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小说 烟云锦慕

烟云锦慕

烟云锦慕插图

鸦雀嘶鸣,荒草覆没。

天灵城的边境比想象中的还要荒凉阴冷。伊锦儿独自走在荒凉的漠土之上,艰难地前进。一阵狂风袭来,伊锦儿险些摔倒在地。腰间的灵佩散着微弱的光芒,伊锦儿咬着牙,又将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些。

你一定不准有事!

尚云九慕,我来了……


“将军,昨日一战之后,那境外的妖物愈加猖獗狂暴,更难对付了!”

帐火通明,一士卒急忙来报。

正座之上,一人身披盔甲,凝眉一皱。油灯的火光照红了他的半边脸,使他原本便冷峻的面容愈加严肃。

尚云九慕拧了拧眉头,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士卒退下,“好,知道了…”

天灵城长期遭受妖物袭击,亏是尚云家有着半神血脉,镇守边境,才得以制衡众多妖物,保天灵城的安全。

若是一般妖物便不足为惧,可这一个月来,那妖物的实力增长,似乎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其之后,凝聚妖物,操纵棋盘。

昨日夜里,妖物突然袭击。九慕领兵抵抗,倾尽全力才得以击退,而在交战之中,九慕察觉到那股力量,竟然是一只千年灵狐!

那灵狐虽不出手,但却能使全体妖物的势气高涨,实力大增。若是它出手…恐怕会是全军覆没。

“灵狐再现……为了什么呢?”九慕查过资料,那灵狐原是来自云岭山上,修为极高,不喜世俗,本不应该参与天灵城与妖物交战之事,却不知为何出现了。

九慕猜不透,也愈发头疼起来。他挺了挺身子,手却恰好碰到腰间的灵佩,便一阵伶仃声响。

“丫头……”瞥见这灵佩,九慕便又神伤心疼起来。那是他未婚妻伊锦儿的定情信物。说起来也是缘分,他们自幼年相识,仅是相处一天,而后他跟随父亲修炼,再次与她相见竟已是十年之后。

幼年时他脾性顽劣,去她家做客,竟把她欺负地够呛,拽辫子、扯衣服,竟还把她推倒在了泥潭里,惹得她回去被她父亲好生责罚了一顿。

这事也被她一直记恨着,想要报仇雪恨。十年后她长大,得到他的消息后便不远千里想要偷袭他。

那时她趴在路边的树上,袋子装着涂满辣椒油的小石子,准备用弹弓狠狠地把要路过此地的他打成蜂窝子。

可世事难料,小丫头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一只大鸟飞来乱了她的阵脚。结果从高高的树上摔下来,一头栽进了他的怀抱里。而那些可怕的小石子,要不是他用斗篷挡着,她的脸早就被毁了。

双眸相视,那一瞬,时间仿佛在两人的心里下了蛊。他看着那张气恼又写满茫然的脸好笑得气打不出来。而她,则是沉溺在他的美貌之中无法自拔。

两人一见钟情,又是旧时相识,便许下了承诺,私定终身。

虽那丫头整日嘟囔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女子报仇三生三世不够,她这是预备欺负他一辈子”,却也总替他着想,为他担忧。

此次抵御妖物离开她,已有一月半旬,也不知她如何?九慕扬起头望着帐外,离开时看她双眸含泪,心里也是疼痛不舍,奈何这一战艰难困苦,不知何时可与她再见了……


夜里的边境荒漠寂静得可怕,九慕的军帐熄了火,仅剩几个士兵在外站岗侦查。

忽的一阵狂风起,士兵们纷纷眯了眼,转过身去遮挡。而刹那之间,有什么东西从暗处一窜而过,没了踪影。

九慕的帐外,一抹低矮的影子悄然钻入,窜上床榻。它踮着脚,迷起眼盯着九慕看。

风千墨……我终于等到你了!

它的眼里忽得有些湿润,轻摇了摇尾巴,闭上眼,极为神情地低下头去。

正欲碰上九慕的唇,却不知怎的被九慕察觉到了。九慕睁眸,一个激灵,伸出一掌便向它打去。奈何那狐狸颇为灵敏,轻松一跃便躲了过去。

九慕紧蹙眉头,立马起身抽剑向它连刺几刀,可却落了空。

剑刃冷光之间,那狐狸却丝毫不畏惧,极为轻松地躲过了尚云九慕的进攻。这倒令九慕气恼万分,身为半神血脉,又是尚云家的最强者,今日竟被一只狐狸耍得团团转!

