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欣赏 / 白居易:香山居士和一场雪的相遇

白居易:香山居士和一场雪的相遇

不同于风和雨的摧残,雪总能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心境,在车马皆慢的年代,有人选择踏雪去寻梅,有人则守在炉火旁品茶煮酒。雪是当年雪,人非当年人,那些年诗人白居易,除了《长恨歌》,还有一场雪的故事。

白居易,字乐天,号香山居士。相比于其他诗人的凄凉境遇,这位香山居士的仕途和生活似乎还算顺利,年迈归隐山林,还时不时的去游历或是和友人赋诗唱和。

但时光倒流,他出生时便逢战乱,一路仕途也曾遭贬谪,看似闲适的生活的背后,也有不一样的辛酸,岁月匆匆人来人往,唯有那场落雪相伴。

白居易:香山居士和一场雪的相遇

夜深闻雪声

深夜的雪不是寂静的,仔细去听,亭台楼阁、枝丫草木都会弹奏出不一样的乐章。这天夜里,有雪落在了竹枝之上,惊醒了梦中人。

《夜雪》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45岁那年的冬天,被贬江州的白居易就是这样独自一人在深夜听落雪的声音。更深露重,没有长安街的热闹,没有茶酒的清香,冷风肆意的空间里,窗外的大雪下了一整晚。

在这首诗中,没有华丽辞藻的渲染,诗人用这极简洁的诗句,把眼下情形和心境就这样如实的写了出来。

夜半醒来,寝被凉如水,混沌的睡意去了大半。抬头间恍惚窗外有光投进来,白雪簌簌,压折了窗下的那些竹枝,一颗孤寂落寞的心,无处安放。是什么让诗人在这深夜中醒来有感而发,仅仅是因为寝被薄雪景美吗?

“贬谪”二字,早已扰乱心扉。不是初出茅庐也不是年迈归隐,介于四十不惑和五十知天命的年岁,香山居士迎来了仕途上的贬谪。远离家乡和亲人,孤夜难眠,万般复杂心绪,窗外唯有落雪折竹声。

白居易:香山居士和一场雪的相遇

雪夜盼人来

等一场雪盼一个人,是否曾有某个时刻,想要和旧友相聚,哪怕是闲谈,说一说最近高兴、难过、伤心或者是不解的人和事。也曾把酒言欢,侃侃而谈,只是今时,不见旧友来。

《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新酿的酒早早的拿出来准备好,一旁的红泥小炉烧的正旺,天色渐晚大雪将至,能不能坐下来饮一杯酒呢?寥寥几句,像是简单的家常叙话,却道出了友谊的真挚。

此时的诗人已经隐居,安逸的晚年生活,是和三五老友时不时的小酌几杯,再赋诗几首。也许平常诗人和友人就经常小聚,也许是友人很久没有来看望诗人,总之,在这有酒有炉火的温暖气氛中,诗人怀念旧友,盼望一叙。

也许友人将要到来,也许友人远在别处,无法赴约,好在这小小的一方温暖天地中,孤寂的心,还有将要飘落的大雪作伴,他和它,一同盼人来。

白居易:香山居士和一场雪的相遇

庭院赏雪

风霜侵袭了白发扰了人间,匆匆几十年一晃而过,白雪纷飞的庭院中,恍惚听见有人开怀大笑,此时的香山居士,正和友人饮酒谈天。

虽是夜里,但外面纷纷扬扬的白雪,早已给整个天地铺上了一层洁白的纱,深夜赏雪别有一番意境。

《雪夜小饮赠梦得》

同为懒慢园林客,共对萧条雨雪天。

小酌酒巡销永夜,大开口笑送残年。

久将时背成遗老,多被人呼作散仙。

呼作散仙应有以,曾看东海变桑田。

远离朝堂的“园林客”,这天终于和友人们畅聊了整晚。虽已暮年,但沧海桑田后,老友依然可以相聚,三杯两盏,伴着外面的大雪,人间如画,回首往事,谈天说地,岂不是一件乐事。

雪在下,人在笑,一副雪夜畅聊图就这样跃然纸上。

回首那年岁月,年轻气盛才高八斗的香山居士,也曾直言上书,希望以尽言官之职责报答知遇之恩,却惹得唐宪宗抱怨:“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好在当时有李绛,他认为这是白居易的一片忠心,而劝谏宪宗广开言路。

年年岁岁,起起伏伏,但“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初心不改,一路走来,白雪作伴,香山居士真情犹在。

作者:行人逆旅,喜欢看看书发发呆的闲散人,希望在书中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shu263.com/13308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