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诗歌 | 井秋峰短诗奖得主黄芳,我忘了第一人称与第二人称的区别

诗歌 | 井秋峰短诗奖得主黄芳,我忘了第一人称与第二人称的区别

诗歌 | 井秋峰短诗奖得主黄芳,我忘了第一人称与第二人称的区别

黄芳,生于广西贵港,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诗刊》《星星》《上海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作品入选各种年度选本。获“中国2005年女子诗歌年度奖”。2007年获“广西第五届青年文学诗歌奖”。 2010年获“第三届井秋峰短诗奖”。2011年获“广西第六届壮族文学奖”。2010年参加中国作协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现居桂林。 出版诗集《是蓝,是一切》、《一直很安静》、《风一直在吹》。

抵达

她喜欢靠着栏杆,看远处

那片芦苇

芦苇一点点变白

她知道,它们成片倒伏时

秋天就快过完了

秋天快过完时

风越来越像一个急躁的人

根本安静不下来

她靠着栏杆,等风安静下来

等芦苇成片倒伏

风一直在吹

风一直在吹。

从地面到树梢,然后消失在更远的远方。

大雨过后,街道潮湿而干净。

在回家的路上,我遇见飞鸟,鲜花。

它们低飞着,开着,善良着。

而在风的另一面,

有更潮湿消失得更快的光和暗。

我看着,握着,缄默着。

忘了

我总是想着想着,就忘了形容词。

写着写着,就忘了动词。

看着看着,就忘了名词。

我忘了第一人称与第二人称的区别。

忘了他和她的微妙。

忘了过去的风和现在的木叶,谁在摇晃谁。

它是我的声音。写作。

黄昏里某次漫无目的的行走。

是午夜的音乐。向下的泪。

无数次离别里的转身和回头。

在爱与恨之间,它更适合于恨。

——一朵花的开放与凋落,

它是静默的过程。

温柔的细节过后,

日子用暗下来的光阴把它覆盖。

——全部的细节过后,

它是隐于我全内的暗疾与伤。

忧伤的消退,一定很缓慢

今天,我要允许自己

离开太阳一会儿。

那树下的阴影,停了很久了。

看着我很久了。

我允许自己跑过去,把帽子

摘下,轻轻发问——

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忧伤的消退,一定会极其缓慢。

我要反复地站在窗前,

看树下的那片阴影。

我要久久地看着,直到它

变成一片清凉。

-

这过程一定会极其漫长。

虽然今天阳光灿烂,

但我知道有一片阴影,始终笼罩。

被帽子遮住的那张脸庞,

布满泪水。

-

今天,我要允许自己

离开阴影一会儿。

我要在太阳底下反复旋转,把持续了

很久的冷,那背后的冷,

变成可以原谅的蔓延。甚至——

变成暖。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shu263.com/17512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