“你究竟想做什么!”九慕将剑指向那狐狸,却不再进攻。

而那狐狸却不再乱窜,而是踱步而来,正对着九慕。“千墨,你一点也不记得我了?”

九慕满是疑惑,却也不敢轻易作答,“我知道您是云岭山上的灵狐,论辈分我该称作您为前辈,只是不知您为何会到此地?据我所知,这些琐事您应该无心插手吧?”

“哈哈哈,前辈?”那狐狸仰天大笑了一番,“看来你是一点儿也不记得我了。”狐狸轻点着脚步,绕着九慕看了一圈,“你便是他,我不会看错的……”

“前辈所言何意?”九慕愈发紧皱眉头。

狐狸转过身去,又像是对九慕诉说,又像是喃喃自语,“你就是他,只不过还不完全是他……”

“前辈?”

九慕越想越觉得蹊跷十分,看来这灵狐并非是来交战,而是另有目的!心想着,他又剑握紧了三分。

“九慕,九慕!”突然,帐外传来一个令九慕朝思夜想的声音,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九慕一听见这声音,便是欣喜若狂,“锦,锦儿?”正欲放下剑,立马冲出去,却不料眼前的狐狸快他一步,猛地窜了出去。

而等九慕追出来,却见那狐狸将锦儿要挟于手。

哼,哪儿来的臭女人竟然令千墨如此欣喜!狐狸的眼中充满戾气,用尾巴将伊锦儿勒的愈加紧。

“九,九慕!”那尾巴缠得伊锦儿难受至极,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用微弱而嘶哑的声音唤着九慕。

九慕心里自是焦急万分,眼看着锦儿双眼发红,一脸痛苦,他愤怒地握紧了双拳,“妖孽,你做什么!快放了锦儿!”

“哼,方才还叫作前辈,如此便叫妖孽了?”狐狸见九慕为了伊锦儿如此对她说话,心里便越加发狠,“你若想救他,便随我而来!”

狐狸说完这话,便转身跃起,带着伊锦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锦儿!”眼看心爱的人被带走,九慕顾不得多想便追了上去。可恶,不管你这妖孽要做什么,要是敢伤害锦儿,我必不饶过你!


寒夜凉风,风沙肆虐着天灵城的边境。尚云九慕也不知追了多久,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进来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秘境。这里古树参根错节,烟雾缭绕,还有不少幽幽鸟啼,仿若奇幻仙境。

九慕紧握手中的剑,谨慎地向前走去。这究竟是什么地方?那妖物把锦儿带到哪儿去了?九慕越想锦儿,心里便越发焦急担忧。

“千墨,你瞧那株灵草好不好看?”身后传来一声银铃般的少女笑声。

转身而去,九慕看着眼前渐渐显现出一个妙龄少女,一身雪白衣裳,清新脱俗。她眉眼盈盈,正指着不远处的一株灵草嬉笑着。

这是幻觉?九慕皱眉,心觉不对,正欲上前一探究竟,却见一人直直穿过自己的身体,朝那少女走去。

“淑烟,你若喜爱,我便替你采来……”那人手执一玉笛,向那少女缓缓走去,温柔地替少女拂去头上的落叶。而待他将身子转过来,那张脸着实令九慕睁大双眼,震惊万分。

这,这是我?九慕紧盯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偏是不敢相信这一画面。不对,这一定是幻境,是那妖物的伎俩!九慕迅速地抽出剑,飞身过去,将那幻影打散。

可那幻影才消退,九慕一阵头晕目眩,又来到了另一个场景之内。

大红喜字贴满了小小的屋子,红烛摇曳,眼前的人一袭繁华嫁衣,坐在床边静静地等待情郎。

九慕站在一边,他不知新娘是什么感觉,只是见她的手指一直绞着衣角。

门被轻轻地扣开,他穿着鲜红的衣裳,面带微笑地坐在她身旁。

“淑烟,今夜过后,你便是我风千墨的结发妻子了……”他的声音极尽温柔,似怕惊扰了此刻。

“那,你还不快掀开我的盖头啊,快闷死了……”新娘子的声音带着些怨气,但更的是是娇羞。

他轻轻一笑,温柔地将她的盖子掀开。

双眸相视,他宠溺地抬起手,轻抚着她的脸庞,“淑烟,你今日真美”

她害羞地低下头去,却也不抵抗他的怀抱,“那,你要答应我,要一直陪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我……”

“好”

郎情妾意,美如画卷。可九慕看着这一幕,心里却始终不知所味,而他的头越来越疼痛,仿佛被填满了什么。

九慕跌跌撞撞地向前倒去,桌上的酒壶杯子摔落,发出响亮刺耳的声音。

“千墨,千墨!”

