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被抱到御座上的小国王

从路易十三去世之时期,路易十四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法兰西国王。但是,路易十四的母亲非常担心政变问题,因为30年战争之故。法国同时与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和德意志一代的哈布斯堡王室开战,战争总体上来说虽然对法国有力,但也加强了地方公爵亲王的实际军事力量,而路易十三去世之时30年战争尚未结束,这些因素导致对于王位继承问题不满的亲王可以轻而易举、名正言顺的打着“清君侧”的名义发动政变。

其中最危险的就是加斯东德亲王和孔代亲王,后者更加难以处理。其长期和西班牙哈布斯堡王室冲突但在贵族层面上他又通过联姻和武力压迫在西班牙一代扶植了大量效忠于他的附庸贵族,这些人也都是传统的军人世系并拥有军事实力。一旦他发动政变(其本人从血统上来说也拥有对王位的继承权和摄政权),那就意味着他会得到西班牙方面的鼎力支持,以当时来看,没有了路易十三的波旁王室是很难有效抵抗的。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但作为路易十四的母亲,西班牙的安娜并没有路易十三的母亲美第奇皇后那样熟练强硬的政治手腕,她所能做的只是尽一切可能增加路易十四的护卫数量。当时摄政政府的主事者是马扎然,比起对政变的担心他更在意如何培养路易十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让他(路易十四)意识到自己已经干上了国王的职业(metier du roi)”。我们后世所说的“太阳王”实际上是一个被塑造出来的角色,而这个角色最主要的塑造人就是马扎然。

从路易十四儿时起,其就刻意的对其进行思想灌输,周围的侍从,家具摆设等等一系列都是为了塑造这个“太阳王”的中心角色的目的而服务的——即,在法兰西的国王就是一切司法权力和一切军事经济权利的核心与源泉。这是路易十四未来需要扮演的角色,只有他能成功的扮演好“太阳王”这一轴心角色,法国的波旁王室才能继续存在,法兰西才能免于分裂和崩溃。

路易十三去世后的第二天,即1643年5月15日,星期五。王室带着所有的家具,在一支小军队的护送下浩浩荡荡的开往卢浮宫。当时法国的习俗是:即在王家驻地,如有遇王室成员去世之事,整个王室家族就必须立即撤离。而且,其他大贵族也是如此行事。在离开之前,必须将房子彻底清空,诸如挂毯油画窗帘等一系列物品必须全部带走,这导致短短的一段路程竟然用了7个小时才走完,而且因为当时的法国民众对于国王之形象还是十分迷恋的,他们又遭到了大量热情民众的围堵(被国王亲吻或抚摸在宗教层面上是有赐福之含义的),另外当时的王室驻地在圣日耳曼宫,巴黎市长和巴黎总督为了拍马屁又各自向群众发表讲话和欢迎致辞。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按照传统流程,搬入卢浮宫后王室成员应该逐个接待外国使臣,但路易十四太小,他当时只有四岁,要是直接让他接待外宾怕不是要闹出笑话所以在整个星期六和星期日两天时间里,西班牙的安娜只能寸步不离的看着路易十四。而马扎然则需要处理比这些外交仪式更加重要的事物——即拉拢最高法院。因为如果想保证路易十四安全的成为国王,那么西班牙的安娜作为路易十四的母亲必须成为摄政,而鉴于其个人的行政处理能力几乎为零,那么首席大臣也十分之重要否则这个摄政就只能是个牵线木偶。

在这个问题上黎塞留和路易十三都有想到,马扎然是黎塞留亲自选定的继承者,同时又是皇后的情人,甚至很有可能是路易十四的生父,其在忠诚度上是绝对可信的。对于西班牙的安娜来说则无需担心,一是这个皇后即没有政治野心也没有权利欲望。二是路易十四是她亲生的孩子(无论父亲是谁)。所以这一表一里就已经安排的妥妥当当了。路易十三依照传统将自己的遗嘱登记在最高法院中——即西班牙的安娜为摄政,马扎然为首席大臣。

但需要注意的是,当时波旁王室在继承问题上实行的是《萨克利法》,而且最高司法权力一定程度上是和王权脱节的(这主要是考虑到司法公正和王室处于其权威性不宜亲自审判高等贵族等问题而采取的办法)。最高法院法是拥有对国王行政命令的否决权和建议权的(虽然很少行使),且最高法院也是各大贵族勾心斗角的地方,法院的法官都是些有名的法学家,他们受聘成为最高法院的工作人员,同时背后又有着支持他们的各路亲王公爵,说白了他们是地方在中央的代言人。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单就法理上来说《萨克利法》在继承问题上极度排斥女性继承者,西班牙的安娜担任摄政本质上是违背萨克利法的,而且前车之鉴就是美帝奇皇后(路易十三之母)。换句话来说,最高法院完全可以宣布遗嘱违法,并重新选举摄政。一旦这样那么一切努力就要告吹。对于马扎然来说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摆平最高法院的问题。在这方面,他手头是有着很强硬的底牌的。在路易十四和他的母亲忙于走过场的两天内,马扎然以王后的名义召集了所有最高法院的法官。

