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短篇小说 正文

在夜色中醒悟

一半浅喜,一半深爱,岁月静好,风烟俱静

城市的南面是机关区,因为这里面距离广场很近,而且是上风口。

孟璐极不情愿地去值夜班。

本来她和男友订好今晚去看电影,可是科长让她今晚去值夜班。她张了几次嘴想说不去,但是脸上却微笑着答应了。科长冲她笑了笑走了,什么话也没说。无奈,孟璐连忙给男友打电话,说今晚加班,电影看不成了,多多抱歉云云。男友在电话那面沉默了片刻说:“我也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我今晚也值班,电影我们以后有时间再看。”

男友通情达理的话语让孟璐本来慌乱的心平静了下来。可孟璐是坐不住的人,她一边上班一边总爱上网,然后跟男网友在网上聊天。孟璐最近网聊上了一个男模特,总是偷偷把男模特的相片下载到手机里,没事就翻开自己看过瘾。孟璐值班刚熬了一个多小时,她就感到无聊透了。干什么呢?值班室里就有一张桌子,一部电话机,一本电话号码册。再有就是几张报纸。她看报纸,除了看电影广告以外,就是看征婚广告。当然,女性的征婚她一概不看,主要是看二十八岁以下的男性。她并不甘心把自己的名字纳入到男友的户口薄里。她觉得男友哪方面都好,就是家境一般,而且三代人还同住在一起。

屋外下雪了,雪花飘落在窗户玻璃上,像是告诉她夜晚会越来越冷。孟璐从座椅里站了以来,眼皮发涩,便随意拿起那本电话号码册,胡乱翻看,打发时间。猛丁儿,一个新鲜刺激的念头闯进她的脑海。孟璐看到自己手里的电话册里,闪现出她上大学的时候暗恋的一个男人的名字。这个男人家境富裕。相貌英俊,不知什么原因他却喜欢上了孟璐的女友莉姿。也许是因为莉姿长得太漂亮了的缘故,莉姿结婚的时候,孟璐羡慕了很多天,今天看到了他们的电话号码。一个奇怪念头在孟璐脑海里油然而生。她知道这几天莉姿正在医院里伺候她有病的母亲,今晚莉姿的丈夫田野自己一人在家。她慢慢地拿出手机拨通了田野的电话,传来孟璐熟悉的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

  “喂,是莉姿吗?”

孟璐不敢发出声音,她只想田野继续说话。孟璐知道她手机号码不是她本人的,田野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今晚的电话是她打给他的。互相沉默了一会,只听见对方啪的把电话挂断,而且还恶狠狠地说,

“你不是莉姿,半夜打骚扰电话,你王八蛋不得好死!”

孟璐沮丧透了,到不是田野咒她的话,而是她心里永远就此失去了田野在她心里美好的形象。她从内心里是那么暗恋着田野,田野在她心里是那么完美无瑕。以至她有了现在的男友还总拿他跟田野做比较,再有让她扫兴的是,一个令她神魂颠倒的又英俊又潇洒男人,竟会说出这么败兴的话。孟璐此时才体会到谁更适合做自己终身的伴侣。

过了好一会,孟璐又不甘寂寞了,不由自主的又拨通了男友的手机,她知道男友的手机没有来电显示。她知道此刻她的男友和她一样正在值夜班。

“喂,哪一位?”,那声音柔柔美美的像一道清泉潺潺淌来,似一缕暖风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让她那么透心的惬意,从头到脚的舒畅。孟璐一时张不开嘴。没有勇气去说自己想说的话了。没想到男友又开口了,

“您一定是晓辉的妈妈吧?我知道您为了给晓辉筹集治病的钱还没有回来。别担心,晓辉住院治病的钱我已经给交了。晓辉我照顾着呢,他挺好的,他现在睡着了。”

孟璐突然那么厌恶自己。她没有勇气再听完,便把手机轻轻关了,顿时没了半点兴致。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沉浸在思索中。

第二天,有物业的到值班室,见里边收拾得干干净净,很奇怪。因为所有值班的人把里边折腾的乱七八糟,而惟独这次,桌子和椅子擦得很干净。尤其是那本电话号码册。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但有一点的是在值班日记上没有昨夜值班人的名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不如不见,不如不恋

深夜里流下的一滴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