画面又转换了,这一次,同样的场景,墙上的喜字却已经泛白落灰。

九慕循着声音,颤巍巍地向前走了几步。

女人绝望地痛哭着,泪水模糊了她的妆容,碎发散落在她的眼前,遮住了她的眼睛,她却也顾不得撩起。

“千墨,你不要离开我,我不准你离开我啊!”女人痛哭着,不停地摇着床榻上的人,可那人面色惨白,却是一丝回应也未有。

眼见着阴阳相隔无处寻的悲剧,九慕心中也是隐隐作痛。他缓缓向前,蹲下身子瞧着眼前心如死灰的女人。

女人虽然无心梳妆,发丝凌乱,妆容随意,但可以看得出她的芳华依旧,可再瞧着床上之人,皱纹已布满他的脸,那双深深凹陷的眼窝也透着岁月流失,风骨不在。

九慕垂下敛眸,不知为何,他很想去安慰眼前的女人,可他伸出手,去触碰她的一瞬间,这一切却忽的消散,不知所踪。

“人和妖相爱,便是这般无奈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那声音虽妩媚温柔,却也透着浓浓的无奈与悲伤。


九慕缓缓起身,沉重地转过身去。

纤细白皙的手轻纱珠幔,女人低垂眼睑,身姿曼妙地朝九慕走来。九慕看着女人,知道她就是灵狐,也是方才画面中的女子淑烟。

女人有着魅惑众生之相,美艳至极。一双杏眼水灵动人,她看着九慕的神情中饱含情意,“我们曾经那么相爱,你叫我如何能承受他的离去……”

“可人终有一死……虽悲伤至极却也是无可奈何……”九慕冷淡地说着,“前辈,虽然我很同情你,也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请你把锦儿还给我好吗?”

“他离开了我,可是我还是爱他,我永远也忘记不了他的温柔……我发誓一定要等他的轮回转世,再续前缘……”淑烟似没有听见九慕的话语,只是独自呢喃。

九慕的脸色渐渐阴沉,锦儿现在如何他还不知道,他可不能继续和她耗下去了!

“千墨,千墨,三百年了!我终于等到你了……”淑烟倏地情绪激动,忍不住落下来了,她看着九慕,不自禁地相拥而去。

可九慕却无情地将她一把推开,“前辈请自重!我不是风千墨,我是尚云九慕,我爱的人是伊锦儿!”九慕盯着眼前的女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不,你就是我的风千墨!”

“我只是和他长的一模一样,但永远不是他!”九慕地脸色越来越差,腰间的灵佩散着微弱的光芒,这不免令九慕越发担忧,灵佩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这是说明锦儿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好,

“说,你把锦儿弄哪去了!”九慕愤怒地拔剑,指向淑烟的咽喉。

冰冷的剑体触及淑烟的肌肤,她怔怔地看着九慕。不,她的千墨怎么会这么对她呢?呵,伊锦儿,都是那该死的女人夺走了她的千墨!

“你说那个贱女人?她是来找你的,她要把你夺走,我自然不会让她好过!”淑烟冷哼一声,将九慕的剑奋力打落,随即一个跃步抽身而去。

九慕拼命追赶,至一处高崖,他停下了脚步。

眼前的女人双手扼住锦儿的咽喉,正得意洋洋地看着九慕。

九慕的眼底张扬着怒火,他挥舞着剑,几乎要失去理智,“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你和我在一起!和从前一样,我们一起生活,一辈子在一起!”淑烟看着那张和千墨一模一样的脸,她期待,期待他说好。

“不可能!我说了,我不是你的风千墨,我只爱伊锦儿!”九慕压低双眸,沉着声音。

“你!”九慕的话刺痛着淑烟的心,她也越发愤怒,她恶狠狠地盯着手里的伊锦儿,嫉妒地发狂,“你凭什么值得他爱,啊?”