其公开表示:如果路易十三的遗嘱能被完美执行,那么所有最高法院将拥有更大的“权利”——即颁布征税法令。这无意于给最高法院的所有法官开出了一个难以拒绝的金钱诱惑。第二,当时的最高法院从上到下都是禄官即穿袍贵族(nublesse de’robe)。马扎然允诺:一旦遗嘱生效,那么所有的法官就会被自动晋升为“纯正的贵族”(nublesse de’race)。这意味着一旦最高法院批准遗嘱那么所有的法官不仅仅会得到经济上巨大的实惠而且还可以彻底甩开那些在他们背后操纵他们的地方亲王,他们将受到王室的直接保护并且在贵族等级上和他们以前幕后的“主子”们也没什么差异了。马扎然的提案被顺利接受了。最高法院不会对遗嘱进行否定或持异议,这也就意味着遗嘱是合法的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在马扎然成功搞定了那些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之后。“司法会议”如期举行。朗萨克夫人将小国王路易十四抱到御座上,按照事先背下来的文章,小国王结结巴巴地向与会者表示问候。接着,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皮埃尔宣布了马扎然与巴黎高等法院之间早已达成的协议。按照这一协议,安娜将获得不受限制的摄政大权。摄政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将由安娜自己筛选。

不过对于安娜来说,其本人对政治以及军事运作机制一窍不通,更何况她还没有入法国籍(这一点对于其直接摄政影响极大,因为当时三十年战争尚未结束)。所以她公开表示将依靠马扎然。这实际上也就意味着在路易十四成年前的这段时间,不久之前(实际上就是在黎塞留死后)才入法国国籍的马扎然将成为事实上的法国统治者。对于安娜而言,在担任摄政一职的同时,她就任命马扎然为首席大臣。整个法国宫廷上下都对安娜皇后的举动表现出不安与骚动。

但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马扎然不仅早就准备接班,而且是已经彻底的接了黎塞留的班了。面对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整个法国贵族阶层竟然还不清楚,这就只说明他们的反应太迟钝了。

住的越来越近的“爸爸”

马扎然和路易十四的关系可以说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他很有可能是路易十四的生身之父。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是有十分充足的证据。同时,他又是路易十四的教辅,这点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争议的。另外在日常家庭生活中,他所扮演的就是路易十四的父亲。马扎然原先住在卢浮宫附近的克莱夫公馆,但早在路易十三去世之前,他就已经变卖了这个地方。

之后,他又买下了狄博福公馆,该公馆就位于黎塞留宫的正对面。后者是黎塞留在任期间下令建造的,在黎塞留去世之后。这座建筑就成为了未来法国红衣主教以及国王的居所。马扎然将他的妹妹和他的侄儿和侄女一起从意大利接来。志杰让他们住进了黎塞留宫,而当时的路易十四和他的母亲也正住在黎塞留宫中,并且他们相处的还是十分融洽的。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1643年10月,王后与路易十四正式宣布搬进黎塞留宫居住(实际上他们早就住在那里了)。对此,安娜女王曾解释说,与卢浮宫相比,黎塞留宫里的花园要好得多。非常适合他的两个孩子在里面玩儿。一个月之后她又解释说卢浮宫里一直在没完没了地大兴土木,为了摆脱这样的环境,她只能改换居所。自从正式搬到黎塞留宫后,安娜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马扎然见面,两个人把房门一关一待就是几个小时。除非马扎然劝她干点正事儿,否则她根本不愿意履行自己的义务。如果有必要的话,安娜甚至会假装生病,而且不达目的,身体就绝对会好起来。

实际上早在路易十三去世之前,马扎然就已经在为安娜的搬家事宜做准备。另外马扎然的笔记清楚的表明,在他看来,如果他自己也能住在黎塞留宫里。那么他的行动可能会更加神不知鬼不觉。正因如此,就在国王一家搬家的同时,马扎然本人也做好了入驻黎塞留宫的准备。

路易十四系列:幼年登基、废柴母后、两面三刀的马扎然

黎塞留宫里的那些花园基本属于私密场所。一直供黎塞留个人使用。出于安全需要,花园四周都建起了高高的围墙。施工人员特意为马家人在围墙上开了一个门,因此马扎然只需穿过其新公馆的门前的那条马路,便可直接进入黎塞留宫。1644年11月23日,马扎然竟然干脆直接在黎塞留宫里住下了。

1645年马上任正式成为摄政政府总管。同年他又担任法国海洋公司总管一职,这个公司基本上就是一个由国家控制海洋企业。此外他还兼任多种职位。不过,这些职位让他获得的是权力而不是金钱。虽然马扎然和他的前任黎塞留比起来,可以算是腰缠万贯的。不过这些金钱完全是来源于王室的恩典和赏赐(实际上,马扎然的所有女性亲属和男性亲属都与波旁王室贵族进行了联姻,说穿了他自己也就是个王室贵族,不过碍于他是红衣主教他没办法正式结婚)。在其死后他也将他绝大部分的个人私藏和遗产直接捐给了王室(主要赠与人是安娜皇后)。同时,马扎然还获得了土伦总督的职位。而且他还是枫丹白露王家驻地的总管。当然和在黎塞留宫一样。在枫丹白露马扎然的套房和安娜本人的房间也是紧紧挨在一起的。

结语

路易十四顺利的登基和摄政政府的完美成立对于路易十三死后面临动荡危机的法国是十分重要的,这一方面体现了波旁王室一如既往的坚决维护集权的态度。另一方面,借助这这次登基,马扎然通过暗箱操作获得了一直和王室有对抗倾向的高等法院的支持(虽然这种支持是短暂的)而且他打破了穿袍贵族也就是政府官僚和真正的贵族之间的界限——这个手段在之后马扎然平定亲王叛乱时可以说是屡试不爽,马扎然也正是利用这种方式将树大根深且支系广阔的法国网络彻底撕碎,为路易十四后来的高度集权打下了基础。不过,在这段时期,摆在马扎然和安娜王后这对苦命鸳鸯面前的仍然是一大票难以控制的地方贵族和似乎永远也打不完的三十年战争。

参考文献:

The Military Enlightenment: War and Culture in the French Empire from Louis XIV to Napoleon

被“制造”的路易

《法国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55105.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