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小说 正文

庭妍《不婚情人》(青梅竹马系列之二)


男主角:蔡鸿杰女主角:郭芷菱
内容简介哎,不是她自甘堕落要卖身只因老爸经商失败、老妈柔弱无助做人家的独生女必须有肩膀扛起重担不过古有明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所以她坠入风尘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贵人——这位昔日的邻家大哥哥不仅解决她的经济难题还供他们母女俩衣食无虞,帮助她顺利完成学业简直称得上施恩不望报的好人好事代表呃……欸……啊喏……她这番话好象说得太早了原来人家打的算盘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而且还怕她一个人不够力,要她多生一个来报恩……
第一章
黑夜愈深沉,霓虹愈闪烁,各大酒店内愈是纸醉金迷。
在北台湾的酒店中,“可人儿”算是声名远播,采取高消费会员制,来这里的男人大多是企业家或是小开,里面近百间的包厢,只要封厢,客人就有绝对的自由与使用权,而且是你情我愿,事后毫不相干,让许多风流成性又不爱桃色纠纷的男人十分满意。
郭芷菱穿着白上衣、蓝色牛仔裙在店门口附近徘徊,引来不少人的注目,但她视若无睹。
怎么办?
要进去吗?
不进去行吗?
她实在是想不出办法,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她在网络上查到,来这里消费的男人都是大富大贵,只要能够进去当酒店小姐,就一定能够筹到钱还债。
上个星期,她才刚满十八岁,迎接她的不是庆生派对,不是贺礼祝福,而是父亲在情妇家中猝死后,遗留下来的三千万债务。原来他们家早已负债累累,所有的财产都被生性挥霍的父亲拿去抵押贷款,以维持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的奢华生活,至于父亲和朋友合开的公司,也是亏损连连,早就换人经营了。
这些事情,她和母亲都被蒙在鼓里,直到父亲死了,问题才浮上楼面。
她跟母亲都不懂得理财,只懂得花钱,幸好母女两人手上还有些珠宝可以变卖,即使住处被查封了,还能够暂时租间房子容身。
只不过,母亲养尊处优惯了,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在家中的经济来源中断之后,就靠着她在一家小公司打工赚取微薄的薪水度日。
虽然她今年刚考上一所公立大学,但是……开学时付不付得出学费都还是个未知数。生活费再加上固定要支付的债务,对她而言真的好吃力,但她不敢告诉天天以泪洗面的母亲,自己的负担有多沉重。
望着眼前的豪华酒店,郭芷菱进退两难。
不进去,明天要缴的钱从哪里来?
进去,她就只能断送自己的未来!
最好的情况,是被某个富家公子相中,当他的情妇;最糟的状况,是沦落风尘,当个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妓女。
但不论是哪种状况,都让她有如置身冰窖之中,全身发寒……
想起母亲无助的神情,郭芷菱咬紧牙关,踏进酒店大门,笔直的走到柜台前方开口:“我想应征!”
妈妈桑陈淑珍打量着郭芷菱,见她散发着纯真可人的气息,一双明眸大眼像上等的钻石般闪烁动人光彩,知道这是一块难得的璞玉。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她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只是淡淡的问:“你要应征?”
“是的。”郭芷菱坚定的直视她。
陈淑珍微微一笑,调侃道:“这里不是学校,我也不是教官,不用那么中规中炬、一板一眼。”
郭芷菱愣了下,脸蛋晕红,不知所措。
“我这里需要的是适应力强、八面玲珑的员工,能够照顾好客人的各种需求。你看起来……满十八了吗?”
“满了。”为了证明,郭芷菱还将身分证掏出来递给陈淑珍。
陈淑珍看了一眼,笑道:“嗯。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我……都可以。”
“好,那今晚先实习,明晚正式上班。”
这么快?郭芷菱心里一惊。
“有什么问题吗?”
“没……呃,有!”郭芷菱怯怯的望向陈淑珍,“我想要预借现金,可以吗?”
“你还没上班就要先跟我借钱?”陈淑珍眯起眼,上下打量着她。
“对不起,我有急用。”
陈淑珍想也知道,这么个清纯少女会来酒店上班,必定有难言之隐。如果她不答应,这小女生想必会到别家酒店去借,她不打算放弃这块上等的璞玉。
“可以,要多少?”
“五万。”
“成交。不过,你的身分证要抵押在这儿,等你还清了借款再给你。”
听见陈淑珍要把押她的身分证,郭芷菱有点踌躇,但现实的压力紧追着她不放,她咬着牙点点头。“好,那……下班前我再拿身分证跟你交换……”
“就这么说定了。你放心,我不会拿你的身分证去做坏事的。”
陈淑珍笑说,“现在,先去换件制服,我会让雪艳带你实习。我们这里不用本名上班的,你要取什么花名?”