伊锦儿流着泪,痛苦地挣扎着,她看着九慕,听着九慕说他爱她。“九慕……我也爱你……”

呵,好一对痴情人!淑烟冷笑着,突然改变了主意,“好啊,既然你为了这个女人,不愿和我在一起,那我也不杀她了”淑烟逐渐将手松开,把伊锦儿猛地推向九慕。

“锦儿!”九慕一个纵身,将锦儿抱在怀里,他看着锦儿的脖颈红成一片,心疼的不得了。而锦儿也是紧抱着九慕,努力让自己不再哭鼻子,她可不能让九慕担心。

可正当九慕与锦儿相拥在一起,疏忽大意,淑烟却突然凶光毕露,狠狠地向九慕袭来。

“唔……”淑烟千年的功力,岂是九慕能够抵挡的?九慕被打开去数米,猛地吐了一口血。

“九慕!”锦儿急忙地朝九慕跑去,用身体挡在九慕之前,“求求你,不要伤害他!”锦儿痛苦万分,此刻的她只是恨自己没有半点灵力,拖累了九慕。

淑烟无视伊锦儿的话,轻轻一个抬手,把锦儿甩向了一边,用藤蔓捆绑住了。

“尚云九慕,今日我只杀你们之间的一人,要想她活,你便死,但只要你愿意……”

话还没说完,九慕便将行打断,下定决心地说道,“杀了我吧!”他抹开嘴边的血迹,用剑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我打不过你,你杀了我,放过锦儿!”

“不,不要!”听到九慕要为了她牺牲自己,锦儿奋力的大喊,想要恳求九慕不要这么做。

“你闭嘴!”淑烟没想到九慕会回答地这么快,她恨,她恨伊锦儿,也恨他的不顾情分,冷漠绝情,“你当真这么爱她吗?好啊,我成全你!”

淑烟的心被伤得支零破碎,她扬起颤抖的双手,将自己的灵气都集中到一点……“千墨,你为何不给我机会!?”淑烟的瞳孔怒张,用力地将一掌打在九慕的胸口。

九慕的身体瞬间崩裂,他应声倒地,了无生机。

淑烟看着九慕倒下,心中却不知道何滋味,只是脸上的泪水太过于冰凉。

“九慕,九慕!”女人嘶吼的声音更加悲切,淑烟挥挥手,解了伊锦儿的束缚。

伊锦儿不舍一分一秒,努力地向九慕奔去,趴在他的身上痛哭流涕,“九慕…九慕你醒醒啊,呜呜呜……”

淑烟看着此刻的伊锦儿,却仿若有自己当年的影子。

“你当真如此爱他?”淑烟淡淡地问道。

“一生一世一双,他死了,我便也不愿活了……”锦儿哽咽着,答道。

“那你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吗?”

“是”

“我有办法救他,但是你得把身体给我,愿意吗?”

淑烟的话给了锦儿希望,她忽的起身盯着淑烟,急切地问道,“此话当真?”

淑烟眼底掠过一丝惊讶,随即又变回冷漠,她不作答,只是点了点头。

锦儿拭去泪水,艰难地笑了笑,“九慕出征,我在家等了几日便觉得心底绞痛难忍,你等了他三百年……一定对他用情至深”

淑烟沉默着不说话。

“我也很爱很爱他,可如果可以救他,我便愿意把身体给你”锦儿笑着,闭上眼向淑烟走去,“我相信前辈,说过的话一定算数,求你,救救九慕吧!”

淑烟愣了许久,风吹乱了她的发丝,也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有过一瞬间的不忍心,但是对于那个在她心底沉睡了多年的人,她无论如何都放不下。

“好,我答应你。”


风沙吹拂间,伊锦儿靠着树桩,沉沉地昏睡过去。淑烟将九慕的身体扶起,为他服下聚灵丹,再耗费了两百年的功力将九慕的魂魄神智召回重聚。

方才打九慕的一掌,虽是用尽全力,却还是留了情,没有将九慕的魂魄打散。淑烟替九慕疗着伤,心中却存有顾忌,若我用伊锦儿的身体面对你,你还会拒绝我吗?

转眼间,黑夜更替白昼……

九慕动了动眼皮,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扶着额头,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

我,发生了什么?

