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题记:众所周知,两宋时宰相们的居住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一度以都城为中心的官宦之家被迫在全国各地星罗棋布。如果宰相之间通常彼此互相联姻,这些新型的姻亲模式如何影响北宋官宦之家们的婚姻?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北宋宰相的婚姻模式

如果对于这些婚姻所涉及家庭的籍贯加以考察,我们可能易于得出北宋高官家庭明显倾向异地婚姻的结论。浙江人杜衍之子杜新娶河北人张知白的孙女,江西人陈执中的女儿嫁给开封人宋庠之子宋均国,四川钱氏与福建曾氏、开封贾氏和山西毕氏互相通婚,洛阳吕氏与大名王氏、福建曾氏和四川王氏是姻亲,但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因为相门公认的原籍通常与他们的实际居住地甚少吻合。并且这里列举的所有人远在他们之间缔结姻亲前,便已经定居都城。既然宋代宰相与其他政治地位类似之人缔结众多姻亲关系,并且绝大多数北宋居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官员在获得权力前后便移居至都城,北宋相门缔结的大多数婚姻关系本质上是”地方化”:他们联姻的家庭居住在都城周边数州。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北宋官员有时致力于真正的异地联姻

韩明士关于抚州的数据显示,几个在北宋很有势力(包括宰相曾布和王安石那些人)的抚州家庭,在产生高官和迁出抚州之前,他们缔结异地婚姻。同样的,并未移居到都城的相门也与”都城精英”(如梁适和韩琦)其他成员联姻,他们显然至少致力于相对远距离的婚姻。那么,所有这些应该如何理解?

我认为,情形大致如此:因为大多数北宋人谋求使其子女与社会和政治地位相似的家庭之人婚配。只要有可能,他们便与作为同僚的当地人联姻;但随着官员地位上升,门当户对的姻亲屈指可数,为此他不得不在异乡人家庭中寻找匹配的婚姻。因此,普遍来说,婚姻网络的地理维度似乎随着政治地位的上升而拉大。但从宋初,都城地区便是无可争议的政治生活中心。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宋初绝大多数仕宦最成功之人均来自开封,并且那些追求出人头地之人被吸引至此是可以理解的。成功者留下来。当他们定居都城,他们的姻亲网络往往变成以都城为中心(他们大部分同僚均生活于此)。这意味着一旦家庭加入都城精英,随着地位拓展的婚姻网络模式被改变了。

但也有例外:对于那些并未定居开封的高官而言,以都城为中心的婚姻仍体现了一种异地的结合。同样,当一个新近居住在开封及其周边的家庭,与其原籍之人维持姻亲关系时,这些往昔的”地方”关系现在变成了异地的结合。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联姻目的:这些北宋官员联姻的主题是共同维护政治身份地位

虽然婚姻地理距离有时候对应着政治身份地位,但在其他情况下(最显著是当居住在都城的家庭与当地其他人结婚),反之亦然。

总之,北宋人似乎更倾向本地婚姻,因为无论何时,周围总有政治身份地位匹配的姻亲;但在当地无法找到地位匹配之人结婚时,地理距离便不再是难以克服的障碍了。

这对于理解南宋宰相的婚姻网尤其重要。其中包括两个值得分析的剥离(正如历史不断重复)的群体:北宋宰相家族的南宋后人,以及在南宋初次掌权的家族。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正如我们所见,北宋灭亡导致来自都城开封的难民流徙至南方各地。虽然关于南宋早期宰相的记载几近空白,但当都城精英家庭再次见诸史料,他们忙于从旧朝廷网络中寻找姻亲。例如1156年,向敏中的第7代后人成为王氏的丈夫,而她则是王旦弟弟的第6代后人。

由知名明州士人、参知政事楼钥撰写的王氏墓志铭,显示她不惜时间和精力安排亲戚朋友的婚事,王氏将妹妹嫁给孤儿仇申,他是一位北方人仇念的曾孙,这个北方人死里逃生到南方,并在宋高宗朝任从三品官。仇申的母亲是王氏丈夫向公援之妹。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这桩婚姻是王氏与丈夫重振姻亲仇氏的部分努力。王氏同样安排丈夫的幼妹嫁给另一位北方难民曾几的孙子曾樵。曾几在南宋初也曾任高官,并且他的女儿嫁给吕公著的后人吕大器。

后来,当王氏的小叔子向公擢去世,撇下寡妻(高氏)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王氏便安排自己的一个孙子过继给高氏。她后来将高氏长女嫁给高氏兄长之子,次女所嫁”亦名家子也”。最后,王氏将丈夫钟爱的幼女(妾所生)嫁给自己弟弟之子;她的长女嫁给侄子王苍舒,而他们的儿子则娶表妹,即王氏的孙女。

北宋人千方百计地试图延续北宋朝廷的联姻体系

其他史料证实,这种婚姻网络至少被维持到12世纪末。虽然往往不能断定这些婚姻中所涉及的家庭在何地生活,但我手头资料显示,对于难民家庭而言,亦如他们居住在都城时,从周围人中选择姻亲最普通不过。

北宋官员联姻模式:甚至异地联姻,宋代官员联姻目的究竟为何?

王氏娘家和丈夫向氏一支均重新定居在明州;他们的姻亲曾氏居住在邻州绍兴府的山阴,曾氏姻亲吕氏居住在不远的婺州。向氏家族另一支定居在清江(今江西南昌西南),当地一位向氏后人嫁给了居住在同县的刘挚的曾孙刘荀。新家在会稽的一位司马光兄弟的后人,娶当地人孙氏女。

孙氏家族北宋时曾有人任三品官,并且他们也是移居会稽的苏颂曾孙苏玭的姻亲。其他司马氏后人与北方难民、居住在邻州明州的姜氏家庭联姻。如果难民家庭通常倾向于当地婚姻,他们无法完全避免更远距离的婚姻。吕祖谦(吕公著后人)先后娶韩元吉(韩绛、韩缜的玄侄孙)的长女和次女。尽管事实上吕氏居住在婺州(今浙江中部金华),而韩氏韩元吉一支居住在约二百公里以外的信州(今江西东北上饶)。

参考文献:《宋史》《宋代婚姻体制》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shu263.com/17931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