者,下一时就可能转变身份成为了倒霉的受害者。是是非非,都未必说得清楚。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二、 人性之毒:贪、嗔、痴、妄

在迎香生活渐归于平静之时,她的周围各色人等,你方唱罢我登场,各种故事演绎个不停。

1、贪、痴

迎香的邻居翁老爷子,平日里只有年迈的老仆相伴,死得也无声无息。

他死后,多年未见的儿子翁笛从省城赶来。借着煊赫的葬礼,一面结交城中名流,一面用专唱风月曲调的名伶来献媚于贵公子萧凤合,同时派人去官声清正的知县那里捣乱。对于父亲尸身神秘失踪一事,却并不放在心上。

这边厢,龙蒴收了翁父的两段脊梁骨,用香来引他父子梦中相会。

翁父乞求儿子,原谅自己曾经为求取名利而做下的荒唐事,并苦劝儿子见好就收,不要在高高在上的贵人中间玩火,以免重蹈他的覆辙。

但翁笛忘不了幼时被父亲虐待的往事,尤其对父亲为功名富贵欺骗和压榨他们母子,导致母亲过早去世一事不能原谅。对于父亲的劝诫,他嗤之以鼻,自信自己的手段高明,以后的前途只会更加辉煌。

萧凤合根本看不上翁笛,不但将他羞辱一番,还不动声色地夺了他梦寐以求的官位。翁笛又一次意识到,在权贵的眼里,他再富有也不过是个出身低贱的虫豸,生死富贵就是他们一句话的事。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多少人为它汲汲钻营

但他不甘心就此停止钻营。恰好萧府卖出了一个美貌丫头倾枝,他便买下她,哄骗着认为义妹,调教一番后献给背后的主子。

倾枝仗着姿色轻狂高傲,整天做着人上人的美梦,对同样身份的下人们看得贱如泥土,连落难的迎香也曾被她无端欺辱。

萧凤合是她竭力攀附的贵人,却不知自诩清雅的萧凤合根本就看不上她这样的“俗物”。

在被萧凤合发话惩戒后,本以为前途尽毁,却又在翁家绝处逢生。她不假思索地相信了翁笛把她“当亲妹妹看,为她寻找一门好亲事”的说辞,自信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管教丫头随身教导,也不能使她的轻狂减少几分。真把自己当成了大小姐,到处树敌惹祸而不自知。

追求上进本无错,但为了所谓的“上进”不择手段,出卖良心,媚上欺下,却是和作恶没什么两样。

可悲的是,翁父醒悟得晚,因此失去了妻儿。连他卖掉脊骨换来的规劝,也根本无法对已经迷了心窍的儿子,起到丝毫作用。

翁笛本来是个受父亲连累的可怜人,他讨厌父亲的作派,却在内心比父亲更加推崇“为了追求名利不择手段”,在这条不归路上比父亲走得更远,出卖的良心和尊严更多。

至于倾枝,可悲又可憎。年幼无知是小事,却天生一双势利眼,对富贵中人极尽谄媚,对贫苦之人极尽欺辱,为追求臆想中的富贵状若疯癫。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这样的人,一旦得势,就是最可怕的。她在“上进”的路上遇到的困苦,会加倍在不如她的人身上讨回来。

翁笛也许还有醒悟的可能,但倾枝愚顽的心智,却极可能使她永远意识不到这一点。也许对于她,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2、嗔、妄

迎香一开始的性子并不讨喜。温吞中带几分畏缩,畏缩中又有几分掩不住的恨意。她低调的作风也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存在。

直到故事进行到大半,她受了狐狸竹丽血腥复仇的刺激,请求龙蒴为她做个傀儡,去为她向昔日恋人讨回公道时,才明白,原来她的背后,隐藏着一个落难女被无情男羞辱抛弃的故事。

出身京城制香名家的迎香,与金陵王公子订有婚约,本应有个安宁富贵的人生,却在出门拜祭母亲时遇到劫匪。经历了九死一生后,她孤身流落到金陵,向王公子求救。哪知王公子另有新欢,为了这个烟花女子,他故意羞辱迎香不是清白之身,施舍点银钱后把迎香赶了出去。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霜打的草叶,象迎香遭难时的心境

迎香未必对王公子有多少感情,但这种“无人可信任,连烟花女都比不过”的绝望和耻辱,却在她心里扎下了根,日夜啃噬着她的尊严。她在陌生的异乡靠制香养活自己,努力面对新的困境,但关于劫匪和王公子的记忆太强大了,是一个阅历尚浅的少女怎么也绕不过的难关。