此刻的九慕有些记忆不清,可正当这时,伊锦儿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叶水,向九慕走来。

“九慕,你醒了?”伊锦儿见九慕醒来便是欣喜得不行,连忙跑到身边,将水喂给了九慕,“来,先喝点水。”

“锦儿?你怎么在这里?”九慕感到奇怪,头又不自然的疼痛起来,那些碎片式的记忆便又疯狂地在脑海中盘旋,“狐妖……淑烟!锦儿,锦儿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九慕忽得记起了一切,他,不是死了吗?九慕紧张地挽住锦儿,仔细地瞧了个遍,“锦儿你没事,有没有受伤?那狐妖呢?”

一连串的问题令锦儿晃了神,但随即她笑了笑,回道,“放心,我没事,那狐妖在最后一刻终于想明白了,也是可怜我们,便放过我们了,她啊已经走了。”

就这样走了?九慕心存疑惑,却又相信锦儿不会骗他。“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回去吧!”

九慕带锦儿回了边境军营。在他们与狐妖纠缠的时间里,那些妖物似乎也无心进犯,偏是安宁了许久。

灯光恍惚,九慕盯着那灯芯发呆。虽然事到如今,一切看似都平定了,但九慕心里始终觉得不对劲,感觉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这时,锦儿端来一碗莲子羹,说是要九慕尝尝她的手艺,好好暖暖身子。

莲子羹……九慕接过莲子羹,看着羹里丰富的材料,飘香四溢,令人垂涎欲滴。他宠溺地笑了,“锦儿,你这手艺可是不错啊!”

锦儿一听这话,心里便像是被泼了蜜,也是害羞地低下头去,“那,你便多吃些…”

“对了,回去之后我们商议一下何时成亲。”九慕放下莲子羹,牵起锦儿的手,“锦儿,你愿意吗?”

“我愿意!”还来不思索,锦儿便脱口而出,太好了,我终于要成为你的妻子了!

“好……”九慕的神情忽得黯淡无光,他将锦儿搂入怀中,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着,“锦儿,能够与你相遇便是我三生有幸,我这辈子,认定你,只爱你一个人,只要你平安无事便是我欢喜……”

“锦儿,傻丫头,如果没了你,我活着便又什么意义呢?”

“九慕?”锦儿略皱眉头,她有些不明白九慕在说些什么,“九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你?哈哈哈!”九慕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将锦儿一把推开,他凶神恶煞地指着眼前的女人,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她,你不配!”

什么?锦儿硕地睁大双眸,心底猛地一坠,“九慕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哈哈哈,你自然不明白?你又不是我爱的锦儿!”九慕说着,将桌上的莲子羹一把摔在地上,“锦儿不爱下厨,更不会在莲子羹里放我不喜的荨草,而且我与锦儿的婚事早便定下了,要不是这一战,她早就成为我的妻子了!”

九慕怒目而视,似要把眼前之人用怒火焚烧殆尽。

“呵,没想到你还是看出来了……”锦儿不甘地看着九慕,“九慕,如今我便就是伊锦儿,你为何不能娶我?”

“哼,别以为你夺了锦儿的身体,便可以让我和你在一起……”九慕沉下脸,向后退了几步。

淑烟看着九慕的举动,有些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九慕冷笑一声,用剑将自己的身体狠狠割破,刹那间鲜血直流,“你是千年的狐妖,我的修为不够,打不过你,但我也是半神的血脉,以血为祭,把你从锦儿的身体里逼出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疯了,这样你也会失去半条命的!”淑烟不敢相信,她千辛万苦将他救回,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如此付出?“我等了你三百年,你为何看不见我!?”淑烟怒吼道。

“闭嘴!老子告诉你,别说三百年,便是一千年,一万年,我也不会喜欢你的!我是尚云九慕,不是风千墨!”九慕使出浑身气力,红色的光芒在九慕身体四周弥漫开来,他的神情开始扭曲,“把,锦儿还给我!”