“我……”郭芷菱结结巴巴,她没想过这问题。
“这样吧,你就叫菱儿好了。”陈淑珍干脆地说,她使个眼色,坐在角落的雪艳随即走了过来。“带菱儿下去换装,她是新人,由你调敦。”
“我会的。”成熟高姚的雪艳化着浓妆,看见郭芷菱天生丽质、皮肤好的不得了,心里难掩嫉妒。
“跟我来。”
“好。”郭芷菱呆呆的跟在后头。
制服?
若以为她穿的是像学生时代那种清纯水手服,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身上穿的“制服”,是一套鹅黄色低胸无袖又露背露肩的薄纱连身礼服,质料上等,幸好及膝的裙摆让她不至于惊叫出声。
生性保守的郭芷菱一脸尴尬,白里透红的肌肤不用化妆就显得动人,让一旁必须化浓妆以遮掩痘疤和细纹的雪艳气得牙痒痒的。
“走吧!”
“喔……”郭芷菱轻轻点头,双手仍不由自主的拉高衣襟,又扯低裙摆.
“别拉了,这一件衣服要上万元,弄坏了小心你赔不起。”雪艳睥睨道。
郭芷菱赶紧放下手。
是呀!她真的赔不起!
今非昔比,若在以前,她动辄花费几十万,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现在却要对一元五角缁铢必较。
“快走,别发愣。”雪艳走在前头,叨叨絮絮的,“真不喜欢带菜鸟,又笨又呆,什么都不会,浪费时间。若是赶快去王董面前,至少还有上千元小费可以领,带菜鸟又不会加钱,真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对不起……”郭芷菱只能在她身后充满歉意的低语。
雪艳不理她,扭着屁股大步大步的往前走,郭芷菱在后面亦步亦趋,生怕跟丢了。
突然,拐了一个弯之后,她竟然看不到雪艳了!长长的廊道上没有任何人影,只有一间又一间的包厢,她惶惑的目光梭巡着房门,一脸无助。
“身艳到底在哪一间房里?”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喃喃自语,偶尔从门缝传出几声浪笑娇吟,让她打从心里开始害怕。“不然,我先回家好了……”
就在她踌躇不决之时,离她最近的门打开了,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打赤膊走了出来,原本发怒的眼神在接触到她后变成发牢骚,“你到了怎么不进来?
快点,老子快等不及了。”
“我……我不是……”郭芷菱充满恐惧的摇着双手。
“啰唆什么!穿成这样还会是清纯玉女不成?”中年男子的神情充满肉欲,粗鲁的将她扯进房里,关上门,落锁。
郭芷菱被他强猛的力道甩到床边,整个人七荤八素。
男子搓搓双手,一脸贪婪猥亵,“想下到来这里可以得到这么美的货色,真是卯死了!”他猴急的想要一亲芳泽,扑上郭芷菱曼妙的身段。
郭芷菱心中一惊,下意识往旁边一滚,躲过他的泰山压顶。
“宝贝……你想要玩欲擒故纵吗?没关系,我陪你……”男人盯着她若隐若现的胸前,露出淫秽的邪笑。
多丑恶的嘴脸啊!郭芷菱惊惧不已,内心充满嫌恶。
“我不是你要的那种小姐,我……我要走了……”她害怕的起身,步伐踉舱地往门口奔去。
“想走?没这么简单!”男人挡在她身前,恶狠的说:“乖乖的到床上去,否则少不了你苦头吃,到时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不……不要……”郭芷菱惨白着脸,拉开喉咙尖叫,“救命呀!
不要…
…我不要……”
男子火大了,动手扯破她的上衣,露出她白嫩饱满的乳房,狞笑着伸手往她摸去。
“救命呀!救命——”郭芷菱吓坏了,不知哪来的气力使劲往前一推,竟把中年男子推坐在地。
利用这空档,她快速地开门逃跑,但中年男子随即追上她,用力箝住她纤细的手腕。
郭芷菱痛叫出声:“啊!好痛……我不要……救命啊!”
神色狰狞的男子一手扶着裤裆,一手紧抓着她,看见他男性的象征高高突起,像要撑破裤子一般,郭芷菱睁圆大眼,惊悚万分。
“救命……好痛……好可怕……啊啊……救命啊……”她嘶吼着,用尽一切力量想要引来救兵。
男人满脸怒容的暍道:“进来!”