她努力压抑这些记忆,但它们总会在角落里潜滋暗长,随着时间的流逝,编织成一片不见天日的毒网。

网中除了绝望和耻辱,还有更加隐蔽却没法忽视的仇恨:对劫匪和背叛她的丫环的恨,对王公子和烟花女的恨,对无故羞辱她的桂川百姓的恨,对世道不公的恨……

竹丽对负心人大开杀戒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催生了她对于复仇的渴望,只是她不敢也无能做出那样血腥的报复,混乱纠结中,请求龙蒴做出了傀儡。

表面上,她也不知让傀儡去找王公子能干什么,她并不想伤害他。而傀儡的反应却极为忠诚冷酷,好象把她心底存在的一点恶念全部接收到了,跑到金陵,不由分说地取下了王公子的头颅,带给了迎香。

迎香神魂俱丧。种种混乱不堪的记忆和情感,全部被眼前恐怖的头颅催化成了魔障,把她牢牢地控制了起来。她没日没夜地在幻境中翻滚沉沦,差一点永堕其中。

庆幸的是她性灵尚存,还有龙蒴的耐心引导,最后关头,她终于意识到了幻境的虚妄,逃出了心魔的围困。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骊思欢

骊思欢是书中最典型的“妄”的代表。他武功高强却心硬如铁,视自己若神祗,看他人如蝼蚁,用现代的话来说,他是极其典型的“反社会人格”。

除了折辱和凌虐他人外,追求“长生不老“是他最大的心愿。尤其是打败了高手苏青云,将其残酷虐杀之后,他的狂妄更加突破天际。为得到传说中的龙神至宝,实现自己当神仙的愿望,他在京城犯下无数血案。

正是这种极度不知天高地厚的作派,让他遇上了逐渐恢复记忆的龙神——龙蒴。苏公子天人一般的高洁人品,最后却惨死在这个作恶多端的狂徒手里,这个狂徒还妄想染指神界宝贝,于公于私,龙蒴都不会放过他。

他的在常人看来高不可测的武功,在龙蒴面前毫无意义,连最微末的反抗力量都使不出来。龙蒴轻轻一弹指,就废去了他的大半功力。

之所以没杀他,为的只是遵循不可说的“命运”,把他送给苏青云的徒弟罗环,做为罗环成长为一代大侠的“祭旗礼”。

再狂妄的人,迟早也会遇上强大的对手,不把别人当回事,最终的结局一定是自己更不被当回事。

伟大的牛顿告诉我们: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不管付出的是好是坏,最后一定是以同样甚至更大的力度反弹回来的。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罗环

三、 无人不在红尘中,持正与否全在自己把握

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间。——(唐)白居易《太行路》

以桂川县为代表的书中世界里,人神妖鬼,形形色色,不分背景来历,全都在红尘中打滚历炼。

看似平静的世界暗流涌动,纷争和烦恼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消失,连修为高深、看透世相的龙神,也曾经被打落神坛,依靠凡人弱女的解救才能重现于世。

身份和财富的高低并不能代表人品的贵贱。名满天下的道门高人,也会趁虚而入打劫龙神的宝贝,再将龙神封印起来。

品性高洁的天才苏公子,惊才绝艳,却意外窥破自己“永远当不了主角,付出再多也是为人作嫁“的悲剧命运,从此心灰意冷,离家远走西域。

还有贫家女辛厨娘,因为出身被人轻视,和丈夫勤扒苦作,却又因貌美招来家破人亡的惨剧,只能咽下血泪,连夜逃离家乡。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人群熙熙攘攘,谁都有无数故事

每一个人,如果深扒,都能扒出无数的伤痛来。

我们无法成为神通广大的龙蒴和松君,没有他们历尽沧桑后,深沉如海的智慧。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象骊思欢那样邪性;也不都象翁笛,为实现自己的野心不择手段;象倾枝那样尚未得势便猖狂的也不多。

大部分的人都象迎香,受过伤,仍然努力生活,依靠自己的努力和旁人的帮助,奋力挣扎出大大小小的困境。

或者可以学习辛厨娘,立身清正,不慕富贵,把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美貌舍去,用平凡的面目换来平静的生活,成长为龙蒴口中“灵性十分美丽的”智慧之人。

另一个“灵性极美”的人是苏公子。尽管他被命运的诅咒困扰了一生,却并不因此堕落,反而在流浪途中救了落难孤儿罗环,用尽心血培养他成才。虽然他惨死在了骊思欢的剑下,但他教导出的罗环却为他报了仇,并将他的心法发扬广大,为师门立下了巍巍丰碑。

旧时的世情,不变的人心——《浮世织香录》

四、 结语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小至我们生存的地球,大至广阔的宇宙,任何地方都在受着规则的束缚,这也意味着,根本没有所谓的“桃花源”。只要活着,逆境和挑战就不可避免。

但就象书中各个人物选择的道路一样,对自己是否有清醒的认识,选择怎样的方式生存,最关键时刻的选择权还在自己手中。

有人说,最大的勇敢就是在看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选择热爱生活。

这句话,对于真实和虚拟的世界都一样适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