“呀啊——”九慕奋力向淑烟打去,那些红色的血液凝成束缚,将淑烟紧紧包围,那是神的血液,狠狠地灼烧着淑烟的魂。

“啊——”淑烟痛苦地叫喊着,血光将她硬生生地逼出了锦儿的身体。

一道光从锦儿的身体里射出来,淑烟口吐鲜血,重重地被神血的气流打到墙上,翻滚到地上竟成了半妖半人的模样。

唔……没想到这神血这么强,我千年的修为竟被打去了一半。淑烟勉强撑起身子,神情已然憔悴无力。

锦儿的身子没了淑烟的支撑,软绵绵地倒下。九慕此刻已是半条命去了,他的大半身体被鲜血染红,面色苍白,他几乎不能直立,却还是用双手支撑着,爬到了锦儿的身边,痛苦而又情深地唤着她的名字,“锦儿,锦儿你醒醒……我,我把你找回来了……”

可,无论九慕如何声嘶力竭地唤锦儿,锦儿的双眼却始终无法睁开。任凭九慕如何坚强克制,眼泪却还是落了下来,这一刻,他无奈而绝望,哭的像是个孩子,“说好要报复我一辈子,永远不会原谅我的……你怎么能离我而去啊,锦儿!”

九慕费尽最后的力气,用力地将锦儿抱在自己的怀里,号啕大哭。

淑烟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却忽得了无牵挂,心里面也莫名一阵轻松,不再有任何执念,“九慕,将这灵仙露替她服下,我可以救她……”

淑烟将一小白瓷瓶扔给九慕,可九慕拿着瓶子,却不敢有所为。

淑烟看出了九慕的心思,扯了扯嘴角说道,“放心,我不会再害你们了,我想明白了,虽然千墨不在了,但我和他圆满地走完了一生,也算是难能可贵的幸福了……”淑烟看着九慕,“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因为你不是他,我和你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九慕听着淑烟的话,低下头,缓缓地将灵仙露喂给锦儿。

淑烟笑了笑,自行服下一味丹药,恢复了些力量,便走到锦儿边上,将锦儿原本被锁住封印的意识唤醒。

待救了锦儿,淑烟也顺便为九慕治疗了一番,以免九慕因神血耗损过多而有生命危险。

“咳咳……”待做完这些,淑烟自己也是修为损耗过度,直接变回了狐狸的样子。

“前辈,你没事吧?”九慕刚扶着锦儿躺下,便见淑烟变回了原型。

淑烟摇摇头,慢慢地走向外面,“我该走了,妖物的事我不再插手,你们好自为之……”

“前辈,”九慕看着淑烟的身影,忽得有一丝怜悯,“其实你爱的,只是千墨前辈那一处独一无二的温柔吧……”

“也许吧,对于心上人,有谁的爱不是独一无二的呢?”淑烟仰起头,看着远处荒漠中的一棵银树,枯枝稀疏,毫无生机。淑烟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她一跃而起,没了踪影。

之后,锦儿在九慕的照顾下醒了刚过来。军队也在九慕的领导下,彻底打败了妖族。天灵城恢复了以往的安宁。


红花烈焰高挂起,喜字红火满屋堂。

今是锦儿与九慕的大喜之日,锦儿一身鲜红夺目的嫁衣,在一簇丫鬟的扶持下,进了喜堂屋。

锦儿坐在床边,心中依是紧张万分,忐忑不安,就连那嫁衣的衣角,都几乎要被锦儿的手指缠破了。

而良久,九慕终于进了门,坐在锦儿的身边,饮下交杯酒。

鲜红的盖头被九慕缓缓掀开,锦儿的脸瞬时红涨。

“锦儿,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尚云九慕的妻子,以后,你可以一直贪恋我的美色了……”九慕宠溺地抚摸着锦儿的脸颊。

“什么叫谈恋你美色?我那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女子三生三世不够,我是要呆在你的身边一直欺负你!”锦儿撅起嘴,害羞地别过脸。

九慕微微上扬嘴角,笑着说道,“好,你说的是,总之你是要赖在我身边了……”他突然顿了顿,又道,“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护着你,不过,我希望你比我先去世,这样你就不用承受离别之苦了……”

“你说什么呢!”锦儿皱起眉头,连忙锤了九慕好几下,“才刚结婚你就咒我先死啊,哼!”虽然话说的别扭,但锦儿心底却还是有点不恼,她知道九慕是为她着想。

九慕忽得紧紧抱住锦儿,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锦儿,这辈子我们再也不要分离了,好吗?”

“好……”

傻瓜,我说了三生三世都不够,这辈子,又怎能舍得离开你呢?

作者:翩之跹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ef86bac89c19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