“不……我不要……”情急之下,郭芷菱用力的往他手臂咬下去,趁他一松手就往走廊上跑。
“回来……臭娘儿们……”
“啊……求你……”
水床上,两个赤裸的身躯交迭着,男上女下,男人的手不断地戳刺着女人隐密的穴壁,搅动满溢的淫水。
女人忘情的抚摸着自己硕大的双乳,媚眼含笑,脸带桃晕,勾魂般的望着英挺的男人,忽视男人那讥笑的神情,只想获得性欲的解放。
“给我……”
“好,换你服侍我。”男人翻个身,躺在水床上,硬挺的男性一柱擎天。
女人跨骑在男人腿上,弯下腰手口并用的套弄着灼热的铁杵,舌尖有技巧的旋弄着,让男人低咆一声,迅速的反客为主,拉起女人让她俯趴,然后按住那丰美的臀办,由后进攻。
“啊啊……”女人孟浪地淫叫,“好舒服……啊……不行了……”
他猛烈地抽刺动作让水床摇晃起来,使得一次次的进击更深入,也让女人几乎要虚脱了。
一会儿后,他把白浊的精液洒在她的背上,起身穿衣。
“你好棒……再来一回好不好?”女人贪恋他高超的技巧,娇声乞求。
“支票拿了就走,我想静一下。”
“再来一回嘛……”女人嗲声说着,“你弄得我好舒服……”她跪坐在地,直接抚上他的男性欲望。
男人嫌恶的皱眉暍道:“滚!”
他犀利冰冷的眼神让女人肝胆俱裂,当下不敢再造次。她飞快的穿好衣服,看见支票上的数目时眼眸一亮,笑吟吟地扔下飞吻。
“有需要的时候随时找我哦!谢谢啦!”
男人不置可否,躺在床上。
女人吻着支票,欣喜过头而忘了将门给关紧,留下虚掩的门缝。
男人在床上闭目养神,但一声声凄厉的叫声让他蹙眉。
叫床有必要这么卖力吗?卖力到……像是被强暴般夸张……
是哪个男人的功力这么强?他都忍不住好奇了。
不对!这里的隔音设备极佳,他怎么会听到怪声怪叫?
他起身,发现房门未关好,不禁皱眉走上前。
郭芷菱边跑边回头,中年男人凶神恶煞的模样让她吓坏了,她跌跌撞撞的,不小心闯进了一扇没有关上的门扉。
“啊!”她整个人跌进一副温暖的胸膛,短暂的失了神。
“那骚娘儿们呢?”男人的声音传来,脚步声也往这方向赶来。
郭芷菱回过神来,反射性的关门,锁上。
她靠着门板,双手不停颤抖,膝盖发软。
看她吓得……就像是误入地狱的小天使……
一个身材窈窕、曲线美好的天使……
还有点眼熟!
男人看着她陷入沉思。
“啊!你在看哪里?色狼!”郭芷菱发现他直勾勾的注视,遮住胸前低叫。
“你是芷菱?”她羞涩低叫的模样勾起他儿时的记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迷糊不解。
“你的衣服……拿去,先穿上。”他取来自己的外套让她穿上。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你忘记我了?”他不答反问。
郭芷菱看着他的浓眉、挺鼻、薄唇,最后才怯怯的接触上他那双自信中带点邪气的眼眸。
“真的忘了我了?”他不得不给予提示,“小迷糊?”
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叫她!郭芷菱讶异得张大了眼,“蔡大哥!你是蔡大哥?”
蔡鸿杰——她幼儿园到国小三年级这段时间的邻居,大她四岁,是她住在阳明山别墅时唯一的玩伴。
不过,后来她跟父母搬到内湖去,就跟蔡鸿杰断了音讯。
“好久不见了,蔡大哥,你还认得我?”她惊喜不已。
“小迷糊,你怎么会来这里?是不是又胡里胡涂的乱闯?”
“我……”她吐吐舌,绞着双手。
“我送你回去,你爸妈一定很担心你。”
“我爸……”她眼神戚伤,摇摇头,“就算想管,他也管不了我了。”
“小迷糊?”蔡鸿杰有些不解。
“我爸死了!”
“对不起。”
蔡鸿杰刚从国外回来不到一星期,对国内的新闻还没有时间多注意。
这几年,他们家的工作重心都在美国,因为最近台湾的分公司出了些财务问题,刚修完企管硕士的他才自告奋勇回国接管,并且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抽空出来“纡解”一下身心,想不到这么凑巧,就让他碰到了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那段两小无猜的岁月还满让他怀念的,特别是她最爱黏着他左一句蔡大哥、右一句蔡大哥,那甜甜柔柔的嗓音让他百听不厌……

Page 1 of 10
Firs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